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向國際發聲 日本產經新聞專訪全文

新頭殼newtalk | 吳賜山 綜合報導
7990-10-16T07:51:50Z
總統蔡英文。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總統蔡英文。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總統蔡英文2月28日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針對兩岸關係、台美關係、台日關係等議題,回應媒體提問。產經新聞今天(2日)刊登相關新聞報導,總統府也揭露當日訪問問答內容,讓全民能夠了解。

總統問答內容如下:

問:首先非常感謝總統今天百忙之中特別撥冗接受專訪,尤其今天是二二八事件發生滿72週年、特別令人哀傷與追悼的日子。總統撥冗接受專訪,個人除再度表示感謝之意外,對於所有在二二八事件中所犧牲的台灣人民,謹由衷表示追思和哀悼之意。

總統:非常感謝產經新聞安排這次的專訪,剛才提到了在二二八這天接受專訪,我也覺得具有特別的意義。每年的二二八,就是我們在做反思、檢討的時候,除了我們要釐清真相,但是在台灣往前發展時,過去的歷史給我們什麼樣的教訓,這是一個反思檢討的機會。


問:台灣和日本共同享有普世的價值,台灣未來領導人怎麼樣和把台灣帶到哪一個方向,相信面臨許多艱困的課題。期盼經由今天的專訪,總統也能知而不言,言而不盡,讓我們能聆聽總統的意見。

總統:台灣確實面臨到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時刻,此時不僅是我們內部要做很多的準備和強化,也很需要國際間給予我們很多的支持,所以今天產經新聞能來專訪,讓我們有一個傳達訊息給日本讀者的機會,讓日本的人民可以更瞭解台灣,我們表達非常的感謝。


問:有人稱現在的美中關係是所謂的「新冷戰」。那在新冷戰的狀況下,會對台灣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如果台灣在不成為區域的不穩定因素,和提升台灣的國際參與空間中,必須要兩者擇一的時候,總統會以哪一個為優先?準備做什麼樣的努力和具體的做法來克服這個難關?

總統:我們現在面臨美國和中國的這個情勢,確實對亞洲、尤其是對印太區域的國家,都帶來了一些衝擊和影響。以至於在這個區域的所有國家,包括日本也是一樣,大家都非常的謹慎,而且非常積極的應對美中情勢所產生的一些變化和挑戰。我想這個所牽動的情勢,不僅是在經濟貿易層面,在區域安全與穩定的議題上也會受到牽動。

我相信在貿易跟經濟層面上,全球包括亞太地區的很多國家,對於美中間的貿易談判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應,都有不同的評估,也因此台灣對於美中貿易談判所衍生的可能效應,也做了很詳盡的評估。

我們從2016年接了這個政權後,其實就開始準備了可能會出現的這些變局,所以一方面我們讓台灣的經濟快速的進入轉型的時代,讓台灣新的產業可以不斷出現,以創新科技和技術作為我們在國際上非常重要的元素。

第二個我們也打開了跟其他國家的關係,尤其是在新南向的國家,我們跟東南亞的國家、還有其他在我們新南向所涵蓋的範圍,比如說澳洲、紐西蘭、印度等國家,快速的打開和他們的貿易與經濟往來關係。

第三,我們也持續的強化台灣的內部需求,所以投入大量的公共建設的經費,同時在鼓勵民間的投資之餘,用減稅的方法來鼓勵消費。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國家資源都動員起來,因為在美中這一局裡,很多早先到中國投資的廠商都想回到台灣,或者是能夠把他們的生產移到其他地方,比如說東南亞。我們就動員國家所有的力量來協助台商,希望他們能夠把生產和運作營運搬回台灣,若是要移到其他國家,我們也會給予協助。所以整個來講,現在整個政府幾乎是一個總動員的情況,來應對美中的衝突所衍生出來的種種效應。

