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讀享頭殼幣✦喝咖啡換iPhone ⓘ
瀏覽15 請下滑瀏覽 即可獲得頭殼幣 ⓘ
立即領取 即可獲得頭殼幣

陳昭南觀點》八家將能打共匪?「認知作戰」的另一戰場開打了!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國防部長邱國正於4月20日上午在立院所說的原意是,擬議中將要成立的「防衛後備動員署」,其重點在於整合各部會協助民間動員,未來包括民間宮廟的義勇,都可納入災防編組,一起參加災防演練,驗證戰時災害搶救能量。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國防部長邱國正於4月20日上午在立院所說的原意是,擬議中將要成立的「防衛後備動員署」,其重點在於整合各部會協助民間動員,未來包括民間宮廟的義勇,都可納入災防編組,一起參加災防演練,驗證戰時災害搶救能量。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八家將能打共匪嗎?」最近有些朋友喜歡討論這有趣的問題。有幾個電視政論節目也以此為熱門議題廣邀眾名嘴開場倡議,大有掀起另一個「認知作戰」的風向之意圖。

還原到國防部長邱國正於4月20日上午在立院所說的原意是,擬議中將要成立的「防衛後備動員署」,其重點在於整合各部會協助民間動員,未來包括民間宮廟的義勇,都可納入災防編組,一起參加災防演練,驗證戰時災害搶救能量。事後,軍方人士對此補充說,目前內政部僅定義了警方、消防的義勇人員,例如山地義勇、交通義勇、消防義勇等,但尚未定義宮廟義勇,因此未來將進一步與相關單位溝通,將其明文定義。

國防部不致笨到真的要讓「八家將去打共匪」

該軍方人士也解釋,宮廟義勇是民間社會的俗稱,尤其在鄉下地方更常見,主要的功能是協助災害救援、烹煮熱食、提供場地給警消或演習時的軍人住宿,雖然外界較少聽到,但在各項事件發生時,均扮演關鍵角色,未來也會進一步強化在戰時的功能。

可見得,邱國正的原擬意見似乎並非要將遍布全台的各地宮廟義勇組織納入到國防戰鬥體系,只是作為救災的協力者的「災防編組」而已。由此可見,台灣國軍並未異想天開到真的要讓「八家將去打共匪」。

值得議論的重點應該是「救災」。應知「救災」主要業務職責乃歸由行政部門所主管,軍方只是根據主管部門要求後才出動適當人力支援。邱部長將「救災」納編「災防」的構想,顯然是反客為主了,徒增業務分工體系的混亂而已。何況正如于北辰將軍所云:宮廟義勇團成員都還沒有「解召」,根本無法納入後備動員。他解釋說:中共真要來犯,他們多數人都會被動員並分編到各地的裝步旅、機步旅,怎麼再編到義勇編制去參與「救災」?

我個人倒是更傾向參考資深專欄作家吳崑玉先生的《再論後備動員與民防救災的差別》中所建議的具體意見:

蔡政府該認真思考的,不是沿續馬政府時代權宜方便的陋習,將救災事務甩鍋給軍方就算完事。而是認真思考救災這件事,到底該那個單位來負責執行?是軍方,那就給予配置適當的專業系統與裝備,讓其指揮全局。如果該行政單位負責,那就該成立「災防總署」或擴編災防辦,統籌專業人員、裝備、與作業系統,跟美國FEMA一樣,針對各類災變預擬應變計劃,預置救災資源,並在各地設置協調官與危機處理小組,一有狀況才能立即反應。

救災已是個專業工程,無論是平時或戰時,自應交給專業的人士和組織去負完全責任。

台灣人:為了保護我的家人與朋友而打仗

歸本溯源,國防部之所以會推出成立「防衛後備動員署」的構想,其主因當然是因為防範中共強壓而來的侵犯威脅。為了向國際盟友展示台灣抵抗中共的最高意志,強化後備動員力量乃是必須的部署。所謂「先自助而後人助」,就像網紅律師呂秋遠所言:「但是別忘了,挑釁入侵的是中國,我也只能為了保護我的家人與朋友而打仗了,因為我不想進奴工營。反正都是完蛋,起碼要站得像個台灣人。」

