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47

「太陽花學運」名稱怎麼來的?

在一個忘了台灣存在的統治政權,「太陽花學運」是一個歷史的必然,但「太陽花學運」的名稱由來,卻是個歷史的偶然。

 

「太陽花學運」到底是怎麼來的?其實,包括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魏揚等人也都很納悶。真的也是這樣,剛開始,只是一個在FB上叫林火雞的花店老闆,因為看到學生占領立法院的新聞,於是他先在自己的FB留言說,想送花過去表示支持,但只有一個人回應;同時間,他又到一個叫「哇大」的網友上留言。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小想法,卻讓「太陽花」成為這場學運的運動精神象徵。

 

林火雞,本名叫林哲瑋,FB上記載是1984年9月22日出生, 2004年華江高中、2007 年東吳大學畢業,2010年7月開設「CIAO!Flower Design 巧偶花藝‧設計」至今,目前29歲,已婚。花藝公司除了他之外,還有 Lynn Kuo 、吳夏天兩位同事。

 

林火雞(圖片來源:FB)
 

3月18日,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在30秒內以突襲方式,宣布服貿協議逕送大會,通過當天晚上,氣憤的反服貿學生意外攻進立法院後,第二天(19日),「學生占領議場」成為各大報頭條。

 

不過,在3月19日凌晨,林火雞連續在FB上發表「國之將亡,必有惡夢」、「怎麼這個世界,這個社會,有這麼多事情要讓我們煩惱?」兩篇網文;緊接著,林火雞繼續又在FB上留言:「有哪些朋友現在在立法院現場嗎?我想要送花過去表示支持,可有人能幫忙接應分發嗎?」,因為只有一位網友留言表示支持,沒有引起太大回應。

 

19日快天亮時,一位叫「蛙大」,也在立法院聲援的網友張貼了一則信息,林火雞也去留了言,就這樣,「太陽花學運」於是正式成為此次學運的的精神象徵。

 

為保留「太陽花」成為318學運象徵的歷史典故,以下以FB上留言時間順序,來呈現原貌。

……………………………………………………………………………………

3月19日--蛙大(圖一)

 

天快亮了,同學們今天就直接來立法院上公民課吧,絕對震撼、感動、不打瞌睡! — 在台灣立法院(打卡)。

 

圖一

 

 

5:25 --林火雞 (圖二)

 

我是一名花店老闆,想送向日葵過去聲援打氣,請問現場有可能把花運送進去嗎?

5:27--蛙大

可以,從青島東路進去就可以到達現場

5:28 --林火雞

太好了!

5:35 --Francisco Chen

要不要也送百合?讓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傳承延續到2014,只是個建議。

6:01 --林火雞

Sorry,我只有訂到向日葵,不曉得現場有沒有人可以一同分發花朵呢?

 

圖二

 

8:33--林火雞(圖三)

 

現場的民眾真的很多,我準備的250朵向日葵根本不夠發,但還是聊表一些心意...,希望所有人都能有向日葵強韌屹立的心,來面對這個社會所面臨的問題。

 

圖三
 

 

(以上是蛙大FB上留言)

 

之後,同一天,林火雞分享了「CIAO!Flower Design 巧偶花藝‧設計」張貼立法院現場太陽花 的相片。

 

3月19日,林火雞

 

好感動,有朋友傳了一張照片給我們。畫面裡外的你們,都辛苦了,暫時休息一下吧,這是一條尋找曙光的漫漫長路。盛開的向日葵會照看著你們。

 

(以下是 CIAO!Flower Design 巧偶花藝設計FB近況動態)

 3月19日,巧偶花一(圖四、圖五)

(圖四)

 

圖五

 

在清晨時分,懷抱恐懼於未知的心,以及滿車的向日葵,到了立法院門口;立即有人向前來詢問我:這是要送到裡面去鼓勵他們的花嗎?