至於您提到一個很好的問題就是說,我們身為區域和平穩定的貢獻者,採取的是一個能夠幫忙,能夠協助這個區域和平穩定的姿態,但是如果碰到我們真的要對事情表達自己強烈的立場的時候,我們要怎麼做,我想在這裡我要跟您解釋的是,第一,我們為了這個區域的和平穩定採取一個不挑釁的立場,我們也小心地、謹慎地處理兩岸的關係,但是當我們應該要講清楚的時候,我們不會不講,我們會很清楚的告訴中國,也會很清楚的告訴全世界。比如說在今年元月二日,中國方面說了「一國兩制」這個方案的時候,那就是我們要站出來,很清楚的告訴中國,「一國兩制」的方案,是台灣人不能夠接受的,同時我們也告訴全世界,這不是台灣人可以接受的,所以一方面我們採取一個不挑釁的立場,但是另外一方面,碰到我們堅守的底線的時候,我們會大聲地把它講出來,不會模糊我們的態度,我們會把堅守的底線向全世界說明,也讓中國不要產生誤判。

第二,我們採取的方式,是爭取更多國際朋友的支持,我們爭取國際朋友的支持的第一個,就是跟他們共享我們的價值,共享我們在貿易、經濟跟其他安全事務上面的利益,讓我們形成一個互惠的共同體的觀念。

另外一方面,我們也要讓我們國際間的朋友,了解台灣存在的重要性。

台灣為什麼很重要,因為台灣的地理位置在整個地緣政治上面,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台灣所處的這個地理位置,剛好就是在中國出入、進出太平洋的關鍵所在。台灣在這整個區域的安全裡面,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台灣是不是一個民主,是一個自由的地方,對全世界來講,都很重要。

我們也要告訴全世界,台灣的產業,尤其是在半導體產業,還有很多關鍵性的產業上面,我們都占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先的地位,如果有一天台灣被控制,或者台灣不再存在了,其實全世界很多的產業都會受到影響。在今天,很多人都擔心產品的安全性問題,我相信在台灣製造出來的這些半導體,或者是關鍵的零組件,對很多國家來講是安全的,台灣是一個最安全,能夠製造這些關鍵零組件跟半導體相關產品的供給,是一個最安全的來源,對世界來講,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第三件事情就是,台灣的民主跟台灣對人權、對很多價值的堅持,其實是一個典範。台灣的經濟發展,和台灣民主的發展是一起成長的,現在很多的國家認為,為了經濟發展可以犧牲民主的發展,但是台灣證明了一件事,經濟的發展跟民主的發展是可以一起的,而且是相互、相輔相成的,台灣的民主發展,對於全世界的民主的進程來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典範。所以我們要持續地告訴國際社會,台灣有多重要。台灣願意跟全世界分享這些價值,我們也跟全世界形成一種互利,而且共同維護這種安全跟穩定的關係。

換句話說,我們希望全世界都能夠知道台灣存在的重要性,能夠珍惜台灣的存在,能夠在台灣需要的時候,給我們最大的支持,這就是回答您剛才講的,就是說我們身為一個和平穩定貢獻者的同時,要如何保障台灣安全的一個做法。


問:總統認為習近平主席明知台灣人民沒辦法接受「一國兩制」方案,卻在一月二日反覆提出這樣的建議用意為何?

總統:我們不太想過度臆測他為什麼在元月二日會做這樣的說法,有可能是他有內部的壓力,也很可能是在對台灣人民的想法上有一些誤判,但是我相信我們元月二日很清楚地講出來,「一國兩制」的方案,是台灣人不可以接受的,我們也希望中國方面可以很完整的,能夠更完整的來理解台灣人對「一國兩制」這個方案的想法。


問:「一國兩制」,事實上連國民黨都沒有辦法接受,世界上也都瞭解,台灣絕對沒有辦法接受「一國兩制」。台灣可否採取較積極的行動,向世界提倡或週知全世界,台灣沒辦法接受「一國兩制」,並請中國大陸撤回「一國兩制」的提案?

