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楊實秋,別再坐眷村觀台灣了!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4254-08-07T06:40:41Z
2015年8月9日楊實秋在談話性節目《年代高峰會》上說:「我們當時你去看所有的公文,叫禁止講方言,那時候本沒有叫『台語』這個名詞,你去看以前叫『閩南語新聞』,叫『閩南語連續劇』…………」這番談話遭筆者管仁健的駁斥。圖:截自《年代高峰會》官網   
2015年8月9日楊實秋在談話性節目《年代高峰會》上說:「我們當時你去看所有的公文,叫禁止講方言,那時候本沒有叫『台語』這個名詞,你去看以前叫『閩南語新聞』,叫『閩南語連續劇』…………」這番談話遭筆者管仁健的駁斥。圖:截自《年代高峰會》官網   

井底之蛙只懂得坐井觀天,而在台灣也有些被兩蔣豢養在竹籬笆內的藍營政客,至今仍在操弄當年的愚民教育,用統治者的心態看待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以及這塊土地上的眾多庶民。這些以高級外省人自居的過氣政客,他們對台灣的歷史地理常識近乎白癡,但卻憑藉著自己在媒體上的高曝光率,鬼扯一大堆「坐眷村觀台灣」的屁話。

就以被弱智鄉民尊稱是「國民黨最後的良心」之楊實秋為例,2015年8月9日楊實秋在談話性節目《年代高峰會》上說:「我們當時你去看所有的公文,叫禁止講方言,那時候本沒有叫『台語』這個名詞,你去看以前叫『閩南語新聞』,叫『閩南語連續劇』…………可是過去有一部份人操作,既然課綱,我覺得這一次讓我們學到一個很重要的,讓歷史歸於歷史,讓真實歸於真實。…………因為那時候根本沒有『台語』兩個字。」(節錄自電視字幕)

這位完全不懂台灣史的過氣政客,也要來教大家「讓歷史歸於歷史,讓真實歸於真實」,真不知是要佩服他的無知,還是要驚訝他的無恥。「台語」一詞是數百年來在台灣這一島內所自然形成的慣用語。日治時代殖民政府承認這是台語,老蔣流亡來台初期,也承認這是台語。直到1960年代,連老芋伯也都知道反攻大陸是謊言,色厲內荏的流亡政權以及那些高級外省人,才會做賊心虛地要把台語改成閩南語,1967年10月27日《經濟日報》第6版〈習稱「台灣話」 就是「閩南語」有關單位‧通告改正〉就說

「有關單位頃通告,一般習稱的『台語』『台灣話』,應更正為『閩南語』『閩南話』。有關單位指出:台灣的居民絕大多數來自閩、粵一帶,所操之語言即為閩南語或客家語。但不知何時開始,一般人及各種傳播工具都採用『台灣話』、『台語』等字樣,來代替『閩南語』,……因為電影、廣播、電視、書報等採用的機會較多,因此行政院新聞局、省新聞處、市新聞處已奉指示宣導改正。」

是因為「台語」這一名詞在1967年被國民黨禁了,之後才被迫稱為閩南語。就算是今日最統的旺旺中時與聯合重工,翻到1967年之前的《徵信新聞報》、《聯合報》,也都稱台語電影為「台語片」,連爺爺的爺爺連橫1933年出版的《台灣語典》,也就是用「台語」。而台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1955還出版過《台語方音符號》,國防部1958年也出版《注音台語會話》(封面還是老蔣親自題字)。孤陋寡聞的楊實秋,上電視鬼扯前也先GOOGLE一下,從前怎麼會沒有「台語」一詞呢?

1895年日軍一登陸台灣,就設置警察與師範學校,一般人一定誤認是為了推行奴化的殖民教育。剛好相反,為了推廣教育,1895年12月18日,陸軍幕僚大塚少尉還提議軍警教師盡快學習台語,總督府也立刻召開台語學習會,由國語學校教授吉島俊明與王星樵、陳文溪配合指導台語。《台灣文化誌》的作者伊能嘉矩,就是從這個學習會開始學習台語的。從現有資料來看,日本領台的第1年裡,就出版過7本台語教材:

  (1)1895年7月18日,神田保和的《台灣語集》。

  (2)1895年9月22日,加藤由太郎的《大日本新領地台灣語學案內》

  (3)1895年11月3日,佐野直記的《台灣土語》

  (4)1896年2月17日,水上梅彥的《日台會話大全》

  (5)1896年3月15日,過清藏、三矢重松的《台灣會話編》

  (6)1896年3月31日,御幡雅文的《警務必攜台灣散語集》

  (7)1896年4月10日,田部七郎、蔡章機的《台灣土語全書》

從這些教材裡可以看出,日本人是如何熱心的學習台語。日本領台的10年後(1905年),總督府展開首次全島普查,57,335名日本人中,已有6,269人會說台語,比率高達10.9%。尤其是警察與教師,更是熱心學習。反觀戰後從中國來的警察,幾乎完全聽不懂台語。老蔣不但不鼓勵人民學台語,日後還為了鞏固皇權,禁止台語、消滅台語。

