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天災經濟老化 令和時代的巨大挑戰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日本「令和」新時代於2019年5月1日正式展開,原皇太子德仁正式上位,雅子妃也將成為日本史上第二位平民皇后。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日本「令和」新時代於2019年5月1日正式展開,原皇太子德仁正式上位,雅子妃也將成為日本史上第二位平民皇后。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日本天皇明仁以自己年事已高,想退居幕後為名正式退位,讓位其子德仁接任天皇,開啟日本新的「令和」時代。「平成」是日本近代第一個沒有經歷戰爭的承平年代,雖然平成時代日本成為了世界主要經濟大國,但卻也是天災不斷,社會老化與經濟停滯的30年。

如今接手的「令和」面對垂垂老矣的國度,中國政治經濟的強大競爭壓力與美國川普政府對雙邊關係詭譎不定的心態,日本面臨的挑戰不僅是天災,還有人間事的延續進退了。

天災持續惡劣

日皇明仁幼年時因二戰避難曾被疏散到鄉間,見過戰火無情,人民離鄉背井的逃難慘事,所以更為明白世間悲歡離合、無歡無常,然而人們對於兩次大戰的無情悲慘終究不再重複,然而明仁天皇在位期間日本一再地面臨天災危機,1990年長崎縣普賢岳相隔200年再度噴發,奪走43條人命,宛如揭示平成是多災的年代。1995年阪神路大地震、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2016年熊本大地震到2018年北海道胆振東部地震,都造成重大災情。

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更是近百年來人們記憶所及的超大災難,尤其地震 海嘯 核災的「三合一」災害,不僅僅嚴重破壞日本的國力,更是人類心中可怕的夢靨。

這樣天災不斷的30年所代表的不是一個時代的割裂,卻是整個災害越來越嚴重的序曲。由氣候變遷以及整個地球的運動形成了火山爆發更為震盪,地震也滾動的越來越強,像日本這樣的火山島嶼帶與位居板塊邊緣的浮動情勢,更讓整個日本遭受的傷害時時刻刻皆可能發生,尤其每次大地震的發生傷害的僅僅是人類的生命,災情對於整個社會基礎建設與生存環境的迫害更是狠狠的擦在日本人身上的一刀。

失落的30

二戰後,日本號稱「失落的30年」就是發生在平成任內,看似富庶卻停滯不前的經濟大國。在韓戰後開啟了高速經濟成長期,經濟起飛、社會繁榮,到80年代不僅已是世界排名前三的經濟大國,更因為經濟的突飛猛進與對美國鉅額的貿易逆差,引起美國的不滿,那時美國也是威脅利誘要求日本貿易談判,開放市場以及日圓升值,造成了日本經濟泡沫化。1989年1月8日,日本從昭和跨入平成時代,日經平均指數連續5天大漲,同年12月29日日經指數3萬8915點新高紀錄至今未被打破。但不久,日本便因泡沫經濟陷入低迷失落的30年;2009年3月10日的日經指數更跌至史上最低的7054.98點。

回首平成時代過去30年,有專家認為這是「停滯的日本時代」,一個平淡的時代,沒有任何重要的發現,沒有進行具體的改革,也沒拋出對策。尤其在這當口歐盟成形、北美自由貿易區出現以及中國經濟改革成功扳倒日本晉升為世界第二大經貿強國,加上蘇聯垮台,共產國家集團解體,但是平成時代的日本並未因此而在國際政治與經濟上佔到便宜,反而停滯不前,也無法發揮亞洲火車頭地位整合東亞經濟市場,進入2010年後,中國完全取代日本成為亞洲經濟火車頭,日本為了對抗中國的壓力,只能更往美國靠攏。加上這30年也是日本政府不彰與政黨失能的時代,在在都讓日本無法成為世界第一。

老叩叩的日本

平成時代就已經開始成為問題的老人時代在這十年更為嚴重。令和時代顯然必須面對老叩叩的日本。

如今日本已經是世界上最老的國家之一,這隨著年輕世代人數越來越少而更成為一個危機,一個老化的國家不僅無法增加消費能力,也無法進行更多開創與改革的事業,加上為了解決長照需要的人力,日本必須招募更多外來人口,這另一方面會逐步改變日本的純血現象。

這樣的令和時代究竟會繪製怎樣的日本新風貌,將是明天開始的新朝代的有趣課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