《香港反送中》不再沉默以對的崛起 成功大學612靜坐聲援反送中

新頭殼newtalk | 文/林艾
1970-01-01T00:00:00Z
成大反送中現場。   圖片來源:林艾攝
成大反送中現場。   圖片來源:林艾攝

本文轉載自《六都春秋》

也許時代正在被喚醒,更也許是我們終於決定不再使用沉默的抗爭解決問題

看到今日成大聲援反送中靜坐的活動,其實更多不是感動,而是悲痛;台灣終於走到今天的下場,就是面對極權統治將要主宰社會的未來。學生的覺醒是社會改變最主的原動力,然而這也代表了不得不為之的緊急時刻。坐以待斃也許是輕鬆的選項,你可以認為不重要,不關心,但是五年後的我們會在哪裡,明年的我們會在哪裡......

台灣不會有事?下一個「李明哲」就在身邊

李明哲,澳門過境,直接被中國官方消失,至今處境仍不得明述......這是成功大學政治系梁文韜教授給出的警示;流亡美國的中國作家余杰最新著作「中國教父習近平」,原訂出版此書的香港晨鐘出版社總編輯姚文田,去年十月被中國政府誘騙到深圳逮捕,定罪的理由是「攜帶違禁品」,這是當台灣還在自以為安全的時候,香港的自由正在一步步的被吞噬遭遇的處境。

在成大深耕18年的梁教授表示,中國把台灣內政化的危機一再浮現,近日移送到中國受審的詐騙集團就是最好的例子;犯罪伏法沒有錯,但是問題出在於中國把台灣當作中國的一部分在處理。如今台灣許多政治人物儼然成為中國的代理人,為中國立場發聲,甚至連媒體都有親中立場的假新聞、不實報導洗白中國形象。

中國正在用民主的方式干擾台灣的政治,所以我們一直處在於被默默滲透的狀態之中,而這樣的狀態已經潛入基層洗腦台灣普遍大眾;比如台灣最基層的政治人物--里長。里長其實是時常被中國招待前往參訪的熱門對象人選,這樣一來一往中,許多里長已經成為社會基層思想宣揚或者是資訊接頭傳遞的來源之一。比如自行在里內設置監視器,隨時在家中都能接收到畫面,不禁免要讓居民懷疑里長是在蒐集資訊回報中國官方。

這樣的範圍也許會讓人覺得沒有什麼,充其量也只是一些普通民眾生活點滴,但可怕的問題就出在這裡;中國用窺探隱私的手段在蒐集任何也可能的個人資訊,成為大數據的資料庫,每個人的暴露都是在十分危險的處境,因為我們根本無法察覺。

梁教授還指出中國共產黨發反展出的外圍勢力,比如華為,就是由軍方勢力拓展出來的;使用中國的電子產品是絕對的錯誤,尤其是人臉辨識系統,基本上已經完全掌握了個人資訊,而這些普遍在運作的電子系統,或者個人被蒐集到的身分都是被中國作為駭客武器的工具,事實上,防不勝防。

最後,梁教授清楚的表明,對於中國共產黨,我們只能有一個態度,就是全然的不信任,為什麼?對於左手和你握手,右手拿著槍的政權,我們該死,該逃,還是......

學生的挺身而出,不問立場只有對錯

為什麼學生會有這樣的使命感?為什麼學生要勇敢站出來?成大學生會會長蔡一愷很直接,卻很沉重的一語道破:「作為學生才有力量改變現狀,所以我們不能夠沉默以對」。我們在和朋友之間談論政治立場時,常常遇到立場相左或者是意見不同的尷尬場面,這種時候我們大多都選擇沉默或著避而不談。如今,這個危急時刻已經不容許我們漠視正在發生的事件!而未來,面對相同議題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也能像這樣聚集在同一個地方,一起發聲、一起堅持,就是要依靠我們的話語權和實際的行動捍衛所謂的立場。

香港如今處在最危險和糟糕的狀態,我們所有能做的就是付諸行動;不只是呼籲學生挺身而出,會長蔡一愷也為台灣加油打氣,未來台灣也很有可能發生這樣的情形,我們也要站出來,堅持到底。雖然是為學生打下一計劑抗爭的強心針,但也許,能夠不要在台灣身上重演一樣的悲劇這樣的想法,又是另外一種可悲的乞求。

政經所的香港學生Deep Fung一開始就指責武力鎮壓的恐怖手段,超過84枚的催淚彈,如今已經到備槍,發射橡膠子彈的階段。中國的滲透在不知不覺中深根柢固的危險,台灣也許也察覺了,這一次的運動象徵了社會正在思考,正在出現聲音。每一次的社會運動都在啟發每一時代的人,我們也許是啟發,也許是被啟發,但是社會運動是開啟一個新的對話窗口,新的改變路徑。每個時代都會面臨不同的困難,而如今,就是我們遭遇的時刻,如果不面對,誰能為我們的未來負責?