老蔣的殖民統治在語言上,實施了比日本更野蠻的政策,因語言不通造成的警民或軍民衝突,以及本省孩子與外省孩子之間的幫派械鬥,更是不勝枚舉。宋楚瑜1970年代擔任新聞局長時,因為執行了電視禁用台語政策,雖然他後來為了選省長與總統,也認真學習台語和客語,但當年他的查禁政策太激烈,傷害了太多台灣同胞,所以他幾次大選都失敗,也是咎由自取。

19世紀的日本駐台總督就已深知,一旦操之過急地全面日化,將刺激台灣人那一點僅存的自尊心。要讓台灣人接受日本統治,不能只靠暴力。所以他會讓日本警察與教師先學台語,這樣才達成「使台民與我同心」的長遠目標。相對於日本總督,中國總統蔣氏父子對台灣人的教育,是以制式暴力加上對台灣人精神上的淩虐為手段。

日治時代沒有台灣人因拒絕接受日本教育,遭受國家暴力的懲罰;相對的戰後中國化教育,則是被迫掛上「我不講方言」的狗牌,讓台灣孩子被迫蔑視自己的母語。難道老蔣一家所說的寧波話,就不是「方言」嗎?寧波話就比台灣話高級嗎?

1973年3月15日,教育部文化局禁播黃俊雄台語布袋戲,連楊麗花歌仔戲也被禁,但到了10月31日老蔣壽誕,《聯合報》第9版〈三電視台推出祝壽特別節目〉就說:「為恭祝總統華誕,三家電視台在今天準備一連串的祝壽節目。台視將播出『偉大的領袖』影片、兒童祝壽特別節目,國劇「群仙獻壽』……等。中視將播出祝壽越劇『龍女」、『松柏常青』……等。」

不准播台語布袋戲與歌仔戲,卻能播越劇,老蔣的禁方言是否針對台語,楊實秋也就別再「凹」了。對岸也推普通話,港澳回歸後也在推;但人家在推國語時,就沒聽過這些暴力「禁方言」的惡行。國語普及了,方言自然會逐漸式微,需要去凌虐說方言的小孩嗎?我們沒有一個人能決定自己的父母是誰,如果可以,大家也都希望是生在蔣介石家。

我這年紀的本省同學,家長都出生在日治時代,入學前,也很難有機會接觸國語,這跟眷村的環境不同。孩子不會說國語不是他們的錯,國家不該處罰他們,而是應該更關心他們。藍營名嘴在面對當年兩蔣及其爪牙宋楚瑜禁台語的暴政時,鬼扯的SOP就跟228大屠殺一樣:

(一)第一階段絕不承認228有屠殺(絕不承認有台灣小孩因說台語受害)

方法比照恐龍法官,就是不斷質疑受害者的身分與受害者的說法。恐龍法官質疑3歲小孩陳述被性侵過程前後反覆,恐龍法官質疑3歲小孩被性侵是否違反其意願。大家去翻1980年之前的舊報紙,那些國民黨政客與鷹犬就是這樣否認228事件的。

(二)第二階段就是承認有228屠殺,但不是大屠殺

承認有台灣小孩說方言被罰,但又要狡賴說外省人說方言也會被罰。其實兩蔣要消滅的就是本土方言,說穿了就是台語與客語。外省小孩說台語與客語也會被罰,但說四川話、上海話不會被罰。不然請楊實秋找幾個說四川話、上海話被罰過的人出來看看。

(三)第三階段就是否認是上層下令,只推給下面的人

兩蔣豢養的鷹犬,至今還在拿老蔣手諭「寬大處理」來辯護,把殺人的責任都推給底下執行者。請問若毛澤東不發動文革,會有文革那些亂象嗎?希特勒不執行對猶太人的集中拘禁,會有大屠殺嗎?凡事總有因果,總有首從?今日那些藍營名嘴不是不懂,而是良心被政治偏好給吃掉了。

1978年6月6日《聯合報》就報導過,省議員蘇洪月嬌質詢台中護校竟然規定,家長來學生宿舍看小孩,只能在一坪大的會客室裡見面,一次15分鐘,而且「限用國語」。那些沒受過「偉大祖國」教育,只受過日本奴化教育的台灣賤民階級,父母來看小孩竟然不能說話,只能比手劃腳。像楊實秋這種被圈養在竹籬笆的名嘴,當年你服役或就學時,父母來探親,會有這種困擾嗎?

骨肉親情與養育之恩,豈能用語言否定?這是哪一國的倫理?兩蔣時代有這種政策,說兩蔣是禽獸不如,還是污辱了禽獸。拜託要為兩蔣及其爪牙宋楚瑜辯護的名嘴們,先搞清楚當年禁台語政策究竟有多荒謬,別再坐眷村觀台灣了!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