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瑞典駐華大使戴安娜為何成為中共的掮客?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369-07-17T07:51:54Z
作為理應保護本國公民的瑞典大使,林戴安(如圖)卻安排並陪同很可能有中共國安身分的「中國商人」與瑞典公民見面,並附和他們的威脅性言論,而且其所為瑞典外交部全然不知,這豈不是外交史上的咄咄怪事?   圖:翻攝自Youtube
作為理應保護本國公民的瑞典大使,林戴安(如圖)卻安排並陪同很可能有中共國安身分的「中國商人」與瑞典公民見面,並附和他們的威脅性言論,而且其所為瑞典外交部全然不知,這豈不是外交史上的咄咄怪事?   圖:翻攝自Youtube

中國是西方國家的外交官折損比例最大的國家。繼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折翼之後,瑞典駐華大使(Anna Lindstedt)林戴安又極不光彩地退場了。難道中國真有某種奇特的病毒,只要到了中國的人,就會被感染?

瑞典外交部宣稱,該國正在調查其駐華大使林戴安,因為有指控說,這位大使在沒有得到授權的情況下,安排了一名被中國拘留的瑞典籍書商之女同兩名中國男子祕密見面,那兩名男子曾主動提出幫助該書商獲釋,但反過來卻逼迫書商的女兒不要發聲。

書商桂民海的女兒、在英國劍橋大學讀書的安吉拉·桂(Angela Gui)在網路媒體披露説,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一月中旬時聯繫她,說她父親桂民海的案件有「新方法」可以處理,希望她在一月二十四日左右前往斯德哥爾摩與兩位表示可以協助的「中國商人」會面。林戴安強調,這些是她信任的人,她本人也會出席會面。安吉拉於是與其中一位聯繫,對方表示十分歡迎她前去會面,可以支付她的航班和住宿費用。

安吉拉在二十四日早上飛抵斯德哥爾摩,被指示待在飯店,「沒有人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或是為什麼我要待在那」。在次日晚上的宴席上,兩位「中國商人」向安吉拉保證「一定會提供幫助」,卻沒有說明他們會怎麼做。安吉拉逐漸感到有異,在葡萄美酒之外,事情可能不如她想像的這麼簡單。不過,她還以為這是瑞典外交部發起的活動,對於即將面對的威脅渾然不覺。

晚飯後,其中一名「中國商人」告訴安吉拉,他們「在中國共產黨內部有關係」,安吉拉應該和他們一起到中國去。他們可以透過中國駐斯德哥爾摩大使館替她安排去中國的簽證。此人還向安吉拉展示了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的照片。

在此期間,一位「中國商人」對安吉拉施壓,試圖迫使她接受一項協議。該協議說,桂民海將接受審判,可能判處「幾年時間」監禁,然後會被釋放。作為回報,安吉拉需要停止所有對解決父親拘留所做的遊說,包括對媒體噤聲。「我被告知,我需要不作聲。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也不要公開談論案子。」

「中國商人」對安吉拉說:「你必須相信我,否則你再也見不到你的父親了。」安吉拉問對方:「是否曾經成功救出中國囚犯?」對方承認沒有這樣的經驗,但又說,他自己曾進監獄但出來了。他對安吉拉説:「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是你的價值觀還是妳的父親?」

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安吉拉向一旁的林戴安求救,但卻碰了壁。「當我指出該商人正試圖控制我時,林戴安大使說她遺憾我是這樣想的。」這名「中國商人」繼續說:「你在乎安娜(林戴安的英文名),對嗎?如果你繼續跟媒體聯繫,會葬送她的職業生涯。你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傷害,對嗎?」匪夷所思的是,林戴安居然成了中國向安吉拉施加壓力的籌碼。

