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不服從15》太陽花學運(上)

新頭殼newtalk | 文/晏山農
1970-01-01T00:00:00Z
「太陽花學運」,不但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盛大、最成功的一場學運,也影響到國際視聽。   圖:晏山農/提供
「太陽花學運」,不但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盛大、最成功的一場學運,也影響到國際視聽。   圖:晏山農/提供
《中央廣播電台》製作推出一系列以轉型正義為主軸的節目--「開放歷史」;透過歷史學者、政治工作者、文史工作者等,以口述的方式,講述威權、白色恐怖時代的感人故事,紀錄台灣人為民主自由奮鬥的經驗與歷史。《新頭殼》取得央廣授權轉載,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過去這些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故事。

本節目已到尾聲,今天要介紹的是台灣學運的最高潮,也就是2014年3月的318運動,也可以稱為「太陽花學運」,不但是台灣有史以來最盛大、最成功的一場學運,也影響到國際視聽,我們將分兩集來談這場運動。這集先介紹發生的原因、以及整個運動從3月18日到4月10日,為期24天的進展如何?

318運動是因為反服貿而來,服貿的全稱是《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台灣與中國大陸依據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所簽署的服務貿易協定。2013年6月21日雙方在上海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後,引起NGO團體的質疑,認為當時馬政府對兩岸事務的敏感度太低、黑箱作業卻自以為是、對中國的無知與愚昧,而且偏向大財團,對中小企業主將造成重擊,同時台灣開放的項目中,有多項涉及國土安全及民眾個人隱私,因此引起NGO團體抗議。

另外就程序面而言,立法院遲遲不願召開公聽會,後來勉強召開也是敷衍以對,到了2014年3月17日下午兩點半左右,當時國民黨立院黨團副書記長張慶忠遭到民進黨立委包圍,無法進行議事,就躲在會議室後方以無線麥克風宣布開會,並且在30秒內完成《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議,引起輿論撻伐與民眾憤怒。在此情況下,第二天以律師賴中強為主的「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簡稱「民主陣線」),以及以學生為主的「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簡稱「黑島青」)就在3月18日晚上舉行晚會,因為之前已經商議好,所以當天晚上九點多就分批從濟南路「康園」旁邊的側門進入立法院議場外廣場,此外也有20-30名學生從青島東路翻牆進入議場外廣場,後來又打破玻璃進入議場,318運動由此揭開序幕。再透過許多參與者的臉書,於是到了3月19日凌晨,已經有2-3千人聚集在青島東路要保護學生,這就是整個運動的開始。

運動的主力是學生,然而學生為何會如此憤怒?其實1990年3月野百合學運之後,學運並非就此停止不進,學生曾經參加過九0年代的工運以及反高學費的運動,2004年的「樂生保留運動」,2008年深秋,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也發起「野草莓學運」,沈寂已久的學運也慢慢復活。往後的一段時間也積極參加許多社會運動,例如:苗栗大埔事件、反國光石化、挺華光社區、反中科四期、反核四、反都更…等種種運動,已經醞釀了他們參與社會的經驗。而為什麼針對服貿?首先從普世的因素來看,由於我們是處在一個不安全的時代──經濟不安全、人身不安全、政治不安全,而這一切都源自於八0年代開始的「新自由主義」潮流,使得全世界都陷於「崩世代」的局面,台灣也同樣陷入「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資本集中、創業無望」、「文憑貶值、低薪22K」、「少子化與人口老化」等普遍問題。還有屬於台灣的特殊因素就是「中國因素」的全面發酵。由於中、台兩地經貿關係不斷擴大,愈密切的結果就造成台資外移的速度愈快,台灣的失業率和貧窮率也就愈高,在此情況下,學生於是採取積極反制。而3月18日晚上,學生又因緣際會進入了立法院議場,也就導致了為期24天的318運動。