 

是的,我回答,於是人群便自動迅速地讓開了一條窄路,讓我把花送到了立院門口。但要把花往議會堂裡送的時候,語調冰冷的警察所黨(擋)在入口:不可以進去,不可以進去,他如此重複著。但其中一箱花,卻在我無意間製造出來的混亂中,悄悄的送進了場內。於是我站(暫)退幾步,開始在匾額被拆的立院門口,發送起那一朵一朵,金黃挺立的向日葵。

 

人是那麼的多,花朵在他們的手中高高地舉起,像一把又一把的火炬。
我們帶了近三百朵的向日葵,送到了立法院門口。

 

立法院裡,有兩百多位正在為這塊土地的未來堅持著的學生;我們自問,向(像)我們這樣一間小小的花店,能夠為他們做些什麼,好表達我們對他們的支持與崇敬,以及對台灣未來的憂心。

 

艱辛的將花朵運送到立法院的路,雖然不過短短一兩百公尺,但中間若沒有許多民眾自發性的幫忙推推車開路,我們根本寸步難行。

 

雖然我們的花在立法院門口,就被人民保姆給拒之於外,只有少部分的花朵進到場內;但在場外,許許多多年輕的手中,都握著我們的向日葵。

 

花朵是傳遞情意的最好象徵,在這歷史腳步都要回望的此刻,唯有花朵能忠實地傳達我們想說的話。

 

向日葵是強韌而屹立的花朵,她永遠朝向光亮。

 

此刻,希望每個在場和不在場的你們,都能有向日葵堅強、追求真理的心,來面對這個社會所面臨的問題。

 

3月19日,林火雞


我想說一些話;今天因為送花到立法院的事情,一直有朋友謬贊我是個熱血關心社會的人。但事實上,我不過是個冷漠又怕死,只想過自己的好日子的人,每天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懶懶散散的過輕鬆生活。

 

上街遊行、抗議或是在網上一天到晚發漏各種社會議題,這種麻煩事真的很麻煩,實在很想能免則免。

 

那我幹嘛去啥反核遊行、反什麼服貿,關注什麼多元成家;三不五時自掏腰包送花贊助,搞得好像我多有正義感多有錢有閒沒處花一樣。

 

就如我所說的,我就是很怕死,很想過好日子的一個人。

 

之所以關注這些社會議題,只是因為我真的不容許有人或是有任何政權想試圖阻擾我舒服過日子。我有很多人想守護,也想讓他們每個都能輕鬆享受人生;我每天超時工作所辛苦打拚的店,更不容許她一夕之間化作烏有。更不容許在我的生活之中,有那些假善之名所行的惡。

 

我只想追求幸福的生活,不是什麼鳥鳥的小確幸,是真真切切由我手中創造出來的巨大幸福。讓我所重視珍愛的人們,都在我的羽翼之下一起爽。

 

拜託什麼時候,讓我當回那個無憂無慮自私冷漠又懶散的人。我真的只想爽爽的生活而已。在我可以高枕無憂的窩在家睡大頭覺,而不擔心核電廠爆炸、不擔心睡醒店就被莫名的大陸資金鬥垮、不擔心所愛的人追求幸福還被法律忽視基本人權,到這些鳥事都消失為止,我還是會持續關心這些麻煩的要死的社會議題。(必要時還是很願意自己掏錢出來贊助花或其他東西啦....)

 

3月20日,林火雞(圖六)

 

圖六

 

畫在背上的向日葵夜晚持續發光。

 

深夜友人傳來的照片裡,看到現場民眾的背上,畫著一朵又一朵的向日葵,真的很叫人動容……。

 

謝謝大家的鼓勵,我們其實沒有付出什麼,只是希望能夠讓美善的事物代為訴說我們的關心。

 

讓我們都擁抱向日葵的向陽精神,一起關心我們的土地,我們的家。

 

3月20日,林火雞(圖七)

圖七

今天發了一千多朵向日葵。


感謝趙麗敏、黃智強、PingYu Lai Pierre Chien 的支持鼓勵, 是你們的力量讓這件事發生。


吳夏天、Lynn Kuo、楊傑瑞,你們看大家拿花的畫面好美。

 

3月20日,ynn Kuo→林火雞
 

3.20,1000隻向日葵,表示追求光明,積極向前,不屈不撓,讓陽光驅走島國的鬱暗,用自由和民主讓太陽花再次照亮美麗島。


我們能做的,就是繼續帶給共同奮鬥的朋友,一點溫暖的力量。 — 和林火雞與吳夏天在立法院。

 

3月20日,張田田→林火雞


小太陽好棒!