「中國商人」的表演告一段落,輪到林戴安出馬了。林戴安以「中國(中共)可能會懲罰瑞典」為由,希望安吉拉接受中方開出的條件。安吉拉說,那不是她的責任。林戴安回應說,很不幸,從一開始安吉拉就不得不承擔這麼多責任。林戴安要安吉拉相信,在瑞典外交部出馬協調未果下,委託兩名「中國商人」就此敏感案件進行談判是最好的行動方案。這位瑞典駐華大使還說:「無論做還是不做,都會有遺憾。」林戴安甚至說,如果桂民海被釋放,她會去上瑞典電視台談論瑞中關係的美好未來,並對去年在斯德哥爾摩的中國客大鬧飯店事件和瑞典電視台處理方式表示遺憾。

為了安全離開現場,安吉拉在不情願地情況下假裝說會接受他們的條件。等到一月二十六日早上,「中國商人」的下屬出現,要確認結果並安撫安吉拉。安吉拉為了擺脫對方而虛應故事,之後就離開了斯德哥爾摩。

回到英國後,安吉拉打電話給瑞典外交部詢問此事,這才發現整個部裡竟然無人知曉此事。林戴安甚至沒有告訴外交部她返回了斯德哥爾。安吉拉之後告訴其中一位「中國商人」,對他們提出的條件交換沒有興趣,但希望可以報銷他們承諾的的機票費等。「即便我的父親‘可能’被釋放,我都不會用噤聲換取簽證和隨口承諾。不管是威脅、辱罵、賄賂或奉承都不會改變。對了。謝謝你們提供的條件。」但對方沒有回覆,她只能用自己博士生的經費繳付這個「政府官員的流氓行動」。

二月十四日,瑞典外交部公開回應稱,林戴安在事件中行為不當,已將其召回國進行調查,同時任命一名臨時代辦接替其職責。瑞典外交部發言人巴斯特·阿米斯特洛夫(Buster Emitslof)說,瑞典外交部在會面發生之前不知道這件事情。

作為理應保護本國公民的瑞典大使,林戴安卻安排並陪同很可能有中共國安身分的「中國商人」與瑞典公民見面,並附和他們的威脅性言論,而且其所為瑞典外交部全然不知,這豈不是外交史上的咄咄怪事?

林戴安是瑞典資深外交官,自二零一六年九月起擔任瑞典駐華大使。她的外交生涯始於一九九零年,那年,她當上了瑞典駐印尼大使館的二等秘書。她接下來在瑞典駐巴基斯坦大使館擔任過職務,後來成為駐越南大使,再後來是駐墨西哥大使。

如果瑞典外交部自行調查這件「家務事」,很難相信會有讓公眾滿意的結果。林戴安與中國的曖昧關係背後,有沒有權錢交易?以過去的經驗而論,此種權錢交易一定是以某種極端隱秘的方式完成的,用常規方法很難查證。

而以常理推測,如果沒有得到足夠的好處,林戴安不會如此熱心於充當中方的掮客,甚至不惜放下大使的工作,專程飛回斯德哥爾摩,參與這場「談判」。而中方人士儼然就是決定其外交生涯的升遷罷黜的「金手指」,讓她相信為中國服務而不是為瑞典服務,才能青雲直上、盡享榮華富貴。

中共外交、情報、統戰等多個部門,對西方政客投其所好、對症下藥,已經到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地步。從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及其妻子希拉蕊、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美國外交巨頭基辛格到德國前總理施密特、捷克總統澤曼,都在怡然自得地「與狼共舞」,更不用説比他們層級低得多的林戴安和麥家廉等人了。

書商桂民海的女兒、在英國劍橋大學讀書的安吉拉·桂(Angela Gui,如圖)在網路媒體披露説,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一月中旬時聯繫她,說她父親桂民海的案件有「新方法」可以處理,希望她在一月二十四日左右前往斯德哥爾摩與兩位表示可以協助的「中國商人」會面。   圖:翻攝自Youtube
書商桂民海的女兒、在英國劍橋大學讀書的安吉拉·桂(Angela Gui,如圖)在網路媒體披露説,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一月中旬時聯繫她,說她父親桂民海的案件有「新方法」可以處理,希望她在一月二十四日左右前往斯德哥爾摩與兩位表示可以協助的「中國商人」會面。   圖:翻攝自Youtube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