318學運的24天我將它區分為四個時間:混沌期(時間從318-323)、氣爆點(323-324)、回穩期(325-330)、收尾期(331-410)。318晚上衝進議場的有數百人,但是因為議場裡頭漆黑一片,後來雖然燈打開了,但因為沒有空調,且在警方阻撓下也無法上洗手間,裡面其實是一團混亂。而當時進入議場的除了「黑島青」與「民主陣線」成員之外,也有不少熱血學生與自主公民,藉由樓梯進入議場二樓,經過一個晚上混亂,慢慢地分工就開始了。如果319是諾曼地登陸的話、320就像灘頭堡的確定,以及運輸補給線的暢通,慢慢的以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為主的議場權力中心也形成。

不過,也有部分原先進入議場的學生,覺得議場空間太狹隘、空氣也不好,就與台大社科院商借教室,大約有20-30人轉進到台大社科院,而那裡後來也被稱為「社科院派」,他們主張也與議場中心的有很大歧異,而他們也是後來323-324主導進攻行政院的核心力量。

到了3月21日,有人在議場外頭書寫「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這個口號也成為往後太陽花學運的主軸。到了3月22日,下午3點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層層護衛下到達青島東路廣場,由學生代表與NGO成員:林飛帆、黃郁芬、賴中強出面對話,但雙方不歡而散。到了3月23日晚上,社科院的學生決定要進攻行政院,也就進入了第二個階段氣爆點,也是整個運動中爆發最激烈衝突的階段。

轉進台大社科院的這群學生,他們主張要擴大運動空間,不要只局限在議場中,所以他們與議場中以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為主的力量,產生極大的對立,到了3月23日,他們發起進攻行政院,但沒想到響應的人太多,情況有些失控。另一方面,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將近午夜時,下令鎮壓、驅逐進入行政院的學生,從323晚上到324凌晨六點左右,總共發動六次驅逐行動,後來警方共逮捕61人,其中36人移送偵辦,包括自稱是現場指揮,被當成首謀,被檢方複訊後收押的清大社會所學生魏揚,到了第二天才無保釋放。經過氣爆點之後,社科院派也元氣大傷,後來就慢慢沈寂,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行動,後來他們在4月4日組成「民主黑潮學生聯盟」,從事外圍游擊行動。

經過氣爆點後,當時很多人擔心行政院已經被清空,立法院是否會受到影響,好在並沒有,後來議場中心的人也從325開始重新進行組織。到了326之後,由於擴大行動的力量已經被排除,必須面對運動可能無限制發展,必須進行陣地戰的組織行動,所以有了九人決策小組產生。另一方面,學生與NGO合開的聯席會議也擴大為代表會議。到了3月27日下午,林飛帆宣布3月30日下午要號召群眾到凱道集結,並提出四項訴求:第一、退回服貿、第二、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第三、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第四、要求朝野立委支持學生所有訴求,先立法、再審查。此外,當天《島嶼天光》這首歌也開始傳唱。到了3月30日,居然有五十萬人上凱道,也顯示了整個運動的成功與最高潮。

經過高潮後就進入收尾期,也就是從331到410,雖然401有白狼去干擾,但沒有影響到運動的推展。而4月1日晚上,另外有一批人退出議場,集結到濟南路台大校友會館前,成立〈賤民解放區〉。到了4月5日有一個創舉,那就是反服貿學生在立法院議場內與場外舉行了三場「人民議會」,公開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到了4月6日上午,立法院長王金平到議場探望學生,隔天學生代表林飛帆、陳為廷也釋出善意,決定4月10日下午退出議場。到了4月10日下午四點位於議場二樓《奴工區》的學生,他們不滿議場核心人物的決策,於是先行退出,到了六點,議場內的人也全數退出,而從318到410的太陽花學運也到此告一段落。

本文經中央廣播電台授權轉載

由想想論壇、節目主講人晏山農撰述的318運動全紀錄。   圖:晏山農/提供
由想想論壇、節目主講人晏山農撰述的318運動全紀錄。   圖:晏山農/提供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