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真的值得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7005-05-29T08:42:37Z
海峽交流基金會顧問龐建國(左二)2020年參加「台灣、大陸暨華文地區數位文學的發展與變遷研討會」,致力兩岸交流。   圖:翻攝自海基會官網
海峽交流基金會顧問龐建國(左二)2020年參加「台灣、大陸暨華文地區數位文學的發展與變遷研討會」,致力兩岸交流。   圖:翻攝自海基會官網

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墜樓人。

2019年6月1日下午,號稱十萬以上的韓粉,聚集於台北凱格蘭大道上,要為高雄市長韓國瑜宣布參選總統造勢。到了4點47分開始「大進場」,韓國瑜及其妻李佳芬,走了13分鐘,直到5點整才準時上台。韓國瑜在台上大聲疾呼:

「2020年就是中華民國生死保衛戰,過去3年民進黨執政做得太差太差,所以我要在此鄭重宣布,2020年『我準備承擔任何重要職務,為了中華民國不惜粉身碎骨』。」

從1994年新黨趙少康參選市長開始,每逢選舉,就有些黨國餘孽的政客,習慣性地高喊要「保護中華民國」。但是別說1994年陳水扁選上了市長,就是後來兩次選上總統,加上蔡英文又選上兩次,民進黨在立法遠都過半了,但喊著「中華民國」會滅亡的政客,繼續遊走兩岸吃香喝辣,「粉身碎骨」的烈士卻似落花,墜樓後就不會再有第2次了。

2022年1月11日《新頭殼》報導〈龐建國「生不如死」墜樓亡 朱立倫發聲「我們聽到了」

「國民黨前立法委員龐建國上午(11日)於台北市內湖區住家墜樓身亡,訣別前在藍營群組中內留下12字訊息『不公不義的台灣,我生不如死!』多年好友台灣競爭力論壇執行長謝明輝透露,龐建國生前大腸癌纏身,也因當前政治情勢而苦悶。……

謝明輝於立法院旁受訪指出,對於台灣反中仇中的氛圍越來越強烈,加上認為民進黨這麼爛卻還能勝選,因為得不到公平的對待,讓龐建國心情越來越苦悶,近日又發生朱立倫領導的國民黨軟弱無能,選舉連三輸的情況,讓龐建國認為國民黨沒有未來,才在多個藍營群組裡稱『生不如死』,認為台灣沒救了。

謝明輝也透露,龐建國近期因大腸癌第三期纏身,偶爾會產生憂鬱想法,再加上多項因素打擊,可能因此有輕生的想法,而龐建國是很好的教授、偉大的政治家,最後卻看破紅塵,這也是對台灣的支持者一個很大的省思。

與龐建國結識44年的國民黨立委葉毓蘭也表示,龐建國的縱身一跳,是死諫,也是深沈的絕望。……」

山寨版的《誰摔死了建國?》

龐建國究竟為何去世?是因久病?還是死諫?甚至仍有其他隱情?基於「死者為大」的前提,大家還是應當靜候司法機關詳查。其他宣稱是「龐建國多年好友」的「小盛竹如」們,真的不該在這時候跳出來「搶戲」。你們旁白的山寨版類戲劇《誰摔死了建國?》一定不會比原版更有張力。

PTT上年輕一點的鄉民,往往誤以為「建國」這名字,與主張統一的藍腦人很不搭。其實回顧台灣史,「建國」與「反共」一樣,在戒嚴時代是國民黨的兩大神主牌。大家上網去聽一下〈先總統 蔣公紀念歌〉,歌詞最後反覆在強調的不就是「反共必勝,建國必成」嗎?

當然,國民黨內現今這些不爭氣的敗家子們,把反共變成舔共,建國變成賣國,拱手將反共與建國這兩塊神主牌,送上了民進黨公媽廳內的神桌。「小盛竹如」們卻還在歹戲拖棚,痛批民進黨「這麼爛」還能勝選,搞不懂這些「藍皮綠骨」的反串者,有必要罵國民黨罵得這麼兇嗎?

「小盛竹如」們把龐建國的墜樓,形容成1948年11月13日國民黨秘書長陳布雷的「以死明志」或「死諫」,雖然說得萬分悲壯,卻只是錯把馮京當馬涼。

首先,1940年代在中國的國共戰爭,那是你死我活的存亡鬥爭,落敗又無法流亡港台的國民黨餘孽,被共產黨清算鬥爭,個人不自殞滅尚且不夠,黑五類的標籤還要繼續禍延子孫。

但2020年代的台灣,一場中二選區的立委補選,輸贏根本不到立院席次的百分之一,2年後再贏回來不就得了?真的不懂在藍腦人眼中,顏寬恒究竟是張飛?還是趙子龍?就算補選進了立法院,真的就能以一當百嗎?

其次,顏寬恒又不是沒輸過,2016年不就敗給基進黨的陳柏惟嗎?在此之前顏寬恒也曾選上過兩屆的立委,卻從沒看過他這少年阿公,在立法院裡有過什麼偉大戰績,國民黨團裡有他沒他會有什麼差別嗎?