總統:我們已經很清楚的講出,「一國兩制」不是台灣人民可以接受的,即便是在台灣,不同的政黨也都是採取一樣的態度,就像您講的,國際間也都很清楚了。我相信,國際間絕大多數關心台灣或兩岸關係的人也都了解,「一國兩制」確實不會是解決兩岸問題的一個藥方,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大家都能夠清楚而明白地出來講的話,我相信中國方面會承受它應該要承受的這些壓力。

這不是只是一個政府,每一個國家的政府,對這個事情所採取的態度跟說法,我相信全世界很多非政府團體,有很多關心人權、民主等價值的團體,大家都可以出來講,變成是一個國際,不論是政府還是非政府,民間或者是輿論界,大家共同的一個看法,我相信這也才是我們要去溝通努力的地方。


問:中國提出接受所謂的「一中原則」,是恢復兩岸對話協商的前提條件,蔡政府上台之後,現在所有兩岸的協商是屬於停擺狀態,兩岸之間,您覺得一定要恢復協商對話嗎?

總統:兩岸之間恢復協商對話,對雙方都有利,也可以降低在很多情勢上面的誤判。因為對雙方有利,所以中國方面更不應該在恢復雙方溝通的這個事情上面,去課以一個政治條件,或者是一個政治的框架。在這個對雙方有利,而且對區域穩定、和平有利的事情上面,去課加一個政治條件,我相信是不合理的。即便是沒有正式的溝通,但是我們還是有很多非正式的,透過不同的團體的交流或者是接觸,也盡量的透過這一些交流傳達訊息,或者是了解對方的意圖。


問:有關於台美之間的關係,美國現在也已經通過《台灣旅行法》,請問總統有沒有訪問華府或美國的打算?您是否希望能跟川普總統晤面交換意見,如果有這樣的期待跟希望,您認為什麼樣的時間點最有可能實現?

總統:我們非常感謝,這幾年來,美國不論是行政部門還是立法部門,對台灣都非常支持,也非常友善。尤其國會也通過了很多支持台灣的立法,美國行政部門在很多實際的行動上,也給我們很多支持。所以台美關係在這幾年來,關係是密切的,而且是一直在增進當中。到美國訪問的事情,我相信在過去這段時間,去美國這件事情對我來講並不陌生,因為我要去中南美洲國家訪問的時候,都會路過美國,所以在過境的時候,我們也跟在地的台灣僑民,或是地方政府或聯邦政府的議員或官員都有一些接觸。就台灣總統來講,到美國去,這件事情在過去,不論是誰當總統,都是一個常發生的事情。至於您剛才提到的,當然是進入另一個層次的安排,老實講必須要經過審慎的評估,我們必須要顧慮到台美之間的關係,還必須顧慮到區域的和平與穩定。我們會尊重美方的想法,也會做最好的評估。當然我們也希望有一天,也可以更進一步在台美之間的互動上,能夠把層級跟它的實質意義持續升高。


問:有關台日關係,去年六月吳部長接受產經新聞專訪時提到,台日之間應該要建構一個有關安全保障的對話機制。總統您也認為台日之間,特別是政府部門之間也應該建構一個安全保障的對話機制嗎?

總統:我覺得我們在許多方面跟日本面臨同樣的安全威脅。因為我們都同處於在東亞、在亞洲的這個地區,很多的安全威脅的來源,它可能同時衝擊台灣,也同時衝擊到日本,所以我覺得台灣跟日本之間在安全事務上的合作,是亟需提高對話的層級與處理事情的實質層面,讓我們雙方之間合作,可以更具有實質的性質。

我想藉這個機會,要感謝一下安倍首相,他在擔任首相的這段期間,對台灣有很多的支持,對台灣也非常的友善,也做了一些突破性的決定,但是,我們在這個階段,以至於到下一個階段,我們也希望跟日本,不僅是在經濟貿易事務上,可以進一步的提升,在安保事務上的對話,我相信也非常重要,是兩國關係上一個很重要、必需要持續去強化的事情。


問:總統希望提升安全保障方面的層級,總統期盼在哪一些領域加強跟日本之間有關安全保障的交流、對話?

