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趙少康怎樣對外省老人吹「狗哨」?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7452-03-08T08:13:37Z
(由右至左)江啟臣、馬英九、李乾龍、趙少康一同參拜先嗇宮,四人互動熱絡。   圖:國民黨/提供
(由右至左)江啟臣、馬英九、李乾龍、趙少康一同參拜先嗇宮,四人互動熱絡。   圖:國民黨/提供

狗哨(dog whistle)是澳洲牧羊人為了呼喚牧羊犬所用的一種高頻口哨,牧羊人在吹狗哨時,旁邊的人聽不見,甚至自己也都聽不見,但牧羊犬卻聽得見。因為人類的聽覺頻率在20赫茲到20,000赫茲之間,但狗的聽覺頻率則在67赫茲到45000赫茲之間,狗耳能探測到的頻率比人耳高很多。

狗哨因此被用來當成訓練狗的工具,讓狗一聽到哨聲,自然能與某件事連結,就像心理學家家巴特洛夫要餵狗之前先搖鈴,在狗的腦裡,鈴聲就跟食物連結在一起,狗一聽到搖鈴聲,就自然流下口水。

但巴特洛夫搖鈴時狗能聽到,人也能聽到;而且巴特洛夫的狗,已經知道鈴聲與食物的關聯,但其他人卻不會知道,因此即使聽到鈴聲,也不會與食物產生聯想。

可是一旦把搖鈴改成吹狗哨時,就會變成只有吹的人知道,狗也會聽到,旁邊的其他人卻完全不知道,主人已經對狗下了指令;或是即使知道,也無法猜出主人究竟是要狗做什麼?

至於「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這個英文詞彙,也是來自澳洲英語,是指政客在說話或寫作時,使用編排過的「暗語」,來向特定人群傳遞政治信息。

這些「暗語」對於普通大眾來說,乍聽之下都沒問題,完全符合政治正確;但對目標群體會來說,卻會有不同的理解,或者是更明確的理解。

韓國瑜是「狗哨政治」的高手嗎?

2019年11月26日,《蕪菁雜誌》針對國民黨總統提名人韓國瑜的四項「政見」(說是政治口號會更貼切),以「狗哨政治」的角度來解析,題目就叫〈韓國瑜把他的忠實支持者當做憤怒的狗〉。

《蕪菁雜誌》對「狗哨政治」的定義,就是「有些擅長煽動的政治人物或特定利益團體,他們在做政治宣傳的時候,會很刻意用一種曖昧不明的修辭。這種修辭,在一般的選民聽起來是有道理的、無害的、不偏不倚的;但是在特定聽眾的理解裡,就有另一番言外之意。」

關於《蕪菁雜誌》對「狗哨政治」的定義,本魯並無意見。但《蕪菁雜誌》在舉例韓國瑜的那些話是「狗哨政治」時,舉的4個例子卻不恰當。他認為:

「講『學貸免利息、呆帳政府吃』這話,真正的目的並不在於嘉惠經濟弱勢的學生;而是為了召喚那些花錢上大學,所學卻與社會有落差的人們,『大學不划算』的怨恨感。

講『大學生遊學免費』,真正的目的並不在於真的讓台灣的青年們更能拓展世界視野;而是為了召喚那些,覺得自己跟不上全球化的腳步,急於尋找『國際化』解藥的人們的焦慮感。

講『三千公尺高山建升旗台』,真正的目的並不在於塑造台灣人的國家意識;而是為了召喚那些,一輩子信仰『中華民國』,卻不知道怎麼接受『台灣』的人們的怨恨感。

講『故宮所有文物一次展出』,真正的目的並不在於招攬那些熱愛中國文化的觀光客;而是為了召喚那些,不知道怎麼因應陸客商機退潮的人的焦慮感。」

前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翻攝韓國瑜臉書(資料照)
前高雄市長韓國瑜。 圖:翻攝韓國瑜臉書(資料照)

「狗哨政治」的口號為何要政治正確?

《蕪菁雜誌》認為這4項韓國瑜在選總統時提出的這4項政見,是所謂的「狗哨政治」,那就引喻失當了。首先,「狗哨政治」提出的政見或口號,必須是讓「自己人」一聽就懂的暗語,但又不能讓中立者與反對者一眼就看穿。

其次,為了不讓中立者與反對者一眼就看穿,「狗哨政治」的口號必須符合普世價值,不能標新立異,引發爭議。因此這些口號往往是正面表述,政客一出口就佔住道德制高點,讓反對者即使看穿,也無法正面攻堅。

為了讓「狗哨政治」無懈可擊,政客通常都是只提模糊的口號,但不會落實為具體政見。因為把要做什麼說出來,甚至要怎麼做都說出來,中立者就能更清楚的判定你的動機與立場,以及這麼做的可行度與利弊得失了。

