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錯誤的防弊比弊端本身還可怕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從亂改歷史與公民教科書課綱、到反覆亂定的十二年國教,至終有了天怒人怨的「會考之亂」,上任兩年多來,在眾人眼中根本就是負責來「亂」的教育部長蔣偉寧,總算靠著在國際間鬧出了「論文審查造假之亂」,我們這個天綱獨斷的今上,才不再慰勉留任這群由二魔四妖為首,結黨營私、壟斷教育與科技一切資源的學術黑幫,推派出來的「亂」源白手套―蔣偉寧。   

但蔣偉寧固然是辭官避鋒頭去了,但他涉及的這個學術詐騙集團,所引爆出來的論文審查造假風波卻還在擴大。根據科技部調查,屏東教大副教授陳震遠除了在 《震動與控制期刊》審查作假,他投稿到另一國際期刊《天然災害》(Natural Hazards,NH)論文品質也不佳,導言甚至直接抄自維基百科。   

更離譜的是:這篇僅有12頁的論文,竟有4頁半引用其他論文。而引用論文數達124篇,其中111篇(近9成)是自己或弟弟(高雄海洋科大教授陳震武)的著作,這種用高引用率來膨脹論文影響力的做法,讓科技部在7月17日下午召開記者會時,連次長林一平也說:「太誇張了!」還說:「現有證據已足以毀掉陳氏兄弟,無法在學術圈生存。」但記者會結束沒多久,林一平又在晚間發表了聲明稿:   

「陳震遠教授的論文審查造假案引發學術界極大風波,科技部也正進行調查。本人身為科技部發言人,負責對外說明本案狀況。媒體報導,本人說『陳震遠兩兄 弟已經不能在學術界待下去』。在此澄清,此言並非當時言談重點,亦不代表科技部立場。本人在7月17日記者會一再強調,教授是否違反學術倫理,是由科技部學術倫理審議會議決,本人無權置喙。」   

其實科技部發言人說的話,卻不能代表科技部立場,這樣的發言顯然也很不科學。不過學術圈的這些黑幕,圈內人必然更了解。很多事其實是無法量化的,指標 也不應被當成是目標;但台灣因為人治色彩太重,官員為了重視公平,往往忽略了合理,因此過度相信SSCI或SCI,連碩博士生的文憑發放,都本末倒置地要求要先在這些期刊發表過論文才行。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我們都厭惡貪汙,但為了防止貪汙,很多更愚昧荒謬的是就會出現。防弊措施也是如此,因為我們厭惡弊端,所以官僚機構要設置很 多防弊手段,結果卻讓錯誤的防弊比弊端本身還可怕。1950年代政府對付廠商製造黑心醬油的防弊措施,引發全台各大都市附近的河川嚴重汙染,最後成為生態 危機,就是典型的惡例。   

日治時期的1927年(昭和二年)八月,總督府操控下的《台灣日日新報》,舉辦了由民眾票選「台灣八景」的活動,風景美、水質佳的「淡水暮色」,當時 還榮登八景之一。而淡水河顧名思義,當然應該是清澈如鏡,但台灣回到偉大祖國的懷抱還不到十年,淡水河就已經變成黑水溝。在台灣,人們一提到這條河,直覺想到的就是烏黑惡臭,其中關鍵,其實就是一些無腦官員們所搞出來的。   

1955年6月初,省議會裡有位學法律出身的議員忽然質詢,黑心醬油橫行市面,讓合法醬油根本無法生存,台灣省衛生試驗所無奈,只好到市面上取樣檢查五十種醬油,結果竟有三十六種使用那夫脫兒,一種含有水楊酸。這時生產的「好家庭」「好朋友」「圓滿」醬油的老闆莊福(他也是醬油同業公會理事長),竟代表醬油同業公會發出緊急啟事,聲稱「歐美各國對出口罐頭食品無不加用防腐劑」。   

莊福明知防腐劑有可食與不可食之分,究竟哪一個「外國」的哪一種罐頭食品內,會准許使用「那夫脫兒」這麼毒的防腐劑?奸商到了這個階段,還在鬼扯強辯。根據報載:當時檢驗合格的13種醬油是萬和、鮮霸王A級、伍中AB級、鮮味精,鮮味母、天然、玉壺、特製陰油、天豐、蝦露、鮮味、日光牌。   

