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3

當台灣隊對上中國隊

  《強尼.凱克》因男主角柯宇綸被中國網軍以「台獨藝人世家,現時代力量成員柯一正之子」來形容,在中國上映受阻。無獨有偶,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證實中國打壓措施跟手段比以往更強烈,今年台灣拿到WHA邀請函機會不大,他說「一中原則」已被提出很久,長期都是這個調性,現在封殺力量更強。當「台灣隊」對上「中國隊」,已不僅僅是政治議題,更是與尊嚴攸關的事。過去馬習會、國民黨選舉紛紛敗北、甚至是王雪紅在2012總統選舉前呼籲「92共識」,但大為影響宏達電營運,92共識已逐漸成為多數台灣民眾不是共識的「共識」時,習近平卻又提出「堅決」遏制任何形式的「台獨」,將堅持「92共識」(一中)政治基礎。

  從歷史還原蔣介石有關「中華民國已經亡國」的談話,可視為是部分台獨理念的「原型」與台獨的合理性:「自去年一月下野以後,到年底止,為時不滿一年,大陸各省已經全部淪陷。今天我們實已到了亡國的境地了!....我今天特別提醒大家,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幾乎已等於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1950年3月13日蔣介石在革命實踐研究院講:復職的目的與使命——說明革命失敗的原因與今後成功的要旨)「台獨」不是台灣的全部,卻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縱然台獨的落實極為困難,亦非當前首要的法案,惟根據憲法主權在民原則,民眾若能建立對台獨的基本認識與概念,不僅僅視為口號,又何妨?此為「觀念」上的轉型正義。

  黃敏惠曾經質疑國會提出廢止孫文遺像、不當黨產……等法案:「到底是轉型正義,還是轉型仇恨?」黨產攸關民眾的權益,且諸多黨產無故蒸發,有法律與道德的問題,故何以牽涉到國民黨,即為仇恨?為何與國民黨有關的法案,國民黨皆感到芒刺在背?是有見不得人之處,因此被戳到痛處?可能黃敏惠認為立法討黨產,與柯P所言「寬容如海成就台灣」相違背吧?魯迅《阿Q正傳》有一段情節描寫阿Q被打,但阿Q以「精神勝利法」「想像」打敗敵人。台灣歷任總統每年228「照例」會代表「中華民國」向228受難者道歉,228本質上即是當時的「中華民國」所發動的屠殺事件。縱使心知肚明,蔣介石所言的「流亡政權」仍不敢公布228真相。照黃敏惠的思考,討論228、受難家屬欲知真相、正視歷史,是否亦為仇恨?或者受難家屬要如阿Q「掩耳盜鈴」、如柯P的寬容,才是「轉型正義」?恢復正義之事何其多,但台獨與有自己的國家主權若是不重要,豈會發生周子瑜事件?有人見中國官員,又豈會需要畏首畏尾藏國旗?

  就以嘉義市長三位參選人為例,似乎不是僅有「藍、綠」那麼簡單的二分法選擇,尚有「紅色」。蕭淑麗與「一中同表」洪秀柱親近,黃敏惠則與強調「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的吳敦義是最佳戰友,而涂醒哲則是不折不扣、堅持台灣主體的「台灣隊」。當好多顏色的「中國隊」對上一種顏色的「台灣隊」,這可有趣了!選舉前強烈說「愛台灣」的人,選後都成為對共產黨感情最深的人,令人慨歎星移物換,今日有人對「愛國」的定義令人失望,差不多都是同一個調調的政治人物,想的跟說的不一樣,說的跟做的又不一樣。政治固然就是詐術,但是一方面把台灣搞成生死兩難,一方面端正危坐的談對台灣現狀的憂慮,實在不是義之所在。識時務者為俊傑,祝諸位官場前程錦繡,民眾的選擇則是無畏無懼。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