英國《經濟學人》(Economist)最新一期雜誌的封面上畫著大大的台灣地圖,上面蓋著雷達指標,而左邊和右邊各自呈現中國解放軍和美國軍方艦隊的小光點。封面標題寫著「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已引起國際矚目。

拜習近平加大壓力侵迫騷擾之賜,台灣已躍登為亞洲外交的新核心。一個新的認知已逐漸成為國際共識:「得台灣者得亞洲,得亞洲者得天下」。台灣人民也應該善用這一議題熱點,好好把台灣故事說好說滿說到飽,盡最大可能地展現自己的外交肌肉。

拜登定位美中關係:民主與專制的鬥爭

職是,今天想藉此提出來討論的乃是「民主與專制」的老課題。

4月28日(週三),美國總統拜登在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上首次發表演說的前幾個小時對著聚集在白宮的一小群全國性的電視台和有線新聞主播說。這「不是關於我們這裡的任何人,而是關於民主能否在21世紀發揮作用。」

他說,他把美國面臨的挑戰看作是民主能否在21世紀獲得成功。

他還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打賭民主趕不上專制。

拜登強調,習近平正在打賭,「民主不能——不能跟上他。」

美國在上世紀中葉曾經打敗過納粹和法西斯,在上世紀中期曾經成功地讓蘇聯共產專制解體,到21世紀的此刻,也必須跟專制的中國共產黨直球對決,分出勝負。

拜登政府這種價值觀之戰的定調已經引起北京方面的全力反擊。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29日記者會上公開抨擊,中美在一些領域存在競爭是正常的。「但這種競爭應該是你爭我趕的田徑賽,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決鬥賽。」汪文斌也警告:「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制度…這只會製造分裂,加劇緊張。」

台灣人民是否業該站出來問問:中共為何要強迫香港、新疆接受他們的制度?為何又要壓迫台灣接受他們的制度?

王毅應該沒有真正嚐過「民主可樂」的味道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上周(23日)晚間和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進行視訊交流,拋出所謂的可樂說「民主不是可樂,一個國家生產原漿,全世界一個味道」,來批評美國試圖以意識形態畫線。

王毅在是次會議中提出多點針對中美關係的看法,強調中美應加強對話,避免對抗;並不忘強調中國的外交模式是平等,因此中國從不搞脅迫,也反對他國搞脅迫。

這類鬼才會相信的話,究竟該算是「大外宣」或是「大內宣」呢?

誰說可口可樂只有一個味道?除了原味可樂,還有檸檬味、香草味、Zero、健怡,甚至薑味、咖啡味。即使它的競爭對手百事可樂,味道與可口可樂也略有不同。

堅決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迄今仍一息尚存的港媒《立場新聞》資深媒體人葉子林所撰〈錯了,民主真的就像可樂〉直接打臉王毅的可樂說:

......不過,叫得做可樂,就要以可樂味道為主體;你不能拿一樽墨汁出來,硬說它是可樂。

民主亦然,世界的確有許多不同民主模式,管治權力可以來自總統制、內閣制;政黨數目可以由兩大黨競爭,或由眾多較小黨組成執政聯盟;投票模式可以是單議席單票、比例代表制等;至於選舉資格及任期,各國制度亦大異其趣。即使老牌民主國家如英、美,恐怕也不敢說自已的制度是「最」民主的。.....

王毅還說他從戰略層面就如何看待中美關係談了五點看法:

第一,希望美國客觀認識和理性對待中國的發展;

第二,希望美國與中國走出和平共處、合作共贏的新路;

第三,希望美國尊重和包容中國自主選擇的道路和制度;

第四,希望美國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

第五,希望美國停止干涉中國的內政。

從這樣內容看去,王毅的喊話像不像是在對美國「求和」?

習近平下令:中國媒體全都要姓「黨」

對此,布林肯的回覆是直接維持將中國官媒列為「外國使團」的政策。

習近平已多次下令中國媒體全都要姓「黨」,則在中共國度內,豈容得下自由發言的媒體存在空間?