「學貸免利息、呆帳政府吃」「大學生遊學免費」「三千公尺高山建升旗台」「故宮所有文物一次展出」,這都已經是具體政見,不是空洞的口號了,這4項政見,尤其前2項,都是針對國民黨支持者裡,尤其是死忠韓粉裡,占比最少的年輕人,顯然那就不是在對「自己人」吹狗哨了。

至於後兩項,對國民黨支持者,尤其是死忠韓粉,固然是符合調性。但是回到可行性來說,三千公尺高山的升旗台,要蓋也許還容易,但蓋好之後誰每天去升降旗?故宮文物裡的字畫,全部一次展出,就算真有這麼大的空間,要怎麼防潮防蛀防竊?反對者不必提立場問題,光是用技術性問題,就可以直接否定可行性了。

被自由派媒體冠上「狗哨政治」的美國總統川普,他競選時那空洞的「讓美國再次偉大」,可以說是「狗哨政治」。但主張要蓋美墨兩國之間的圍牆,那麼他對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的態度,就是圖窮匕見,一清二楚了。因此川普蓋美墨圍牆的政見,也就不能算是「狗哨政治」了。

「喊一聲兄弟」為何是在吹狗哨?

有些鄉民或許會質疑,韓國瑜這些荒謬的政見,都不能算是「狗哨政治」,那麼放眼國內,誰才是搞「狗哨政治」的高手呢?

2021年2月9日《新頭殼》報導〈喊一聲兄弟、保百歲平安!趙少康10字預告兩岸主張〉: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繼日前宣布重返國民黨後,本周又表態將參選2024年總統大選,趙少康今(9)日進一步預告,過年後將提出兩岸政策主張。

趙少康表示,詳細的兩岸政策論述,將會在年後說明,但他透露可以用10個字代表,就是,『喊一聲兄弟、保百歲平安』,更進一步透露目前已著手準備籌組競選團隊、以及尋覓競選辦公室地點。……」

趙少康這種「喊一聲兄弟、保百歲平安」,才是典型的「狗哨政治」。在台灣就算是主張獨立的鄉民,會傻到要去跟中國宣戰嗎?台灣獨立之後,能與中國「不好聚卻能好散」,從此永遠結為兄弟之邦,那不是主張台獨的鄉民夢寐以求的事嗎?

趙少康主張台灣對中國「喊一聲兄弟」,就算是立場最堅定的台獨基本教義派,也不會有意見。但問題是這主張在台灣內部毫無爭議,可是對中國來說,他就是中央,你台灣就是地方,頂多給個像對香港那樣,隨時都能反悔的「特區」,怎麼可能平起平坐成「兄弟」?中國若把台灣當「兄弟」,請問香港、新疆、內蒙、西藏、滿州……都能比照辦理嗎?

國共兩黨在上一個世紀,當過幾次的「兄弟」?1923年至1927年在廣州時,共產黨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1937年至1945年中日戰爭時,毛澤東甚至喊過「蔣委員長萬歲」。但這些都有屁用?國民黨最終不也仍然流亡到台灣?

那麼趙少康為何會主張「喊一聲兄弟」,因為這就是「狗哨政治」。現在的國民黨,已經淪為「外省老人黨」,要搶國民黨主席,進而搶總統大位,就必須對黨內佔多數的外省老人「吹狗哨」。

2017年4月15日《民報》曾報導〈憶當年推動國會全面改選 姚嘉文曾遭他嗆「外省人比台灣人多」〉:

「曾擔任民進黨第二任主席的前考試院長姚嘉文,15日在參加研討會座談時提及當年推動『國會全面改選』的經過。

他提及當時國民黨主張『大陸代表制』,趙少康還曾經在座談會跟他當面嗆聲『外省人比台灣人多,外省人有10幾億,30幾省的外省人,所以你們台灣人才一千多萬,我們多數你們少數。中華民國不只有台灣嘛!我們外省人比你多,所以你們要聽我們的,』……」

趙少康的「喊一聲兄弟」,就是在對現在國民黨裡佔多數的外省老人「吹狗哨」。台灣這塊土地,對趙少康這些高級外省人來說,那就是「寧予外賊,不讓家奴」。即使70年前是被他們口中的「共匪」趕到台灣,如今也依然要「喊一聲兄弟」,因為無論如何,江山就是不能讓給家奴的吧?

「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這個英文詞彙,也是來自澳洲英語,是指政客在說話或寫作時,使用編排過的「暗語」,來向特定人群傳遞政治信息。

趙少康怎樣對外省老人吹「狗哨」?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