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警總頭子汪敬煦栽贓的陳文成情殺案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史館1993年12月出版的《汪敬煦先生訪談錄》166-167頁,警總頭子在陳文成遇難12年後,仍扯謊栽贓是遭情殺。
國史館1993年12月出版的《汪敬煦先生訪談錄》166-167頁,警總頭子在陳文成遇難12年後,仍扯謊栽贓是遭情殺。   圖 : 管仁健/提供

民間傳說的2018年鬼月(農曆7月)已結束,本來轟動一時的全聯鬼月廣告〈疑似陳文成博士〉事件,也不再有媒體關注。解嚴30年了,民進黨也都第2次執政了,而且是在國會裡的絕對多數黨;但第一個會期就初審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卻在國會裡躺了三個會期。直到政績太爛,期中選舉又將來臨,為了轉移焦點,才在2017年12月5日,通過延宕已久的促轉條例。

雖然促轉條例通過了,促轉會也成立了,但轉型正義的前途卻越來越難以樂觀。因為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不是藍營裡仍然猖狂的黨國鷹犬,也不是綠營內高喊和解的官癌政客;而是時間,時間才是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

促轉會無法有作為,關鍵就在於他們根本無心處理轉型正義的核心,也就是「對加害者該如何處置?」雖然時代力量曾在促轉法二讀時,就「實質調查」及「人事除垢」提出修正動議,但在國民黨的無恥頑抗與民進黨的刻意護航下,最後依然是狗吠火車。

促轉會設立後,若每個案子都仍然跟現在一樣,永遠是只有受害者,卻抓不到任何一個任何加害者,鷹犬逍遙法外,兇手各個善終,這種少了真相的和解,根本只是「消波塊」。

台灣延宕幾十年的轉型正義工作,第一要務難道不是找出真相嗎?促轉會怎麼能在整個社會都還未認識真相前,就先定調和解或談癒合呢?沒有真相做為基礎,究竟民進黨要談什麼狗屁和解與癒合呢?

促轉會開張後,什麼屁事都還沒開始做,就先想著要怎麼丟「消波塊」的心態,恐怕真是民進黨面對轉型正義時,再偽善不過的態度了。

「假戲都懶得假做」的警總

2018年7月16日《新頭殼》報導〈還原歷史真相 促轉會:陳文成案、林宅血案都有未曝光文件〉: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在5月底掛牌運作後,主委黃煌雄今(7月16日)率團隊舉行首次記者會,負責『還原歷史真相』的委員葉虹靈表示,過去這段時間分別向政府部門與民間探詢檔案資料,發現陳文成案、林宅血案都還有過去未曾披露的文件,因此,將會是首波要徵集的目標。

……對於外關注的包括陳文成案、林宅血案等,葉虹靈強調,在國發會第6波的政治檔案徵集中,都還發現過去未曾披露的檔案,包含調查局、警政署、國安局都有,將列為首波徵集目標。」

陳文成案能否破案?坦白說這麼多年下來,本魯早已死心。現在促轉會做的,跟1981年陳春男檢察官與2009年高檢署重啟調查一樣,別說命案破不了,連警總安排作偽證的那些人都不敢辦,這根本就是連「假戲都懶得假做」的爛戲。

陳文成案的關鍵人物,警總頭子汪敬煦在命案過了12年,接受國史館訪談時,仍堅持影射陳文成是因婚外情「被情殺」。1993年12月國史館出版的《汪敬煦先生訪談錄》166-167頁裡提到:

「陳文成回國後,一個人跑到墾丁去休假,太太、小孩留在台北,我想陳太太心理(應為「裡」)有數。所以我經常對朋友說我有生之年希望能看到的兩件事,一是林義雄家人能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另一件即是陳文成太太和那位小姐勇敢的站出來說實話。……

當天晚上和陳文成先後上台大研究圖書館安全梯的那位小姐,我也希望她有生之年,勇敢的站出來,說出事實的真相,不要把這件事帶進墳墓去。目前她當然要避免曝光,因為她還有她的事業,也有她的婚姻生活。若以當時只有他們兩人在五樓安全梯的情況來判斷,陳文成會摔下去,與那位女人有相當大的關係。……」

殺人還要毀人名節的鷹犬機關

警總這個兩蔣豢養的鷹犬單位,手段卑劣到不僅是殺人,還要毀人名節。陳文成這是命案,若依這些鷹犬所說,有情殺的可能性,為何不約談牠們所懷疑的陳文成「前女友」?台大數學系那年代整個系會有幾個女生?一天約談一個,半個月也足夠了,這是命案啊!豈能私了?鷹犬們若懷疑是「情殺」又為何不深入追查?《汪敬煦先生訪談錄》172-173頁還說:

