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讀者投書》百年太平國小的文資悲歌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有一百二十年校史的太平國小,在進校門後的川堂高高懸掛著「忠孝」二字匾額,日前校方貼上了新的金箔片,透過紅布反射出刺眼色。
有一百二十年校史的太平國小,在進校門後的川堂高高懸掛著「忠孝」二字匾額,日前校方貼上了新的金箔片,透過紅布反射出刺眼色。   圖:蕭文杰/攝

下週(10月1日)起是臺北市太平國小創校120年校慶系列活動,這所台北市百年老校,在日治時期叫「大稻埕公學校」。

「公學校」是日本統治台灣時期「新式教育」的起源,在日本統治之下,採用西方的教育方式,有新的教室、禮堂、教材……等,這個政策造成漢學私塾教育式微,課堂上所學不再是枯燥的背誦四書五經,取而代之的是「新式教育」,這個「新式教育」最大的不同是在課程當中加入了音樂、美術、工藝、體育……等前所未見課程,當然不可否認的也有殖民者想將台灣人「日本化」的企圖。

不過「新式教育」畢竟成為台灣人接觸到西方文明、日本文明的出入口,百年老校培養出不少優秀校友,留下了不少經典文物,其中最為人熟知就是藝術家黃土水。

黃土水是日本時期獲得帝展殊榮的藝術家,他影響到陳澄波等藝術家,造成了一波台灣年輕人前往日本學習藝術的風潮。不過黃土水英才早逝,留存作品並不多,《水牛群像》陳列於臺北公會堂(中山堂)是當今法定文化資產的「國寶古物」;另一件作品《釋迦出山》石膏原作指定為為「重要古物」,但是黃土水曾經感念母校致贈母校的《少女胸像》卻因為台北市文化局長期怠惰,沒有任何法定文化資產身分,筆者2017年7月3日提報法定文化資產當中的「古物」,文化局以各種理由塘塞,至今仍沒有召開文資審議會議。

一座百年老校,當然不會只有一件具歷史意義的文物,除了黃土水《少女胸像》,另一件膾炙人口的作品是將近94歲文物的「忠孝匾額」,這件作品的來由,根據校方資料是日本裕仁皇太子,1923年巡遊台灣,宿於「大稻埕公學校」,次年(1924年)為祝賀他結婚,特在「大稻埕公學校」懸掛此匾額,匾額之上款(右上方)原題有「御成婚大典紀念」,下款(右下方)題有「晦翁」二字,此二字原為宋朝大儒朱熹(字晦庵)所書,清末民初書法家溥儒臨摹,可惜這件作品也沒法定文化資產身份,在國民政府白色恐怖時期,這類文物不是被毀,就是暗無天日的隱藏。《忠孝匾額》它被用木板上面書寫國民黨政府頒訂的「禮義廉恥」共同校訓所隱藏,就好像前輩畫家顏水龍先生於太陽堂壁畫的作品也曾經因為威權統治,藏在木板下25年,這是時代的悲哀。

《忠孝匾額》一直到陳臣火校長任內,才將木板拆下,【忠孝】題字終於重見天日,我們不得不佩服這位校長勇氣,因為當時社會還沒解嚴,恐懼氣氛仍在。

不過陳臣火校長也用自己對文物保存的態度,請匠師貼上金箔,說實在這樣的舉動是出自對文物的愛,由現在古蹟、文物修復角度來看卻是不夠嚴謹的事。但是陳臣火是1964年到1970年擔任太平國小校長,那時候連文資法都沒有,更別談文物保存觀念,《忠孝匾額》能保存真的要感謝陳校長遠見。

2017年7月筆者提報太平國小黃土水《少女胸像》時,曾經也一併電話告知文化局、文獻會,表示太平國小上有《忠孝匾額》這件寶物,請文化局主動提報。

至於為何當初筆者沒寫提報單,主要是屢次文資提報必須耗費許多時間,文化局並不友善,碰文化局釘子是常有的事,例如2012年底北投逸仙國小石狛犬,提報單文化局竟然不知弄去哪了,結果文物被毀,文化局表示沒收到提報單。變成了口說無憑各說各話。之後幾個文資團體提報也被文化局用大老心態指責資料有誤(例如山海樓),用各種理由,殊不知判斷價值是文資委員應有工作,而這件《忠孝匾額》作品就成為沒有提報的漏洞。

可怕的是,太平國小可能為了120年校慶,竟然再次貼上金光閃閃的金箔,而由文化局新聞稿得知,台北市文化局是知情的。

翻閱文化部公有古物管理維護辦法,台北市政府再度選擇便宜行事、怠惰的態度對待《忠孝匾額》這樣的文物,因為沒有法定文資身分修復自然不會也不用受到文資法約束。

公有古物管理維護辦法這個辦法第五條第三款表示:「古物修復處理時,應尊重古物之歷史與原始材料,盡量保留歷史跡證,採用日後可移除及可辨識之材料與技術,且不臆測缺失的樣貌或圖紋,並詳實記錄。」試問文化局讓匠師貼滿金光閃閃的金箔,有開文資會議跟文資委員討論過嗎?有詳實紀錄嗎?這是修舊如舊嗎?貼滿金箔的《忠孝匾額》固然宛如新作但也喪失歷史痕跡,而這是發生在文資法實施滿35年的台北市。

而一個嚴謹的古物修復依法要擬具修復計畫經主管機關辦理專業審查核定才能執行,對於計畫要報各該主管機關備查。對於修復匠師也會要求實務工作資歷或是學歷。可是文化局做了哪一樣?我們又能對一個不具專業能力的學校苛責嗎?還是要把責任推給匠師?

我猜明天台北市文化局的回應是這樣,《忠孝匾額》沒有文化資產身份,所以沒有破壞問題。甚至會說《忠孝匾額》原本也貼過金箔,是文資團體大驚小怪。

不過我請大家上網找一下,2006年台南古蹟大天后宮媽祖神像修復工作也曾經發生類似事件,文化部當時也有檢討報告,對於黑面媽祖被貼金箔文化部表示:「大天后宮媽祖原面貌受到不可逆轉之損壞,違背古蹟修復」,所以如果台北市文化局要說一切流程都沒有問題,那我想很難說服古物修復的專業者。

至於曾經在蔡瑞月舞蹈社信口雌黃表示:盡最大力量保存本土文化的柯文哲市長,文化團體老早就被騙怕了,對他死心了,他可能比較關心兩岸一家親的「中國新歌聲」,只能說蔣渭水如果還活在世上,應該感嘆台灣人還真是好騙。

蕭文杰 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有一百二十年校史的太平國小,在進校門後的川堂高高懸掛著「忠孝」二字匾額,日前校方貼上了新的金箔片,透過紅布反射出刺眼色。
「忠孝」二字匾額,是太平國小鎮校之寶,校方愛之深,竟在校慶前,重新上了金箔片,犯了古物修復大忌,不再是修復如舊。忠孝二字原跡的蒼勁力道,全遭破壞。    圖片取自http://pics6.blog.yam.com/18/userfile/t/tomo25/blog/14a7f84dba27ab.jp
有一百二十年校史的太平國小,在進校門後的川堂高高懸掛著「忠孝」二字匾額,日前校方貼上了新的金箔片,透過紅布反射出刺眼色。
《忠孝匾額》外觀目前被紅布蓋住,掀起紅布一角拍攝,只見兩字原跡已被貼滿金光閃閃的金箔片包覆掉。   圖:蕭文杰/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