總統:這個交流對話的形式,要怎麼樣的做法,我們會尊重日本想法,我們也會來討論,我們非常注重的是實質議題的處理,在安保事務上,除了傳統的軍事面以外,其實在新的安全威脅面,這些事情我們也希望能夠有更多交換意見的機會。比如說在網路戰(cyber warfare)這個事情上面,甚至於在很多非傳統的威脅的來源,我們也都希望能夠有更進一步的討論。在這裡我要特別提的,就是日本是民主國家,台灣也是民主國家,但同樣是民主國家,現在都面臨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的民主機制會不會被破壞?以至於變成一個不能夠完整而且健康運轉的民主機制,這是我們最大的挑戰。這種來自於特定國家的網路操作,或者是用金錢或其他手段去操作媒體,或者是一般的基層,甚至於像關鍵性的政治人物或其他,這些其實都一點一滴的在侵犯一個國家的民主的機制。對民主國家來講,如果民主機制被傷害了,民主國家的生存問題就會出現很大的威脅。所以像這一類問題,我們也希望能夠跟其他的國家,包括日本一起來討論,看看要用什麼方法,讓我們各自的民主可以能夠持續下去,不會受到這一些我剛才講的干擾性因素的傷害。


問:總結剛剛總統的發言,總統是否期盼在網攻、網軍部分加強台日之間合作,共同因應網軍的攻擊?

總統:現在的安全問題,不是只是傳統的,從外部來的軍事攻擊,其實很多都是由內部的滲透,所產生的社會的癱瘓,或者是社會機制的傷害,造成內部的混亂。這個是現在的民主國家所面臨的一個安全上很重要的威脅來源。

網路上的這一些操作,其實是讓我們越來越擔心。我舉一個例子來講,網路上有所謂的網軍,換句話說,它不是為了生活或工作目的正規的使用網路,而是為了政治或者軍事目的而形成的一組在網路上操作的人。這些所謂的網軍,有些特定的國家就是在組織很大量的網軍,而這些網軍操作的帳號是在不同的國家。這些網軍快速地散播不實消息,造成網路使用者在最短的時間被誤導。

對於有一些人的言論,如果他們不同意的話,網軍會集體的攻擊這一些人的網站,造成他們網站被洗版,讓這些人以後就不敢再講話,就變成是一種寒蟬效應。

所以不論是製造或傳播假消息,假訊息,或者是對於意見不同的人進行洗版,在網路上威脅,這些都是侵害民主非常嚴重的事情,造成言論與消息市場的極端被扭曲。台灣首當其衝,今天台灣所面臨的,我相信其他的國家或許現在也在面臨,或許將來也會面臨到。所以很多人都想來聽聽台灣的經驗,但是台灣也需要跟其他國家一起來合作,來抑制這些網軍的作為。


問:日本和台灣一樣面臨中國的軍事威脅,有關伴隨軍事威脅的安全保障的情報分享,總統認為在有立即威脅的軍事情資上的交換及分享,台日間的合作有其可能性嗎?您期待日本在哪些方面和台灣進行合作?

總統:您提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在台灣方面,跟日本方面分享這些安全的情資,我們抱持著比較開放的態度。我們也期待,日本方面能夠克服法律的障礙,能夠跟我們一樣,有一個相互合作、有效交換資訊的機會。


問:您提到網軍威脅的嚴重性,包括台灣的九合一選舉相信也受到傷害。能否具體說明在哪些問題上遭受到中國假消息的影響,破壞台灣的民主機制?