也是在週三當天,世界新聞自由日的前夕,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過線上會議與外國媒體交流時表示,「美國沒有封禁中國官媒,將中國官媒列為外國使團,是為了讓公眾了解真相,知道究竟是誰在支付這些中國官媒的薪水。」

布林肯進一步解釋說,中國政府對這些實體擁有有效的運營和編輯控制,這些實體只專注於推進北京的全球宣傳,有時還致力於造謠

他在回答媒體提問時回答:「我們採取措施,確保公眾知道究竟是誰支付他們的薪水,他們的社論評論傳達的是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的意見。我們這樣做的益處是確保透明度,而不是干涉這些媒體以及他們報導和選擇話題的能力,無論他們對美國政府或其他什麼事情有多挑剔。我們並沒有禁止這些國家控制的媒體,這些媒體繼續在這裡運營。」

全球發動「讓臺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媒體戰

布林肯說,真正令美國和盟國擔憂的是,北京通過國有媒體和平台在海外進行宣傳和造謠,目的是在一定程度上干涉或破壞民主,同時限制中國的新聞和言論自由。

美中兩大國在文宣戰場不斷擴大各自力道的角力賽,很快即將迎來第一次的美中實體戰場上的對決。

將於5月24日線上舉行的2021年世界衛生大會(WHA),此刻正由橫跨五大洲19國、超過200位議員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The 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以及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數十位跨黨派議員,在4月27日透過視頻和推文,呼籲「讓臺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該一「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成員質疑中國政府無休止地將世界衛生健康問題政治化,呼籲全世界各角落的人,轉發該視頻並加註「 #LetTaiwanHelp(讓臺灣幫忙)」標籤推文,強調「拒絕臺灣,人人受害」。

美國時間4月27日早上十點左右,美國眾議院外委會貼出一則推文:「全世界都可以從台灣學習很多,在這個疾病大流行之時,台灣只有少於1100則確診、少於12人死亡。 #讓台灣幫忙,讓台灣參與到馬上要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The world can learn a lot from Taiwan. Throughout the pandemic, Taiwan has seen fewer than 1,100 cases and less than a dozen deaths.)

該聯盟成員提到,臺灣在對抗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中成爲世界典範,在疫情流行高峯,臺灣捐贈大批醫療物資供應多國所需。臺灣過去在全球公共衛生領域作出貢獻,但北京當局一直設置重重關卡,阻撓臺灣,這不只影響臺灣人民健康福祉,也讓世界無法從臺灣的成功抗疫經驗中獲益。

眾議院無異議通過:國務卿協助臺灣重回世衛組織

美國衆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貝拉(Ami Bera)表示,北京試圖孤立臺灣參與國際組織,這是錯誤且危險的。「如果臺灣被遺落,我們將受苦。」(If Taiwan is left out, we all suffer. )

美國衆議員薛爾曼(Brad Sherman)和韓裔眾議員金映玉(Young Kim)均另已率先在2月18日提出協助臺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法案,並在3月25日於衆院外委會無異議通過。法案指示美國國務卿協助臺灣重獲世衛觀察員身分。

這是一場國際關係的集體動員戰,是無煙硝戰爭的一場認知作戰。那麼台灣人民還會認為這是挺台的世界各國多達200位政要把台灣當棋子耍嗎?

「民主與專制」已經分裂為兩個世界,這不禁令人想到198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埃利.維瑟爾(Elie Wiesel)寫過的一段話:

我們(人類)永遠必須選邊站。

保持中立足以助長壓迫者的氣焰,對受害者無益;

沉默只會鼓舞折磨者,不是被折磨的人。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八家將能打共匪嗎?」最近有些朋友喜歡討論這有趣的問題。有幾個電視政論節目也以此為熱門議題廣邀眾名嘴開場倡議,大有掀起另一個「認知作戰」的風向之意圖。

《經濟學人》直指台灣是全世界「最危險之地」。   圖:翻攝經濟學人臉書
《經濟學人》直指台灣是全世界「最危險之地」。   圖:翻攝經濟學人臉書
美國衆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貝拉(Ami Bera)表示,北京試圖孤立臺灣參與國際組織,這是錯誤且危險的。「如果臺灣被遺落,我們將受苦。」   圖:翻攝IPAC推特
美國衆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貝拉(Ami Bera)表示,北京試圖孤立臺灣參與國際組織,這是錯誤且危險的。「如果臺灣被遺落,我們將受苦。」   圖:翻攝IPAC推特
讀新聞享好禮
活動說明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請下滑瀏覽 領取頭殼幣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