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927

從Casablanca到Havana
ROY

戰亂/革命、愛情、情義雖然經常是電影的主題,但在不同的時間拍攝,不同導演的處理、演員的闡述,觀眾在不同的情境觀賞等等客觀時空下,常給人有不同的體會與感受。

某個晚上在台北Shangri-La酒店6樓Li Bai Lounge夜飲,琴師Marble的指間流出As Time Goes By這首經常在國際酒店的Bar或Lounge演唱的歌,它是Casablanca這部電影的配樂之一。1942年拍成的Casablanca已成為經典,也是20世紀的百大電影之一,除As Time Goes By外,這部電影另外的The Very Thought of You、It Had to be You都是我百聽不厭的歌曲,也是我「爬格子」(現在應稱為「打字」)的「背景音樂」。

Marble經常演奏As Time Goes By這首曲子,此刻Bartender Emma正在為我做Gin Martini,我問她妳看過As Time Goes By這首歌的電影Casablanca(北非諜影)嗎?她說「沒有」(如我料想到的答案),於是我簡單的告訴她這部我看了無數次、每次總讓我感動不已的電影情節。

在跟Emma「說」Casablanca故事的時候,我突然我聯想到Havana(哈瓦那,1990)這部電影。這兩部電影發生的時間雖然相距約半世紀,但故事的情節很相似:Casablanca是發生在歐戰全面爆發的前夕;Havana是發生在卡斯楚領導的革命軍進入哈瓦那的時候。兩部電影的男主角同樣都是身處在世局動亂的時候毅然決然為愛而「割讓」保命的護身物(證件與金錢),成全女主角「回到」丈夫的身邊。此外,我之於對這兩部電影情有獨鍾,是因為北非的摩洛哥與位在加勒比海的古巴都是我夢寐以求的旅遊的國度。(幾天前,Ms. Sunny Joulian還邀我到她的天母住家,親自烹調摩洛哥餐桌常見的主食Couscous請我吃,搭配Ch. de Pibarnon Bandol AOC的Rosé,讓我那晚回家後再度翻閱Paul Bowles所寫的The Sheltering Sky;11月26古巴強人卡斯楚過逝,趁元旦假期我仔細讀完Time、New York Times、The Economist、Financial Times有關卡斯楚的長長訃聞。)

動亂世局下的戀情總充滿諸多變數與無奈,但或許那才是真的人生。

1941年,玩世不恭的美國人 Rick Blaine(由Humphrey Bogart飾)在巴黎與 Ilsa Lund(由Ingrid Bergman飾)相戀,此時德軍日漸逼近巴黎,兩人相約逃離巴黎到北非摩洛哥的Casablanca。但臨行前, Ilsa才得知她的丈夫Victor Laszlo(由Paul Henreid飾)——捷克反德的地下軍領袖並未身亡,因此 Ilsa臨時變卦沒有與 Rick同行。後來 Ilsa與Victor也逃到Casablanca,並在  Rick經營的 Rick's Café Américain重逢;當時這家咖啡館聚集了各國人士與間諜,但德國的納粹在此區相當具有影響力,控制機場與離境的證件。由於Victor的行蹤已被德軍掌握, Ilsa與Victor急需證件才能逃離納粹的追捕,  Rick得知此情況,運用他在Casablanca的各種影響力與他手上持有的兩張通行證,幫助他們倆人登上飛往葡萄牙里斯本的飛機。

1958年,卡斯楚所領導的革命軍日漸逼近古巴首都哈瓦那,玩世不恭的美國人、職業賭徒 Jack Well(由Robert Redford飾)於耶誕節前夕來到哈瓦那準備參加一場賭金龐大的賭局,在此認識革命軍領導人 Dr. Arturo Duran (由Raúl Juliá飾)與他的太太Roberta (由Lena Olin飾)。當時哈瓦那是美國的後花園,吸引很多觀光客、賭徒、黑道、記者、投機客、中情局密探與古巴Fulgencio Batista政權的秘密警察(那時美國政府支持貪汙腐敗的Batista政權,但主流媒體支持卡斯楚。這情境如同1949年被中國共產黨擊垮的中國國民黨以及當時的上海。)

賭場充斥各方的消息,在此Well得知Duran夫婦被秘密警察抓走,並被刑求,Well透過各種管道與關係將Roberta營救出來,但聽說Roberta的丈夫Arturo已死在獄中;原本對Roberta就有情愫的Well,此時要求要照顧她並帶她離開古巴,她也接納了他。就在Well將「藏在」手臂皮下的鑽石取出變賣成美元,以做為逃離古巴之需,此刻得知Arturo並沒有死亡,但需要一大筆金錢就可脫身,Well於是將這筆錢換取Arturo的自由,讓他們夫婦團聚。Roberta經過幾番掙扎,決定留在古巴與丈夫共同為革命與新政權努力,當她告訴Well這個決定與他告別的時候,她看到他手臂上的繃帶時,終於了解Arturo之所以被釋放,原來是Well……。

在Casablanca的 Rick就如同Havana的Well都屬於遊戲人生型的男人,真心愛上的女人都是有夫之婦,而她們的丈夫都是為國家與理想獻身,如 Ilsa的Victor、Roberta的Arturo;但他們也都遭遇不可預測的險境與困境,卻也因為得到妻子的情人的「情義相挺」而脫離險境,夫妻因此團聚。但她們也只留下一段刻苦銘心的回憶啃蝕她們那段椎心的戀情,而 Rick與Well也同樣如此心境,就如Havana最後那一幕:

幾年後,1963年某天,Well來到佛羅里達州南端的Florida Keys,他望著大海,大海那邊就是哈瓦那,他期望有艘船開過來上面有Roberta,他也知道兩邊的船已不再往來,但他始終盼望有天能再見到Roberta。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