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二二八》兩個小故事

 二十年前,《自立晚報》--「名人開講」專欄,有一期我負責採訪前輩畫家陳澄波的女婿蒲添生,他與黃土水都是台灣第一代留日雕塑家,戰後,卻因為負責許多公立「蔣公」銅像的雕塑,而備受爭議,甚至嘉義火車站前的吳鳳銅像,也是他雕塑的,這也讓蒲添生的藝術成就,受到不同的評價。


不過,我要談的不是蒲添生,而陳澄波的女兒,在採訪過程,蒲妻偶而會插嘴,有一段談到「二二八」時,她說,他爸爸過世後,當年父親送給親屬或朋友的許多畫作,很多人都不敢保留,有的丟棄,有的毀壞,當然也有人捨不得,「冒險」偷藏了起來,沒想到40多年後,這些畫作卻價值連城。

她說:曾經,他的兄弟,賣掉一幅畫作,在嘉義市買了「幾棟」透天厝,她也開玩笑說:「阮老爸是有淡薄啊重男輕女,我結婚時才送我四幅畫,阮兄弟結婚時就多送了很多畫。」我記得她說完後  自己也不禁哈哈大笑  

 



                              1989年,台灣首座228紀念碑 (嘉義市彌陀路,陳凱劭 攝影 )

 

七年前,製作公視「我們同國」紀錄片與專書,有一次採訪嘉義市西門長老教會長老張克平先生,他也是阿里山達娜伊谷幕後重要推手之一。張克平先生原本從事建築業,約20年多前搬回嘉義市,從事教會志工工作。

在聊天過程中,張克平談到了「二二八事件」,他說,當年二二八家屬與人權工作者,發起興建台灣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非目前嘉義市二二八紀念碑現址)時,因為剛解嚴沒有多久,社會氛圍還是很緊張,當年要興建時,沒有人敢去承接興建,後來因為他有建築背景,有教會人士就 建議他去作作看,台灣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就這樣蓋了起來。

張克平說,有一天,他任職於台南農改場的父親打電話問他說:「阿平,聽說嘉義市有一座二二八紀念碑,我一些『朋友』想去看一看,你可以帶我們去看一下嗎?」,約好時間,張克平開車到台南載他的父親跟「朋友們」。

在紀念碑前,張克平看著他父親與「朋友們」,靜默地端視紀念碑,這時張克平也小聲地跟他父親說:「阿爸,這個紀念碑是我負責起ㄟ」,原本靜默的父親,聽到兒子這樣說忍不住掉了淚,也默默地拭著淚,但一句話也不說。


隔了兩天,他再三詢問父親,到底發生什麼事?這時,他父親才說,「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他也曾被關了50多天,幸好家人透過關係,送了不少錢,才被釋放出來,「沒想到,我兒子竟然起了台灣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張克平的父親,說著說著,眼眶再度濕潤。


張克平輕輕地拍著父親的肩膀,父子倆沉默良久
 
.......................................................................................................................................................................................
 
劉明堂先生補充說明那座紀念碑在嘉義市彌陀路。

1989年嘉義火車站前的吳鳳銅像
,是被被原住民拉下來的,嘉義的人權團體爭取興建228紀念碑(陳澄波即在火車站前被槍決),但是嘉義市長張博雅不敢答應。最後才蓋在較偏遠的彌陀路,而且基地很小。

那座紀念碑是民間募籌建,當時還遇到沒有包商敢承包、不
明的惡意破壞等情況,許多長老教會和人權團體人士,要輪流24小時去顧守。
 
王昭文先生補充  這篇提到的二二八紀念碑,應該是指1989年所建的那座,在彌陀路上,離中山公園還有一大段距離。


另外,關於陳澄波的兒女,是二二八受難家屬中
相當關心公益的,他們把賠償金捐出來成立「陳澄波228紀念基金會」,積極繼續參與平反運動的種種。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