最遙遠的記掛,就是無法守護自己的家鄉

成大歷史系交換學生的北京話不是特別的流利,但是他的感觸比誰都要深刻;香港的改變也是像溫水煮青蛙的,到達沸點的時候才突然的感覺到致命的危險。通常他們是不談論政治的,家人之間,朋友之間,都是如此。這一次百萬人上街,為的是什麼?不是統獨的立場,而是為了自由,為了人權,這些其實很簡單的對與錯,也是人活在這世上最基本的價值。

對於中國共產黨,我們只有相信與不相信的問題;這一次的行動必定是不成功的結果,而且是很大的不成功,但是透過這樣的抗爭,他們想要表達的是只有香港人能做香港的主人,僅此而已。學生也表示這些警察像是瘋了一樣的把這些人民當成罪犯一樣的攻擊,這是最不可理喻的舉止,同時他也指出,未來民主自由重返,轉型正義不會放過這樣的行為。這些沉重的心情最後在希望台灣的我們持續關心之下漸漸的擴散;對於香港的支持,我們只能盡最大的努力關心和繼續行動。

另一位歷史系的香港同學很深切地指出,香港不事適宜居住已經成為事實。我們每個人的力量都很小,在這麼大的時代裡,我們能說些什麼?也許是如此,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可以一起分享和關注。那些在前線與警察衝突的人們,我們沒有任何的立場指責他們的不是,因為,他們正用自己的生命帶領著香港,盡最大的努力傳達他們的聲音;同時這位同學也表示,沒有在前線一起和同伴們對抗社會的不公,是她很遺憾的事。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句話其實是不合理的,同學表示香港和台灣本質上就是不一樣的地方,比如台灣總是會將政治公開討論,親人與朋友之間,甚至是餐桌上都可以一起分享想法,這是在香港不會發生的情況,也是我們最珍貴的特點。但是現在,我們都在面對同一個極權政府,重要的是想清楚要怎麼去面對。

有一位同學哽咽地說到,我們必須要能夠選擇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未來,所以我們在這裡共同堅持與奮鬥;決定未來是我們的權利,也是我們最基本的條件。

學生究竟只是學生,我們的聲音會被聽見嗎?

洪敬富學務長本身就是政治學者,針對學生這一次的公開活動,代表學校立場,是非常支持學生關注社會的;並表示學生就應該要展現意志和行動力。而以政治學者的角度而言,一國兩制本身就是為了解決台灣問題的設想,所以它的根本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中國此時三中一青,中南部、中低收、中年人、青年的滲透路線已經不斷地在台灣蔓延和生根;香港人口約七百萬,將近一百萬的人上街頭,等於是香港七分之一的人民同時發聲,從香港政府的態度觀察,就可以知道香港到底尊不尊重民意。連香港最自豪的法治精神都被剝奪的這個當下,一國兩制的政治建構已經徹底的瓦解了。

學生,是一個時代進步的泉源,這一次的行動不只是向香港聲援,更是向世界宣示台灣追求和平、合理、正義的立場,歷史會記下這一筆無可抹滅的堅持;學生的力量能夠改變政治,在台灣,不參與政治是不可能的,我們所有的政策都圍繞在政治之上,所以儘管我們不關心,政治還是會找上我們。

香港此時已經不再是個香港,而是民主社會面對極權的前線;我們都是一般的人民,而我們要的,只有公平和正義。

我們是學生,但我們也都是在這片土地中的平凡人

正值期末週,如果此時的我們救了期末考,那我們五年後,甚至一兩年後的未來呢?一群學生也許不是什麼值得關注的大力量,但是我們都應該要為自己付諸行動。不論統獨,我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共享同一片空氣,說著同一種語言,都是確確實實踩踏在這裡的人們,很普通,也很平凡。我們可以不要談論統一或獨立,但是家人呢?朋友呢?也許他在下一個瞬間就被消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或者就這樣默默地被死去。

我也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我想做的,我要的,只是希望我還能夠自由的發表圖文,自在的和朋友談心聊天;我希望我的家人可以安全的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希望我所愛的人都可以不要活在恐懼和陰影之中度日。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面對催淚彈,橡膠子彈的攻擊,可是為了我的家人,為了我所愛的事物,為了台灣,為了未來,我一定會奮鬥到底,儘管是死路一條,我也絕不退縮,因為我是人,我想要像個人一般地活著。

「有人說,面對中共,只有三個選擇:認命、逃命或革命。不,還有另一選擇,就是抗命。」我想要的,就是自由的,有尊嚴的活下去,僅此而已。

成大生吐露心聲:遺憾不在前線與同伴對抗不公

不忍香港反送中運動! 成大學生群聚聲援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