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職場多巴胺》今天的溝通沒有暴力

新頭殼newtalk | 文/洪子琁
1970-01-01T00:00:00Z
職場多巴胺。   圖 : 新頭殼製作
職場多巴胺。   圖 : 新頭殼製作
資訊爆炸時代,社會亂象也多,如何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成為現代人每天必修的課題,新頭殼特別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合作,推出三個專欄,由臨床心理師們執筆,為讀者們提供一塊心靈沉澱的園地,三個專欄刊出的時間分別為: 《愛情紅綠燈》: 每月 3, 13, 23 日刊出 《親情芬多精》: 每月 6, 16, 26 日刊出 《職場多巴胺》: 每月 9, 19, 29 日刊出

下午四點半,阿宏焦急地等待下屬小傑要交的資料。這份資料明天就要交給客戶了,但他的電子信箱和LINE群組裡還是沒有動靜。按捺不住內心的著急,阿宏撥了電話給小傑。鈴響八次,小傑終於接了。

「有什麼……」

「小傑,E客戶明天要的那個資料,你怎麼到現在還沒給!」

「可是我……」

「東西明天就要交了,你是想害我們丟案子是不是!」

「我手上還有很多東西要做啊!」

「又要找藉口,你每次都只會找藉口,都不會解決問題!」

阿宏就這樣和小傑吵了五分鐘。掛掉電話後,阿宏重重放下手機,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不是第一次了,自從阿宏升上主管後,手上就多了許多要和上司、下屬、客戶協調的事情。他老是感覺下屬們叫不動,不管他怎麼催促,這些人做事都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害他動不動就在辦公室裡發火。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每次都發飆罵人。但如果不這麼做,到底要怎麼和下屬溝通,他實在沒有答案。

累積了一定的專業和資歷,升上主管職後,許多人都感受到帶領部屬與溝通協調有多麼不容易。領導下屬創造績效是主管的重要職責,但以前從沒學過,未來要怎麼做也不知道,最後只好使用高壓態度來溝通,使得下屬不開心,自己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為了讓人們用更好的方式來溝通,馬歇爾•盧森堡博士(Marshall B. Rosenberg)發展出「非暴力溝通」。而近幾年來,有些教師將非暴力溝通與正念結合,發展出「正念溝通」的技術。這套技術結合正念的覺察當下,以及非暴力溝通的同理真誠,為人們創造更好的溝通關係。

正念溝通有幾個重要的概念:

一、覺察自己的溝通狀態:對話的時候,聽到一些不順心的話,我們常常會想要搶話,為自己解釋辯駁,但這麼做有時反而會為我們帶來更多困境。因此,在溝通的時候,我們可以去留心自己的狀態,我們在什麼時候會想要說話?什麼時候會想要傾聽?當我們選擇傾聽時,我們可以讓自己全心全意集中在聆聽上,如果有任何想插嘴、評論、規劃等一下要說什麼的企圖,可以試著先放下這些想法,回到單純的傾聽上。而當我們選擇說話時,可以先停頓一會,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感受、心情、想法,放鬆一下心情後,再想想自己要說些什麼。

二、留意自己的溝通意圖:我們在溝通時,通常都是想要藉由溝通而獲得什麼。如果我們在溝通時,想的是要講贏別人,就容易去攻擊或怪罪他人,而引發憤怒或批判的情緒。反過來說,如果我們在溝通時,想的是獲得雙贏局面,就容易去詢問或關心對方,而引發理解或合作的感受。當指責和批評越少,別人就越容易聽我們說話。

三、專注於重要的事:開始溝通時,可以思考我們的溝通意圖。對眼前這個人而言,什麼事情是重要的?而對我而言,什麼事情是重要的?如果不太確定的話,可以用詢問的方式來尋求對方的真正想法:「你希望可以有多一點時間來做這件事,是嗎?」。陳述的時候,盡可能用具體明確且中立的描述,避免使用誇張的詞彙(總是、從不、一直、都沒有、每次)來溝通。

下午五點,阿宏又撥了一通電話給小傑。

「有什麼事?」小傑的語氣還是有些煩躁,顯然對剛才的電話耿耿於懷。

「東西做得怎麼樣?」

「我就說我現在手上還有很多東西要做,怎麼可能半小時就生得出來!」

聽到小傑的回應,阿宏差點又要教訓他一頓。但如果他真的這樣說,這通電話又會以互相指責做結。因此,阿宏先做一次深呼吸,給自己一點空間,再想想要怎麼跟小傑對話。

「你手上目前有哪些東西要弄?」

「A客戶的資料今天下班前要交,我快弄完了。B客戶的資料明天下午要交,我才打到一半……」

小傑稍微緩和了語氣,細數手上有哪些工作。阿宏聽了之後,細細思量要怎麼做。

「還是這樣,你把A客戶的東西弄完後,先幫我處理一下E客戶的東西,B客戶和C客戶那邊我可以先幫你擋一下……」

「喔,好。」

第二天早上,阿宏走進辦公室。打開電子信箱的時候,他看見小傑做的資料,正好好地躺在信件匣裡。

文/洪子琁 臨床心理師 中英醫療社團法人板英醫院 復健科

(本專欄由新頭殼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合作)

今天的溝通沒有暴力

溝通暴力

職場人際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