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專論》普丁與烏克蘭戰爭在改變世界局勢 親俄派國家當中所緩緩出現的「脫離俄國」現象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正修
1970-01-01T00:00:00Z
俄羅斯總統普丁。   圖:翻攝普丁臉書(資料照)
俄羅斯總統普丁。   圖:翻攝普丁臉書(資料照)

一、加入NATO的北歐諸國與俄羅斯對軍事制裁的暗示

北歐的集體安全保障體制正以快速的速度在變化當中。訪問日本的芬蘭首相馬林於5月11日與岸田文雄首相會談,彼此都指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而且兩位首相對於俄羅斯的威脅,在安全保障方面有著共識。12日,芬蘭的總統Sauli Vainamo Niinisto與馬林首相決心使芬蘭加入NATO,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大大地改變了國民的輿論,侵略前20幾%支持加盟NATO,但根據最近的輿論調查,竟提高至78%。而瑞典也表態並採取行動要加入NATO。

二、普丁的選擇適得其反

在這次的烏克蘭戰場裡,因為西方國家的武器援助而獲得力量的烏克蘭軍隊積極抵抗,使得普丁無法達成目的,而且造成瑞典與芬蘭兩個北歐國家加入NATO。那麼,普丁是為什麼要侵犯烏克蘭的目的就變得不清不楚了,對於普丁來說,這只是招來矛盾的結果。

本來,瑞典是中立國,芬蘭曾被揶揄所謂的「芬蘭化」,兩個國家都對俄國採取姑息不得罪的態度。但是,目睹俄國對烏克蘭的侵略,芬蘭在過去被俄國侵略的歷史就再次甦醒過來,使得芬蘭下定決心重新建構安全保障體系。瑞典夾於挪威與芬蘭之間,而使得瑞典再次認識到俄國的威脅。在近世,瑞典與俄國打過仗,在18世紀使俄國投降。在19世紀的拿破崙戰爭之時,法國打敗給俄國。這些戰場都在芬蘭。芬蘭與瑞典都具有強大的軍隊,不會輕易屈服於俄羅斯,雖然如此,他們還是去摸索加入NATO的途徑,是因為他們不想重蹈烏克蘭之轍。

普丁侵略烏克蘭似乎從根本上改變了北歐的安全保障體制,斯堪地那維亞半島被編入至NATO,其實就表示以核彈為首的美國製武器會被配置於俄國的近鄰,這對普丁來說,是一個惡夢,而這個惡夢正變成現實當中。問題在於:普丁要阻止這種事,俄國會採取什麼行動呢?有報導說:俄國已經在西部邊界一帶開始配置飛彈,這是有必要去注意觀察的。

三、親俄勢力似乎在動搖

當我們看到烏克蘭四周的舊蘇聯地區時,這些地區看到烏克蘭的現狀,許多地區似乎都開始想要緩和與俄羅斯的紐帶關係。喬治亞在南Ossetia與Abkhazia的地方都有親俄派在倡導分離獨立。2008年8月,喬治亞軍隊對於南Ossetia的首府Tskhinvali發動軍事行動。俄軍為了對抗喬治亞,就進入南Ossetia,而進行戰鬥。被俄軍反擊的喬治亞軍隊就撤退,於是俄國就承認南Ossetia與Abkhazia的獨立。

在南Ossetia,於5月8日舉行「總統選舉」的決選投票時,主張編入俄羅斯的現職的Anatory Bibilov候選人就以43%對54%的比例,輸給主張慎重編入至俄羅斯派的Alan Gagloev。

南Ossetia為了幫助烏克蘭的俄軍而派遣了戰鬥人員,但出現了戰死的人員,而這就對於現職總統造成批判。Gagloev政權雖然會繼續親俄的路線,但是對於要否編入俄羅斯卻很慎重,這或許就是變化的徵兆,而且這個投票結果也被認為會對烏克蘭東部兩州與赫爾松州的親俄派的動向帶來影響。

哈薩克。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哈薩克。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四、哈薩克的動向也出現微妙的變化

哈薩克的動向也是令人擔憂的,今年一月,哈薩克人民抗議燃料價格的示威轉變成暴動,當時托卡耶夫總統就要求俄國主導的軍事同盟「集團安全保障條約機構(CSTO)」派遣治安部隊過來,俄國的精銳部隊就順其要求進入哈薩克,而在事態安靜下來之後就撤退。

