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銷有罪判決 鍾逸人:我只是俘虜 我沒有罪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政治受難者鍾逸人、吳聲潤(由左至右)5日出席「反省記憶-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   圖:林朝億/攝
政治受難者鍾逸人、吳聲潤(由左至右)5日出席「反省記憶-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   圖:林朝億/攝

促轉會「反省記憶-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今(5)日在前軍法處看守所舊址、現為喜來登飯店舉辦。高齡98歲的二二八事件起義抗暴的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今天也出席。對於撤銷有罪判決,鍾逸人說,他一向認為他沒有罪,他只是與國民黨軍隊相殺時落馬被俘的俘虜。

對於撤銷有罪判決,鍾逸人受訪,他一向不認為自己是犯人、也不認為自己有犯罪,他只不過對這個不仁不義的蔣介石派來的軍隊,欺負台灣人、台灣婦女時,「忍不住起來保護我的故鄉」,跟國民黨的軍隊對抗,不幸落馬、被他們去。「我只是一個俘虜,不是犯人,沒有犯過任何罪,我沒去搶、放火」。

因此,對於撤銷判決,鍾逸人說,他無所謂。但是他們的誠意、熱心,應該給予肯定、鼓勵。對其他人來講也不無小補。「反正我98歲了,明天、後天要死翹翹也不知道,要跟大家bye-bye也不一定」。

二戰後,鍾逸人曾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總務股幹事,後出任「和平日報」嘉義分社主任。但他說,該報社戰爭中被盟軍飛機炸毀,後來出錢復原,這個地點很好,但二二八事件之後,國民黨軍隊佔領、也把裡面財物搶走。如果可以補償,這部分應該要補償他。至於其他損失,不是用金錢、物質可以補償的。他說,類似情形很多。

鍾逸人說,德國如何處理東德議題,東歐共產國家解體,韓國光州事件如何處理,這麼多判例可以參考,只要有誠意,就可以參考。腳踏實地去做,不要大拜拜。

鍾逸人也說,二七部隊裡沒有共產黨,當時中共對台灣瞭解有限,新四軍也沒有多少力量,根本不可能領導台灣的二二八事件。陳儀政府把這個殺人、大屠殺責任推給中共,中共後來發現這樣很好,「對啊,台灣人民受毛澤東思想的感召,起來反抗腐敗無能的國民黨政權」。隨後中國每年都裝模作樣舉辦紀念二二八革命活動。台灣反而被噤聲不能講二二八。

二七部隊敗戰、在埔里就地解散,鍾逸人逃亡到汐止被捕,被以「內亂罪」判刑15年;刑滿後加管訓2年,17年的牢。出獄後與等他17年的未婚妻林玉扃結婚。婚後投入「綠藻」研發,產量一度居全球之冠。

但國民黨卻還是派特務監視他。鍾逸人說,他工廠的7個守衛都是警總安排的「爪扒子」。他們還會用「今天是二二八」的話題想要引他講話,好讓他們有資料可以上報領獎。「很可惡,無孔不入」害他黨外活動當時也不敢參加。一直等到1987年北美教授協會會長廖述宗邀請他到北美演講。

鍾逸人說,當時,他覺悟如果到時候沒辦法返台,他還可以幫人洗車生活。抱著悲傷心情到北美。返國後一個多月解嚴,他才能平安無事。

對於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氛圍,鍾逸人說,蔣介石部隊來後,質疑台灣人是日本人走狗,「我們抗戰如何犧牲、在地洞裡如何忍受,今天台灣人卻過著跟日本人一樣的生活。」但台灣是滿清跟日本作戰失敗後割讓給日本的,「台灣人過著跟日本人一樣的生活,是犯著你們什麼?是跟你們搶嗎?」

延伸閱讀

母親因他自盡 鹿窟事件受難者李石城哭說「自己太不孝」

促轉系列故事3》鹿窟事件 連兒童也遭坐牢、刑求與強逼為奴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