至於不合法的則有:好家庭、好朋友、圓滿、原味、鮮大王A字、朝日高級、鮮霸王、飛燕、雙喜、萬壽、千福、特等、甲等、龜甲星、味液、鬼女神牌原味液、特製鬼女神牌、富貴、東洋、月兔、天豐、八一四、新味、天廚、蘑菰鮮汁、鮮汁醬油、愛字、雙美人、富特、美味、萬泉春、津芳、長塔、蕃頭等37種醬油,當時報紙稱為「毒醬油」事件。   

原來廠商嫌黑心醬油還不夠毒,於是再加些防腐劑,讓暴利繼續累積。這些醬油廠商午夜夢迴時一定也很納悶:「為什麼台灣人就是毒不怕又死不光呢?」十月 三日早上,本案在台北地方法院由推事陳繼平宣判,三十位廠商除兩人無罪外,其餘分別被科以銀元200元至1000元不等的罰金,莊福則被判罰金800元 (折合台幣2400元)。   

雖然莊福免去了牢獄之災,但毒醬油生意被踢爆後大受影響,暴利也告終結,於是將醬油事業收了,再把位於後車站太原路上的工廠拆除,改建成大樓型有冷氣 的超大型電影院,也就是遠東戲院。但建好之後卻無法開幕,因823砲戰爆發,政府擔心後方娛樂業的大新聞,會影響前方官兵士氣。   

但莊福也很厲害,推出了基督教電影《十誡》,邀請蔣夫人來欣賞。莊福是信四面佛的,所以松江長春路口的六福客棧旁設有四面佛,但這時為了錢,也顧不得 什麼佛祖耶穌的了。果然靠著蔣夫人的加持,遠東戲院一鳴驚人,立刻超越西門町電影街上的其他戲院。後來莊福繼續興建長春戲院以及六福客棧與六福村遊樂區, 成為台灣最重要的土地財團之一。

至於淡水河為什麼會變黑?還是要談到這批摻了防腐劑的黑心醬油。原來1955年6月起,政府查封了這些黑心醬油,第一批就高達十四萬公斤。反正這些黑心醬油本輕利厚,就算被查扣了,黑心廠商們也不痛不癢。但那年代還沒有寶特瓶或塑膠瓶,醬油不管黑不黑心,都只能用玻璃瓶盛裝。這十四萬公斤黑心醬油的玻璃瓶,價格比裡面裝的黑心醬油還來得高,黑心醬油要做馬上就有,但玻璃瓶可沒辦法立即擴充產量的。   

因此這些廠商聯合起來由莊福代表,央求政府立即銷毀黑心醬油,保護民眾健康。其實黑心廠商的心裡的OS就是:「這樣才能趕快收回空瓶」。結果這麼一來換政府傻眼了,十四萬公斤的醬油要怎麼銷毀?只好在6月20日這一天早上,在淡水河五號水門(環河北路與民生西路口的大道埕碼頭),由數十名工人一起將一 打一打用草繩捆住的醬油瓶蓋打開,全數倒在淡水河裡。   

被政府這麼一搞,清澈的淡水河一下子立刻染成黑色,水中一切生物全被鹹死。至於岸邊圍觀群眾則打成一片,因為「原味醬油」正在舉行開瓶就有大獎的活動,大家於是在岸邊爭搶瓶蓋,看看有無機會對上大獎。原本清澈的淡水河,被黑心醬油染黑了一大片,不僅空氣中充滿鹹臭味,水中生物也全都暴斃,從此淡水河 變成鹹水河,成為全台灣第一條也是污染最嚴重的一條死河。  

在台北市率先把黑心醬油倒入淡水河後,其他各大都市也紛紛跟進。20日下午二時,台中市把黑心醬油倒入綠川。23日上午九時,台南市把黑心醬油倒入安平港。24日上午九時,高雄市把黑心醬油倒入愛河。繼四個省轄市之後,其他縣市也都如法炮製,把查扣的黑心醬油倒入河中。從此台灣各地山沒變色,河卻變了色。錯誤的防弊,往往會比弊端本身還可怕;擁有公權力的官員們,任何措施還是應該三思而後行才好吧!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