CSTO是蘇聯崩潰以後的1992年5月,由俄羅斯、亞美尼亞、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所組成的。1993年,亞塞拜然、喬治亞、白俄羅斯加盟。在1994年4月生效。其後出現脫離的國家,目前由俄羅斯、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六個國家加盟其中。

目前,喬治亞追求加盟NATO ,在其內部雖然有親俄派的分離勢力,但喬治亞與俄國是對立的。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招來西歐諸國的經濟制裁,這對於親俄派各國也給與影響。

3月15日,俄國對Eurasian Economic Union(歐亞經濟聯合,簡稱EAEU或EEU)在短期間內禁止對其出口小麥等榖物與糖,這是為了準備戰爭的長期化,以強化俄國自給自足之態勢的緣故。

歐亞經濟聯合是在2015年所成立的經濟聯合。這是為了對抗歐盟,由普丁所構想的經濟合作體系。但是烏克蘭並不贊成,而尋求加入歐盟,這也是普丁痛恨烏克蘭的一個原因。面對著烏克蘭的情勢以及因為對俄的經濟制裁跟隨而來的小麥、糖的進口禁止,哈薩克國內也就出現應該退出CSTO與EAEU的聲音,中亞的大國哈薩克今後的動向是要多加注意的

五、民主主義陣營VS權威主義陣營、伊斯蘭文明圈VS東方正教文明圈

烏克蘭戰爭的情況不明,還處於混沌當中,由於西方各國供給武器給烏克蘭,而且對於俄國經濟給與制裁,這就使得普丁當初所描寫的劇本,瓦解澤倫斯基政權、合併東部的頓巴斯地區的目的很難實現。

戰爭會以怎樣的形式結束,是無法預測到的,假如說俄國獲得大勝利,其國力乃至國際地位也不會提升。其後的俄羅斯體制會怎麼變化?也不知道,俄國要成為對抗歐美民主主義之軸心,讓人感覺這是不可能的,會變成權威主義的實質領導國家是中國。中國在經濟上,GDP(2021年)是世界第二位(約17.5兆),是世界第十位的俄羅斯(1.7兆)的約10倍。順便一提的是第一位的美國是22.9兆,第三位的日本是4.9兆。

根據軍事情報網站「Global Firepower」的分析,2021年的軍事力排行榜,第一位是美國(軍事力指數是0.0791),第二位是俄國(0.0791),第三位是中國(0.0854),第四位是印度(0.1207)、第五位是日本(0.1599)。從中國最近的軍事擴張來看,要超越過俄羅斯似乎是好像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俄羅斯的軍隊因為烏克蘭戰爭而大量消耗,要回復到戰爭前的狀況是需要時間的。

但是俄羅斯與北韓是否會加入以中國為盟主的權威主義陣營呢?仍然不是很清除的。但是以亞、非為首的開發中國家當中,有很多是依賴中國經濟之援助,對於民主主義陣營來說,世界還不能夠說是很安穩的。而且以中東為首的伊斯蘭各國是無法用「民主主義VS權威主義」的圖式加以切割的文明圈。這個伊斯蘭世界的動向,在與恐怖主義當的關聯上,帶來很大的影響。相對地,這次東方正教文明圈在烏克蘭戰爭中受到很大的打擊,這會成為東正教很痛苦的歷史而留諸於世,因為東方正教文明正是產生現代沙皇的原因。

作者:張正修/曾任考試委員、開南大學法律系系主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兼任副教授、現任台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北歐的集體安全保障體制正以快速的速度在變化當中。訪問日本的芬蘭首相馬林於5月11日與岸田文雄首相會談,彼此都指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而且兩位首相對於俄羅斯的威脅,在安全保障方面有著共識。12日,芬蘭的總統Sauli Vainamo Niinisto與馬林首相決心使芬蘭加入NATO,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大大地改變了國民的輿論,侵略前20幾%支持加盟NATO,但根據最近的輿論調查,竟提高至78%。而瑞典也表態並採取行動要加入NATO。

專論》普丁與烏克蘭戰爭在改變世界局勢 親俄派國家當中所緩緩出現的「脫離俄國」現象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