「當天研究生圖書館五樓安全梯出現的那位女人,判斷可能是當年陳文成在台大念書時的女朋友,因為陳文成就要回美國,所以約在此時再聚一聚。我們還懷疑他們一同在墾丁玩,雖然未必一道去,兩個人可約在墾丁見面。當然這只是判斷而已,我們到墾丁查遍當地旅館的登記簿,只查到陳文成的名字,沒有其他女人的名字在一起,同時我們並不知道這位女友的名字。……」

當時警總的囂張氣焰燻天,若懷疑陳文成去墾丁是幽會前女友,鷹犬都已查出陳文成所住的旅館,不過發生在幾天前的事,把旅館服務生一一約談,有無「姦宿」不就一清二楚。陳文成若真是情殺,警總不就能洗刷刑求與殺人的污名?這些鷹犬為何不做?因為警總頭子汪敬煦在1993年訪談錄上鬼扯的「被情殺」,早在12年前案發後不久,就被另一個鷹犬機構台北地檢處打臉了。

陳文成剛遇害,1981年7月19日晚間11點,台北地檢處檢察官陳春男督同專案小組發布偵查結果,經過17天偵查,認為陳文成可能是意外死亡或自殺。其中提到證人倪肇強的部分:

「據由雲林縣北來參加大專聯考之學生倪肇強陳述:7月2日22時許,與女友在台大研究圖書館對面30公尺處聊天(經實測為22公尺),約於7月3日零時45分許,看見一個人留短髮,穿的衣服較緊身,衣服感光稍暗,未看清是男或女爬上現場太平梯頂層,又在1時30分,看見第二個人係男子登上該太平梯,但未注意有無上到頂樓,第二個人所著衣服感光較亮,襯衫放在長褲外,未見該二人會晤,亦未注意他倆有無先後或一齊下來,迄3時左右,彼偕女友離去止,未聽見怪異、叫鬧聲。倪君所發現之二人,其中之一是否死者,另一人為誰,經廣泛查訪,迄今尚無進一步的證明。」

倪肇強VS.鄧維祥 誰在做偽證?

2009年7月28日高檢署發布《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重啟調查偵查報告》,高檢署再次約談當時自稱是目擊證人的倪肇強,與其當時女友楊小姐,結果如下:

「倪肇強於案發後曾向警方表示70年7月3日凌晨,與女姓朋友曾目睹有1人走上台大研究圖書館防火梯最上層,沒有注意有無下來,後來一人上防火梯第二層,兩人有無會合沒有注意,由於倪肇強所述究竟凌晨何時未確定及是否看到之人即為陳文成無法確認,70 年7月調查時即認無證據價值。

本次重啟調查,由檢察官指揮台北市警局刑事警察大隊再訪談倪肇強外,亦訪談其女姓朋友楊○,兩人供述情節不一致,且倪肇強另稱『約24時許,我們倆看到一位穿著淺色衣服之男子徒步由圖書館側方樓梯爬上最頂層』,此依鄧維祥供述凌晨零時(24時),陳文成尚在鄧維祥住處,故此項供詞對本案意義不大。」

陳文成命案發生時,警總口中「愛護鄉土、愛護國家的社會公正人士」鄧維祥,出面作證陳文成離開警總曾到他家,但他的妻子卻不知家裡來了客人?他說陳文成還吃了葡萄等食物,法醫驗屍後卻發現胃內空虛,黏膜無異狀。

倪肇強與鄧維祥這兩位「勇於」出面證明陳文成已平安離開警總的證人,雙方的證詞在時間上卻兜不攏,到底是誰在做偽證?還是兩個人都是在做偽證?他們當年與警總之間是什麼關係?命案破不了,至少偽證的部分總能釐清吧?

2011年9月18日,誣陷陳文成案是情殺的警總頭子汪敬煦惡貫滿盈,9月29日馬英九總統還明令褒揚。陳文成案若真的破不了,大家也就認了;但將命案汙衊為情殺,卻又不做任何調查,或調查後不釐清的鷹犬們,總也該被歷史記錄下來吧?

國史館1993年12月出版的《汪敬煦先生訪談錄》166-167頁,警總頭子在陳文成遇難12年後,仍扯謊栽贓是遭情殺。
國史館1993年12月出版的《汪敬煦先生訪談錄》166-167頁,警總頭子在陳文成遇難12年後,仍扯謊栽贓是遭情殺。   圖 : 管仁健/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