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普丁慫了嗎?不敢多方開戰 對芬、瑞入北約竟只稱「不會影響我們安全」

新頭殼newtalk | 江采蓁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俄羅斯總統普丁。   圖:擷取自推特@abadan_ebi
俄羅斯總統普丁。   圖:擷取自推特@abadan_ebi

在俄烏戰爭最終結束之後,新的地緣政治危機可能會爆發。芬蘭和瑞典皆遞出申請單要加入北約,若芬蘭和瑞典全部加入北約的話,波羅的海將幾乎成為北約內海,只給俄羅斯一個聖彼德堡,一個「飛地」加里寧格勒兩個「出口」,而且還不保證安全。

「至於(北約)東擴,以納入芬蘭和瑞典這兩個新成員的情況,我想通告你們的是,尊敬的同事們,俄羅斯和這兩個國家之間都沒有問題。」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在當地時間 16 日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領導人峰會上如此說道。

此前,在俄軍出兵烏克蘭的時候,普丁表示,要求北約的軍事部署退回到 1997 年以前。烏克蘭想加入北約,俄軍可是展開了「特別軍事行動」 且行動至今還沒結束。

中媒《新民週刊》今 ( 18 ) 日分析,如果按照俄羅斯此前的態度,難道不該強烈反對芬蘭、瑞典的做法嗎?難道不該出兵進入瑞典、芬蘭,也來個「特別軍事行動」嗎?為什麼普丁突然放軟態度耐人尋味。

《新民週刊》稱,現今形勢如此,普丁可能不得不強忍心中怒火。俄軍有多少兵力,能同時在烏克蘭和芬蘭、瑞典方向開戰?還未等俄烏戰事結束,俄方如何能再開闢新的戰場,縱觀歐洲歷史,同時開闢兩個戰場,將是什麼樣萬劫不復的後果,普丁應該心裡明白,也正因為此,普丁放軟態度。

俄軍裝備的伊斯坎德爾戰術彈道導彈。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俄軍裝備的伊斯坎德爾戰術彈道導彈。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此後,英國《太陽報》報導稱,俄羅斯方面已經將伊斯坎德爾戰術彈道導彈運往俄、芬邊境,《太陽報》還特別表示,這款射程 500 公里的導彈,是可以配備核彈頭的。當地時間 16 日晚間,俄羅斯西部軍區特別對此表態,俄方並沒有如《太陽報》所稱,向俄芬邊境維堡方向運送武器裝備。

瑞典、芬蘭歷史上都曾與俄羅斯發生過戰爭,在長期號稱「中立」的情況下,這兩個國家還是被認為是西方國家,或者說是西方陣營的一部分,他們雖然一直不是北約組織成員,但卻都是歐盟成員,這就與烏克蘭不同。

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歷史上都起源於基輔,在蘇聯時期,他們又都是「國家聯盟」的主要成員。而烏克蘭這次與俄羅斯發展到如此境地,境內多地正在拆除或者準備拆除象徵俄烏友誼的紀念碑、雕塑等。

16日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領導人峰會在莫斯科舉行。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16日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領導人峰會在莫斯科舉行。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普丁在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領導人峰會上談到芬蘭和瑞典的入約問題時,普丁稱,這些國家加入北約這一行為本身對俄羅斯並沒有直接威脅,但如果北約軍事基礎設施因此不斷擴張,這將肯定會引起俄方必要回應。

《新民週刊》分析,普丁這番話,相當於給瑞典、芬蘭和自己都留了一條後路。意思就是這兩個北歐國家就算加入北約,但切記不可以將北約的大殺器安放到自己境內,否則俄必然有回應。

其實,前幾年瑞典、芬蘭就已經參加了北約組織的一系列軍事演習,特別是芬蘭已經訂購了美制 F-35 飛機等先進武器。瑞典、芬蘭在軍事行動上與北歐國家之區別,無非沒有將進攻性大殺器引入本國。