最後,龐建國生前與李新一樣,也不是什麼死忠的國民黨員。1994年他是新黨的台北市議員,1998年他是無黨籍的台北市議員,2001年他是親民黨的立法委員。至少他在擔任民意代表時,也都不曾擁有國民黨籍吧?

龐建國當年到底失了什麼「言」?

媒體近來在報導龐建國的噩耗時,不約而同都提到,2008年出任馬政府的海基會(海峽交流基金會)副秘書長,參與兩岸談判,卻因「失言」風波遭到抨擊而改任顧問,重回文化大學任教。但龐建國是教授,又從政多年,當年到底失了什麼「言」?媒體不分藍綠,也是不約而同的都沒提到。

1987年11月,蔣經國去世前2個月,開放台灣民眾赴中國「探親」。但實際上又沒設限,也就是無親可探的本省人,也能自由去中國觀光,甚至投資,因而衍生了一堆海上犯罪、偷渡走私、文書驗證、財產繼承、婚姻關係與經貿糾紛等諸多問題。

為了解決兩岸民間交流所衍生的問題,1990年台灣在陸委會主導下,成立了打著「民間」白手套的海基會,代理台灣對中國的各種事務。海基會成立後,中國的國台辦也成立了「對口」的海協會(海峽兩岸關係協會)。

李登輝執政初期,兩岸關係不再像戒嚴時代那樣的劍拔弩張,1992年海基會與海協會在香港舉行辜汪會談,1999年被國民黨說成是「92共識」。但1992年到1999年之間的7年,兩岸間因千島湖事件與李登輝訪美,關係時好時壞。到1999年「兩國論」後,海協會就中斷了與海基會的接觸商談。

2000年台灣政黨輪替後,中國對民進黨政府更冷漠,不願「資助」綠營政績。但海基會秘書長從張俊雄到洪奇昌,卻一直對中國遞出橄欖枝。2007年洪奇昌甚至期望兩會互設辦公處,然而可想而知,紅衫軍運動後已失勢的陳水扁,不可能獲得中國青睞,兩岸關係就這樣上冷下熱了9年。

龐建國當年揹了黑鍋嗎?

2008年馬英九上台,兩岸關係看似融冰。海基會與海協會恢復了1992香港辜汪會談的氣氛,江丙坤與陳雲林6月13日在北京會面後,海基會副秘書長兼發言人龐建國,主動向媒體爆料,江陳會談對兩岸兩會互設辦事處,已有高度共識。

當時台灣開放「探親」已21年,兩岸的航空與海運公司,以及民間旅遊組織,都已經各自在對岸互設辦事處了。兩岸往來如此密切,開放直航之後旅客更多,雙方民眾入境簽證卻還要送香港辦理,確實非常不便。

民進黨執政時,就已希望兩會互設辦事處,但中國不允。等馬英九上台,才補送這份「大禮」。龐建國還喜孜孜地對媒體強調,這是「江陳會」的最大賣點。不料幾小時後,卻被在台北的陸委會緊急喊卡,引起外界一陣譁然,質疑海基會是不是越權了?

陸委會主委賴幸媛隔天上午,就被大批媒體包圍,她很尷尬緩頰說:「兩會互設辦事處,這只是對話的共識,不是政策。」也就是國民黨高層已定調,海基會發言人龐建國「失言」了。原本都已向文化大學申請借調的龐建國,一夜之間海基會副秘書長兼發言人的烏紗帽都被摘掉,只留下「顧問」這個虛銜。

龐建國的「失言」風波,固然有著陸委會與海基會的內鬥爭權,但民進黨執政時就已希望的兩會互設辦事處,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完成了這項任務,照理說是名正言順,那麼國民黨高層為何要臨陣喊卡?龐建國的「失言」會不會是揹了黑鍋?

其實龐建國雖是教授,又長期從政,卻對詭譎複雜的兩岸關係,抱著眷村思維的統派天真。民進黨主張的兩會互設辦事處,甚至能發入境簽證,那是像南北韓或東西德互設的平等機構了,中國怎麼可能笨到會同意?

但中國等到國民黨再度執政時,才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主張兩岸互設辦事處,那就像是中國在香港能發簽證的中旅社,甚至是實質港督的新華社。然而話說回來,馬英九又不是笨蛋,葉公好龍當然好的不會是真龍,龐建國當年這「失言」的黑鍋是揹定了吧?

鄉民們都該相信,龐建國與馬英九相比,絕對是更純正的統派,但也就代表著他更脫離現實。選舉時大家喊過什麼口號,選完就徹底忘了吧!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墜樓人。別聽政客唬爛,真的值得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嗎?

龐建國生前與李新一樣,也不是什麼死忠的國民黨員。1994年他是新黨的台北市議員,1998年他是無黨籍的台北市議員,2001年他是親民黨的立法委員。至少他在擔任民意代表時,也都不曾擁有國民黨籍吧?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