總統:我們在去年的選舉過程中,確實有一些來自於中國的假訊息,譬如說在軍事演習的消息上,或是用過去的照片或影片,然後再重新播放,就好像是現在呈現出來的一種威脅的狀態。像這些事是存在的、來自於中國而且是比較明顯的案例。還有一些比較不明顯的其實也存在,甚至於和這裡的一些與政府在選舉裡是競爭關係的他方,有一些合作的關係,所以造成在選舉上的衝擊也是有的。

舉另外一個例子來講,像關西大阪機場的事情,造成台灣內部一個很大的爭執,對台灣的政府也有一定程度的打擊,這就來自於一個假消息,說在事件發生的時候,中國有派巴士到機場內去把他們的旅客載走。這個消息如果我了解的沒錯,應該是先來自於中國,然後就衍生了後面很多台灣內部的紛擾。有些人就趁機用這些來打擊政府,也很不幸地去影響到處理事情的外交官。這是一個很不幸的事件,但是也說明了,一個假消息,可以在台灣造成很大的風波。


問:福島等五個縣的食品解禁問題在去年底的公投被否決,但是總統也向外多次表示,台灣願意秉持WTO的精神,在雙方可以接受的方案之下來解決。具體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解決這個食品解禁的問題?

總統:這個事情,就像我以前說過了,我們是WTO的會員國,所以也有必須承擔WTO的相關的義務,按照WTO的法規來處理這些貿易的事情。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也受制於公投的結論,公投的結論政府必須要尊從,而且它的效力是兩年。所以我們也依照WTO的一般做法,也就是當國際義務的履行上面,受到國內法的拘束的時候,就必須跟受到影響的國家,大家坐下來好好談。我們現在就是秉持著WTO的精神,希望跟日本政府能夠好好的談出一些方案。在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情況下,讓這個事情不要去衝擊了雙方的貿易跟雙方的友誼。

附帶提一下,我們每一年到日本觀光的旅客大概400多萬,去年到達了480萬,日本到台灣來的旅客,大概一年200萬。因為台灣跟日本相互之間,交通很方便,很多旅遊上的便利措施,都已經建立得很好。我們也希望日本的觀光客能夠多到台灣來觀光旅遊,多認識台灣。


問:台灣未來加入CPTPP能為日本及其他加盟國帶來什麼樣的利益?

總統:台灣的貿易量跟質其實都很好。台灣人的消費能力也很強,我們可以看台灣進口額每年超過2,500億美元,是亞太地區非常重要的市場。台灣人對日本人的農產品是喜歡的,如果我們可以加入CPTPP的話,我相信有更多日本農產品進入台灣的機會。以台灣人的購買力來看的話,如果用PPP來算的話,我們在所有CPTPP的國家裡只落在新加坡跟汶萊之後,換句話說,台灣的實質消費能力是很強的。

另外,因為現在很多的供應鏈,全球的供應鏈都在重新組合當中,尤其是在美中貿易衝擊之下,全球很多的供應鏈都在重組當中,如果台灣可以加入 CPTPP 的話,我們跟CPTPP 的國家,尤其是跟日本,可以形成新的,而且更強而有力、更有競爭力的供應鏈。簡單來講,台灣加入CPTPP ,以台灣貿易的質跟量,還有經濟的體質來看,對 CPTPP 的國家,都會帶來正面的效應。


問:美國和北韓第二次的「川金會」現在正在越南的首都河內舉行,不曉得總統對二次「川金會」的看法如何?美國跟北韓之間主要論爭的點,會落在哪一個部分?

總統:我想「川金會」代表的是朝鮮半島非核化的一個進程,做為區域的一員,我們當然不希望在這個區域出現核子武器競逐的情況,也對朝鮮半島的非核化抱持著非常期待的態度,所以我們也希望「川金會」能夠有實質的進展,把區域核子武器的競逐,或者是非核化的過程,有一個實質的進展跟規劃,這對於區域內所有的國家,包括台灣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台灣會配合國際社會,實施相關的禁運或者是制裁的措施,但是如果整個非核化的進程當中,需要台灣參與或者配合的,我們也會積極地來做。

總統蔡英文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   圖:翻攝產經新聞網頁
總統蔡英文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   圖:翻攝產經新聞網頁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