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聖斐觀點》聞過則怒、自以為是、想走第三條路 柯文哲真像陳儀

新頭殼newtalk 文/洪聖斐
1970-01-01T00:00:00Z
陳儀雖然清廉又學歷高人一等,但剛愎自用不肯接受議員對其團隊的檢討,還妄想在國共之外走出第三條路。柯文哲也是如此。   圖:《最新支那要人傳》, 朝日新聞社, 1941年 (Public Domain)
陳儀雖然清廉又學歷高人一等,但剛愎自用不肯接受議員對其團隊的檢討,還妄想在國共之外走出第三條路。柯文哲也是如此。   圖:《最新支那要人傳》, 朝日新聞社, 1941年 (Public Domain)

選前主打公開透明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 (30日) 在台北市議會備詢時暴跳如雷,只因市議員簡舒培 (民進黨籍) 公開錄音檔,質疑曾任柯市長室主任的北捷董事長李文宗主導「喬蛋」。這種聞過則怒的行徑,讓人想起74年前禍害台灣的行政長官陳儀。柯文哲跟陳儀還真有點像!

陳儀畢業於日本陸軍大學,在當年的國民黨政府中算是高學歷的知日派。在擔任福建省主席期間,陳儀曾率團來台參訪「始政四十周年記念臺灣博覽會」,對日本人建設下台灣讚嘆不已。他對台灣的了解,遠超過絕大部分的國民黨人。然而,台灣卻被他害慘。很重要的是他的個性剛愎自用,自以為是,還天真地以為可以在兩大陣營對峙下另外找到一條新的出路。

陳儀自從擔任福建省主席開始,便醉心納粹德國那套「統制經濟」,設立貿易公司,實施專賣制度,甚至成立「公沽局」,進行糧食專賣,成立「運輸局」,管制貨運。結果人謀不臧,致使「奸商趁機囤積,貪官從中漁利,米荒嚴重,物價飛漲,民怨沸騰。」1941年4月22日,日軍攻佔福州時,當地民眾因貿易局人員貪污狼藉,大肆屠殺陳儀浙江同鄉,以為報復;福清人民,甚至殺死縣長,梟其首級懸於長竿之上以迎日軍入城。陳儀隨即灰頭土臉下台。

戰後陳儀出任「臺灣省行政長官」,他在福建省實驗失敗的貿易公司及專賣制度,也在臺灣死灰復燃。日本殖民時期的「臺灣戰時物資團」,他將其改制為貿易公司,又改制為貿易局,壟斷進出口貿易及配銷管道(以合作社及特約承銷商取代日據時期的大批發商-小批發商-零售商制,使大小商人紛紛破產)。日據時代的專賣局也被留下來了,樟腦、煙草、酒、火柴以及度量衡由該局專賣。另設鹽務管理局專賣食鹽,石炭調整委員會統銷石炭。資源委員會接收了臺灣大部分的工礦事業,行政長官公署則將剩下來事業收歸省營,企圖建立一個以「生產、交通、貿易、金融」「四大公營支柱」為主的公營經濟體系。臺灣大大小小各種事業,不是被收歸國營,就是被收歸省營。而專賣局與貿易局則牢牢控制一切民生必需品。所有的生產與貿易都掐在國家手中,社會被徹底穿透、吸乾。 

陳儀以為他搞這套「統制經濟」,是在國民黨與共產黨之外的第三條路線(垃圾不分藍、紅),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台灣真正的肥肉都被中央政府的資源委員會奪走了,他的長官公署工礦處處長包可永是借調來的,其本職為資源委員會工業處處長,又是經濟部台灣區特派員,一面幫行政長官公署接收,另一面也幫中央的資源委員會接收。他想藉由發行台幣來避免台灣的經濟被已經潰爛的法幣拖垮,但他的財政廳長嚴家淦根本就是宋子文硬塞給他的。資源委員會在臺企業完全依賴臺灣銀行供給資金,所借款達該行借款總額的百分比在1946年為30%,1947年為20%,急劇加速臺灣的通貨膨脹。加上蔣介石又命資源委員會將大量的糖免費運至中國大陸,不但使臺灣糖價騰貴,帶動物價飆漲;臺糖無經費可用,乃向臺灣銀行支取更多的資金,臺銀只好加印鈔票,通貨膨脹益發不可收拾。

陳儀底下的官員人品很差,貿易局局長余百溪、專賣局局長任維鈞皆大肆貪污,大小官員走私橫行,將管制起來的物資盜賣到中國大陸,使臺灣物資匱乏,經濟動盪不安;更逢資源委員會過度吸取臺灣銀行資金,引發劇烈通貨膨脹,臺灣人民在此內外煎熬之下,終至破產。 

當時的省參議員們發現這些問題,本於職權在質詢時多所檢討。然而陳儀的態度不是虛心受教,而是暴跳如雷。他不要求底下的官員徹底改進,卻記恨這些在質詢時讓其團隊難看的省參議員,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讓軍隊把他們殺了。

柯文哲市長,不也是自以為可以在藍綠之外走出第三條路?那時說得好聽的公開透明被檢討之後,他也沒有虛心受教,而是飆罵本於職權監督質詢的市議員,還說「我在上廁所跟隔壁的一邊在講話,也要寫會議紀錄?」

陳儀剛愎自用害慘台灣,柯市長自以為是的程度也不遑多讓!希望他不會也禍國殃民才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