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悲劇上演(1)福爾摩沙

三族記系列18》 一級警戒 一定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新頭殼newtalk | 陳耀昌
1970-01-01T00:00:00Z
《西拉雅詞彙初探》-倪但理牧師(Daniel Gravius)當年翻譯的「新港語馬太福音」,成為現代反推回去研究西拉雅語言的利器,希望能藉此讓西拉雅語復活。倪但理真是功在西拉雅,也功在台灣。   圖:陳耀昌/提供
《西拉雅詞彙初探》-倪但理牧師(Daniel Gravius)當年翻譯的「新港語馬太福音」,成為現代反推回去研究西拉雅語言的利器,希望能藉此讓西拉雅語復活。倪但理真是功在西拉雅,也功在台灣。   圖:陳耀昌/提供
作家陳芳明:《福爾摩沙三族記》是一部多元史觀的小說,但又可以當做歷史作品來閱讀。 作者陳耀昌自己則說:《福爾摩沙三族記》或許才是我對母親台灣的最大回報。這本書,如果沒有我的成長背景──出身府城老街、與陳德聚堂的淵源,也夠LKK,還來得及浸潤於台南的古蹟氛圍與寺廟文化;又正好身為醫師,懂得一些DNA及疾病鑑別診斷知識──其他人不見得寫得出來。 陳耀昌醫師這本巨著,之前曾在新頭殼〈開講無疆界〉欄目中刊載,新頭殼這次重新編排以系列推出,以饗讀者。

一六五二年九月八日,天未破曉。

溽暑方過,二天前的颱風帶來豪雨。拂曉的麻豆社,涼風徐徐,晨星猶存,大地一片幽暗靜謐。

突然一陣急敲門聲,亨布魯克家大半自半睡半醒中驚坐起來,卻聽得一男子故意壓低而急促地叫著:「牧師,牧師!」聲音不大,但急促。聽得是荷語,瑪利婭急忙自床上起身,穿著睡袍就去應門,竟是兩位荷槍荷蘭兵士。他們輕聲說,這裡的荷蘭士兵指揮官卡森少尉希望麻豆社所有荷蘭人儘速到禮拜堂集合,並要大家儘量不要驚動其他人。

亨布魯克憂心忡忡,告訴家人:「一定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不久,所有荷蘭人都到了禮拜堂。大家發現,除了原來在麻豆社的荷蘭人,還有兩位未見過的荷蘭軍士,卻帶著一臉疲憊。卡森說:「這兩位勇士昨天傍晚奉維堡長官之令,由熱蘭遮城駕舢舨渡過台江內海趕到此。長官說,請大家進入第一級警戒。也就是說,這幾天暫時離開自己的屋子,集中住在禮拜堂。禮拜堂外面,有我們軍士持槍巡邏,還有兩門大炮。」卡森向牧師交頭接耳了幾句,牧師也點了點頭。

今日正好是禮拜日,敬神的日子。卡森向大家說,做完禮拜之後,請大家全天留在禮拜堂中。然後又下了一道命令,幾位荷蘭士兵立正應聲後出門。瑪利婭隱約聽到,要他們去巡視那些麻豆社的漢人家庭。

晨曦乍現,雞啼聲此起彼落。比起荷蘭來,福爾摩沙的公雞啼聲又昂亮又長,甚是好聽,瑪利婭平日很喜歡聽這兒的雞啼,很有男子漢的氣息。九點前後,小砲聲響,信了教的原住民也魚貫來作禮拜。亨布魯克牧師匆匆佈完道。

儀式過後,卡森在禮拜堂門口廣場擺了桌椅召集會議,麻豆社的十二位長老都到齊了。卡森命令頭人與長老,要麻豆社在半天內選出三百名勇士,武裝編隊,等候長官的命令行事。卡森一再強調,事後會有重賞。

大約在一年前,大員的荷蘭長官宣佈要用十一稅及贌稅的百分之十來發展原住民的耕作及改善大家的生活,讓原住民覺得荷蘭人很不錯。長老們馬上答應下來,表示服從卡森的指揮。有人大膽發問,要對付的敵人是誰?卡森只是搖搖頭,表示到時自然明白。

第一天過去了,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到了晚上,卡森說,大家仍然留在禮拜堂,士兵仍然第一級警戒。他要長老們也到禮拜堂裡來,原住民部隊則輪班待命,隨時等候行動。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