(但一樣不會講話就對了...可以順一點嗎!?)

 

3月20日,TingTing Lei→林火雞


林火雞 你好帥!!!但想跟記者說你的黑眼圈其實從國中就有了!

 

3月20日,Janice Chen→林火雞


林火雞好棒!!

 

以上三人均連結當天《蘋果日報》新聞(2014/03/20 20:11)。


溫柔的力量 花店老闆發送向日葵


新聞內容:
立法院反黑箱服貿學生抗爭邁入第三天,清晨5點的一陣雨讓學生群眾逐漸散去,但青島東路立法院議場外的學生仍整齊靜坐地上。上午9點半,29歲的花店老闆林哲瑋送來1千多朵向日葵發送給學生,現場頓時生機勃勃,他說:「向日葵代表希望,永遠朝向太陽,希望讓大家一起省思自己生長的土地有多珍貴!」

 

林哲瑋說,他擔心抗爭太過吵雜,希望帶來一點點溫柔的力量,昨晚也在現場聲援的他帶著明顯的黑眼圈告訴《蘋果》:「跑了花市5、6攤批發商才收購到1千多朵,心中很擔心服貿通過後,我一覺醒來辛苦經營的花店就不見了,所以特別用自己的方式來支持學生。」(王乙徹、張惠凱/台北報導)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0320/363364

 

3月20日,Regina Chang→林火雞


你們三個...真的很了不起....。


新聞連結《ETTV東森新聞》(2014/3/20 下午 06:15:52)
太陽花學運! 花店老闆送向日葵打氣


新聞內容:
學生們持續佔領立法院連續兩天,現在卻出現太陽花學運這樣的稱呼,起因是因為一家新北市的花店老闆因為支持這個運動,送了象徵陽光的向日葵到現場,希望替學生加油打氣,雖然同學們還沒定調,但就像過去的野百合、野草莓一樣,意外讓向日葵成了這個活動的象徵物。( http://news.ebc.net.tw/apps/newsList.aspx?id=1395310552&cat=STA )


3月20日,陳政毅→林火雞


真的要給他們掌聲鼓勵一萬下,他們是【CIAO巧偶花藝設計】,看到他們為了這個,關乎整個國家社會重要議題所付諸得實質行動,對於我這種上班族,只能坐在電腦前繼續處理公事得無奈,說真得我好感動!!


不發言不代表支持與反對。

 

只是想說他們真的好棒,所以我必須再說一次,他們是【CIAO巧偶花藝設計】。

 

林火雞、Lynn Kuo、吳夏天,你們的用心,你們的努力,大家都看到了!!
謝謝你們給了很多內心滿腔熱血,卻無法到現場的人一點感動。

 

加油。

 

連結至《NOWnews今日新聞》


占領立院 花店老闆送「希望」向日葵給抗議學生、群眾

 

胡健森台北報導,2014年3月20日,10:26


反服貿學生、民眾占領立法院的抗爭活動繼續進行,外界也不斷送入物資給予支持,還有年輕的花店老闆這兩天也自掏腰包,送了1300多朵象徵「希望」的向日葵給現場民眾,頗受歡迎。
在永和經營1家小花店的林哲瑋,與花店伙伴吳馥任、郭奕麟連續兩天將剛從花市批來的向日葵送到抗議活動現場,總計已經送了價值約3萬元、總計1300多朵的向日葵。
29歲的林哲瑋說,他之前便參加過反核、多元成家等遊行活動,昨天先送了300朵過來,結果發現人數比預期中的多出許多,今天又追加了1000朵,但隨即發送一空,似乎還是不大夠。
林哲瑋說,他只是盡個人的一點力量表示支持,至於是否還會追加,他笑說,自己只是開1家小花店,在財力有限下,只能量力而為。