這就要看美國想將俄羅斯逼成什麼樣子了。哪怕在普丁放軟態度,俄方否認伊斯坎德爾導彈運往芬蘭邊境的情況下,北約在愛沙尼亞的大規模軍演仍如期於 16 日開始,演習地點距離俄羅斯邊境僅 60 多公里,預計將持續數週。

參與演習的 14 個國家中,既有北約成員國,也有芬蘭、瑞典、喬治亞、烏克蘭等北約夥伴國,總規模約 1.5 萬人,根據北約的聲明,美國海軍黃蜂級兩棲攻擊艦「基爾薩奇」號將參與此次演習。

美國海軍黃蜂級兩棲攻擊艦「基爾薩奇」號。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美國海軍黃蜂級兩棲攻擊艦「基爾薩奇」號。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在俄羅斯周邊,北約另一場軍演也即將在立陶宛舉行,屆時,有 3,000 名北約士兵、1,000 件軍事裝備參演。6 月北約還將在波羅的海國家和波蘭發動更大規模的軍演,將有 23 國軍隊參演。

俄方面對如此壓力,恐怕很有可能接下來在歐亞經濟聯盟、集安組織條約內部與其他國家聯合,這樣就會在歐洲大陸形成界限分明的集團對抗。

問題在於,自蘇聯解體以來,北約一直在擴張。而俄羅斯主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等,無非規模較當年的華沙條約組織來說要小得多的一個呈守勢的小規模軍事組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能否扛得住北約?能否形成一個在軍事、經濟、文化等領域都能與西方抗衡的共同體?

儘管芬蘭、瑞典分別於 15 日、16 日宣佈將加入北約,可 16 日土耳其總統埃爾段再次表示,土耳其不答應這兩個國家加入北約。

作為北約國家,卻又尚不是歐盟國家的土耳其,對瑞典、芬蘭容許在土耳其被視為恐怖組織的「庫爾德工人黨」進入議會,表示非常的不滿。

需要注意的是,在土耳其有了反對瑞典、芬蘭加入北約的表態以後,受到了美國方面的批評。可如今,土耳其總統親自出馬再次強調了土耳其的主張,「我們不會同意那些對土耳其實施制裁的國家加入北約。」埃爾段此語,是在與到訪的阿爾及利亞總統特本會談后的聯合記者會上所說道,算是非常正式的一個場合了。

歷史上土耳其和俄羅斯也發生過多次歷時不短的戰爭。哪怕就在近些年,2015 年俄軍出兵敘利亞,竟然遭到土耳其軍隊的伏擊,土軍出動 F-16 擊落了俄羅斯蘇-24 戰機,兩名俄飛行員被打死,當時的普丁可是非常悲憤地稱 :「俄軍在與恐怖分子戰鬥,背後有人捅刀子」,可那時候,俄羅斯就憋住了沒和土耳其過不去。 反倒是在埃爾段遭遇政變危險的時候,遞上了情報,感激不盡的埃爾段此後成為了普丁的小兄弟。

《新民週刊》稱,如今普丁看上去是真的慫了也好,假慫了也罷,國際政治上的各種轉圜之微妙,還得待細細觀察。在北約內部,除了土耳其,還有誰和俄羅斯能談得來的?若瑞典和芬蘭這次真能如願進入北約,進入北約後又會有什麼遭遇,在俄烏戰爭最終解決之後,新的地緣政治危機是否會爆發,都很難預料。 

在俄烏戰爭最終結束之後,新的地緣政治危機可能會爆發。芬蘭和瑞典日前皆決議加入北約,若芬蘭和瑞典全部加入北約的話,波羅的海將幾乎成為北約內海,只給俄羅斯一個聖彼德堡,一個「飛地」加里寧格勒兩個「出口」。

波羅的海周邊情況示意圖。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波羅的海周邊情況示意圖。   圖:翻攝自新民週刊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