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8

我們與惡的距離  …

我的故事正在發生

我以祈禱公理正義 ,世界美好的心情一筆筆畫下美麗的百子蓮 。朋友問:妳好嗎?

我回答 :我以畫取代淚

………………………

我身上剛裝上的雙迴路導管 ,裝在右心房內側,我問美敦力醫療器材公司是否可以用酒精消毒?公司回答說不能用酒精消毒,因為會傷害材質。她說可以上網查沛霖卓導管組,衛福部有公告使用說明,於是我看了說明,上面寫不能在任何部位用丙酮,除了水溶性優碘 ……………異丙醇…………,總共列舉十幾樣可以用的消毒液和藥膏。    

於是我當天跟台大護理師反應,但沒人相信,她們繼續用混合酒精的克菌寧消毒,我先生也再次詢問藥廠,得到答案是一樣要用優碘不能用酒精。這是進入裝置導管洗腎第二週,我們拜託護長幫忙優碘消毒,她也同時問廠商,請廠商送來說明,但護長還是不願意相信,還要美國的資料,後來我發現護長是推拖時間,只把我當找麻煩個案,根本不在乎我說的傷害材質的重要性。

我為了求證廠商所說材質不能用的原因 ,於是我把衛福部公告的材質:(不透射線氨基甲酸乙酯) ,向化學材料博士詢問 ,對方說氨基甲酸乙酯跟酒精具有相溶 性 ,這也解答了廠商說不能用酒精的原因 ,相溶性意味可以破壞材質或許可能釋放出物質 。我還查到在酒類中發酵後時間久了會自然產生氨基甲酸乙酯 ,於是有國家針對酒類訂出氨基甲酸乙酯的含量 ,因為根據2007年國際癌症組織把氨基甲酸乙酯做了實驗 ,發現給老鼠吃或擦都會發生癌症 ,於是把氨基甲酸乙酯列為2A類致癌物 。

氨基甲酸乙酯進入體內靠肝臟代洩 ,其中有種會跟DNA結合成為基因致癌物 。我們數度向洗腎室護長拜託請她做好優碘消毒的sop,她說好 ,派了一位很客氣認真又善良的護理師 ,照顧我一週三次上針洗腎 ,她雖是用心但也是邊做邊研究 ,且這件事非她一個人就能夠完成 ,我觀察她消毒時也提出一些疑問,並建議參考2006年腎臟護理學會的三種優碘消毒法 ,但護理長仍然沒有表示 。

優碘消毒在台灣醫界最早有三消作法 ,即是用優碘等乾後 再用酒精擦掉 ,重覆三次 ,據說這是台灣醫界自己用的 ,在全球文獻中找不到 。台灣醫療上已不用優碘消毒傷口 ,因為優碘消毒感染率高 ,主要是優碘要等待乾才有殺菌效果 ,護理人員是否能確實執行無法掌控 ,於是2015年疾管署在請數家醫院實驗使用後證明克菌寧2%與酒精混合使用大幅降低感染 ,所以台大也正是使用這樣的消毒方式 ,優碘消毒她們不重視下 ,她們自己也不懂該如何做才是正確 ,卻閉門造車 ,既不參考腎臟護理學會方法 ,也不把流程作給感看 ,討論出最佳的優碘消毒法 。

我這兩週曝露在高風險中 ,因為沒有令人安心合乎無菌高標準的優碘消毒法 ,更重要的是優碘該等待乾才有殺菌作用 ,這等待時間也不願意確實執行規範 ,我們要求時她們才會勉強等30秒 !!然後用食鹽水擦拭優碘過程也很隨性 ,依個人也有或多或少的差別 ,該如何減少食鹽水棉棒在空氣裡曝露的時間 ?該怎樣戴無菌手套下還可以自己拿棉棒 ,打開小支食鹽水滴在棉上 ?該怎樣讓打開的導管口不要在等優碘乾時曝露在空氣中過久 ,增加感染風險 ?所有的都沒有定案 ,所以我這兩週像實驗品一樣 ,沒人在乎是否會造成感染 ?

十幾年來我們感謝台大醫護 ,所以不願意把事情擴大 ,靜候院方協助 ,但時間給台大了 ,風險也栽進去 ,但今天7月4日已經快第三週 ,週四是我洗腎時間我不敢去,我被迫放棄一次透析 ,對一週三次透析十幾年的病人 ,除非有事,缺少洗腎會對身上的毒素 ,鉀 ,磷 ,水份的去除都有影響 ,這種困境是正常人在炎熱夏天可以恣意大口喝水吃冰不能想像的 ,洗腎者一天最多500cc水量,這水份包括吃食物水果 裡的水份還有喝的水份 ,少洗一次 ,等於三天半沒洗腎 ,每次洗腎前最高容許身上增加的重量是體重的5%,如果要加洗腎中間機器沖入水份 ,收針沖入水份 ,那只能吃喝多少 ,是難以想像的少 。  台大一拖再拖 ,甚至說出衛福部公告的仿單中消毒可以用異丙醇來證明是乙醇 !以此證明酒精可以用於沛霖卓導管組消毒 。

為了對應台大的說法 ,我詢問我的研究所同學他是台大藥學系畢業 ,現職藥廠董事長 ,他說異丙醇是三個碳 ,乙醇是兩個碳 ,是不一樣的醇類 。另一位同學是中國醫藥大學藥學系畢業現職藥劑師 ,她說最多只能說相近似但不一樣 。 台大卻說一樣 ,請台大提出證據 !!!

再者我要向台大提問 :台大是否仔細聽藥廠所說不能用酒精的理由是傷害材質 ,就該先瞭解材質屬性 ,再研究是否屬實 。但是台大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 ,專注在異丙醇上執著說異丙醇就是乙醇 ,可以用酒精 ,這不但本末倒置,也是不求慎解 ,置病人安全於不顧 。

而我都知道要去問問藥學家 , 再回頭看最原始不能用酒精的原因是因為材質 ,問問化學材料專家不就是昭然若揭了 !

最後我還要重申 ,據我所知台大不只我一人用沛霖卓導管 ,還有一些人也用此管透析 ,這好像是一場醫療風暴 ,我想到麻醉風爆  ,這是白色巨塔 !

我不只是為了自己 ,也為了大多數仍然在用酒精消毒 ,甚至數年的病人 ,到底導管是否已經溶出物質 ?而我的導管才用了三週已經出現異狀 ,有照片為證 ,但就此台大隻字未提 ?是否別的病人導管也有異狀 ,台大也沒調查 !

台大應該要儘快對此事件做詳細的說明 ,不要推拖時間 ,如果會有致癌物質溶出 ,這絕對不是件小事.會是醫界醜聞 !

文/蕭培麗(前媒體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