( http://www.nownews.com/n/2014/03/20/1156798 )

 

3月20日,Zoentw Lin→林火雞


你的花還與我們同在。 — 和林火雞在中華民國立法院 (4 張相片)
林火雞: 超感人!(3月21日 1:16)

 

3月21日,Rita Chuang(在 Yungho 附近) ‎→林火雞(圖八)

圖八


這次的學運,以你們送的向日葵,命名為太陽花學運耶!
你用自己的方式寫下歷史了。 — 覺得很棒。
林火雞和其他 22 人都說讚。
林火雞: 感動(3月21日 10:18)

 

3月21日,宋欣祐→林火雞


今天在台北車站等公車的時候,看到了去立法院的學生們,手上拿著 林火雞送去的向日葵,心裡覺得很感動,搭上了公車後,到了善導寺站看到了人群來來往往,車輛也開始擁塞,車上一位等待下車開始不耐煩的奶奶說:這些孩子是在幹麼,不好好在學校念書,家長放任他們來這邊做這些沒用的事!司機大哥說:他們只是反對服貿,選舉作秀而已。

 

我看著車外拿著向日葵的學生們,再看看車裡,等待下車因塞車感到不耐而說出這些話的長輩,心裡想的是,我親愛的大人們啊,你們可不可以不要繼續用自己的價值觀,決定孩子們行為的對錯?你們難道沒有看出來,年輕的這些孩子,就是因為不想成為像你們那樣的大人,正溫柔地推翻這世界嗎?無論你眼中的其他人,所做的行為是對或是錯,可否請你先試圖理解,再選擇你的行為,然後開放且善待別人的選擇,在理解之前的所有言論,都是偏執的!你呢?想成為怎麼樣的大人,我,不想成為像你們這樣的大人!

 

3月21日 18:37,Jacky Wu→林火雞


殊不知愚蠢的政客,竟然把無辜的花丟在地上,說是中共的國花....,人家對面的根本沒國花...,真是為了花兒抱屈....。


林火雞:哭(3月21日 18:45 )

 

3月24日,林火雞


我無法跟進把大頭照換成黑色的。

 

有那麼多朋友對這個事件有如此深刻的見解而慷慨陳詞,甚至有那麼多人就在黑畫面的現場;昨夜的黑如此黑,但我卻沒有付諸行動去抵擋去發聲。我只是在家看著紛亂的消息,稍稍理清一些想法。我甚至沒有煩惱到失眠,還是安然的睡了。

 

直到一覺醒來,卻發現世界變了。

 

我很想換上黑色的照片,表達自己的沈痛,但又感到沒有足夠資格去張開那黑色的旗幟,好像自己足以體會當頭遭難者的恐懼與疼痛。我只有滑著手機,看著一張張照片、一篇篇文章,在內心墜落著。

 

我很想相信向日葵象徵著陽光,會再次照亮夜的黑;但現在我只看到一張又一張黑色的臉。

 

街道的人們如常生活,但世界都變了。

 

3月26日,Renee Chiou→林火雞


哈哈哈哈哈,你看你啦,林火雞
連結至邱毅強力譴責民進黨送香蕉助學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en8577gnVo&app=desktop)

 

3月26日,高嘉妤→林火雞


1. 原來林火雞是蕉農。
2. 原來CIAO!Flower Design 巧偶花藝‧設計是民進黨總部!!!
連結至邱毅「機密香蕉出現了」合成照片

 

3月31日,林火雞


我以巧偶老闆的身份發表很多對這件事的看法,以自己的身份卻少;想說的話其實很多,但有更多人說的更好。


事件發生以來,才慢慢去理解這些從來不曾關心的議題。有些作為被放的很大,卻只是我一個念頭的實踐;有些感動微弱到近乎透明,卻翻天攪海的改變我的內在。


今天很多人給我掌聲,很多人衝著我拍照,但我卻一直想到那天送進立法院的講桌上的那些花朵。它們被群眾和媒體不斷的連綴出各種符碼和意涵,有些荒謬,有些卻切中我原初的想頭。<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