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法國為何在全球疫苗戰中慘敗?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7113-06-14T08:11:58Z
法國擁有全球製藥巨擘賽諾菲(Sanofi)與世界第一實驗室,但在這場與時間賽跑的疫苗戰中竟然敗陣下來。   圖:翻攝Youtube
法國擁有全球製藥巨擘賽諾菲(Sanofi)與世界第一實驗室,但在這場與時間賽跑的疫苗戰中竟然敗陣下來。   圖:翻攝Youtube

去年初武漢肺炎疫苗的國際競賽中,法國人非常驕傲自己國家有名聞全球的製藥巨擘賽諾菲(Sanofi)集團,以及世界第一實驗室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詎料,到了年底,德國、美國、英國的研究團隊陸續報出疫苗研發成功的喜訊,法國民眾不解,有著巴斯德傳統的法國,居然沒有拔得頭籌,賽諾菲還大言不慚的說,疫苗推出的時間是2021年底,整整晚了一年,巴斯德研究所更在今天宣布,將停止針對武漢肺炎的主要疫苗項目的開發,因為最初的測試表明它的效果不及預期。

一個是全球製藥巨擘,一個是世界第一實驗室,法國社會不敢相信,在這場與時間賽跑的疫苗戰中,法國科研竟然會敗陣下來。

疫情爆發之初,賽諾菲研發疫苗還在國際競爭中曾被法國人寄予厚望,集團首席執行官哈德森(Paul Hudson)5月份更不可一世的高調發言說,「美國政府有權預購最大數量疫苗,因為美國冒險投資了疫苗開發。」2月份美國擴大投資賽諾菲的疫苗研發,美國預期「如果我們冒險幫你們生產疫苗,我們希望能第一個取得」。

賽諾菲典型商人無祖國的論調,激起法國從左派到極右派的義憤填膺,雖然賽諾菲的疫苗研發一部分得到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旗下的美國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發展管理局(BARDA)資金支援,但近年來,賽諾菲也獲得法國政府高額稅務優惠,協助其研發,社會黨估計,賽諾菲取得約1.62億美元研發折抵稅務優惠,另有優值數百萬美元的其他稅務優惠。

深感震驚的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強調疫苗生產得從市場法則中抽離。當時的總理菲利普( Edouard Philippe) 在推特發文說,疫苗「應該是全球的公共財,每個人都有同等權利取得疫苗,此點無可協商。」

6月16日賽諾菲宣布,已獲得政府當局的支持,未來將砸下逾6.1億歐元設立最先進的疫苗生產與研發中心,希望提升法國抗疫實力。賽諾菲表示,過去幾個月來,他們與法國政府密切合作,因此促成這個投資案,計畫並有助於該公司因應未來新流行病的爆發。

歐洲聯盟7月31日也宣布,與賽諾菲達成協議,儲備3億劑潛在疫苗,一旦疫苗經驗證有效,將讓歐盟會員國優先採購。美國同日也宣布,支付賽諾菲及英國制藥巨頭葛蘭素史克藥廠(GSK)藥廠21億美元,用於疫苗研發與製造,其中包含提前採購1億劑。

賽諾菲自己研發的兩款疫苗包括與葛蘭素史克藥廠共同研发的一款重組蛋白疫苗,以及另一款mRNA核酸疫苗。賽諾菲和葛蘭素史克藥廠(GSK)的疫苗曾被寄予厚望,既低價又方便儲存,還能大量供應。當時在臨床研究與疫苗註冊上有樂觀的進度,預計年底進行第3期疫苗試驗,若一切順利,疫苗有望在2021年上半年上市。

不料去年底,由於重組蛋白疫苗在臨床試驗中無法在老年人中產生足夠強的免疫,賽諾菲不得不在瑞輝和莫德納疫苗紛紛傳出告捷喜訊時,默默吞下將疫苗推出時間推遲到今年年底的苦果,然後對外解釋,它不是市場上第一個,但是唯一一家同時開發兩種候選疫苗的實驗室來優化成功的可能性。

總部位於巴黎的法國巴斯德研究所是疫苗研發的鼻祖,在疫情初始,就暫停多個研究項目,優先處理冠狀病毒,且與制藥巨頭默克(Merck)開發了一款基於麻疹疫苗技術平台的疫苗。但是,速度之慢,解釋的理由是看重疫苗的穩定性和持久性,推遲臨床試驗,是因為有監管考慮,終究連研究人員都坦白說,在任何情況下,疫苗都不會在數月甚至數年之內準備就緒,因此,不排除疫苗問世時,疫情已經減退的情況發生。

巴斯德的研究員並沒有因為英美競爭對手在疫苗研發中的快速進度而感不安,但在疫苗競賽呈現越來越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時,為什麽法國疫苗出不來的焦慮,已經寫在全民翹首盼望的神情中,法國不缺人才啊,君不見,與牛津大學共同研發疫苗的英國阿斯利康(AstraZeneca) 公司的執行長是法國人蘇博科(Pascal Soriot),美國公司莫德納(Moderna)公司的掌門人也是法國人班塞爾(Stéphane Bancel)!那問題出在哪?

法國醫師工會很無奈的說,很簡單,因為投資少,限制多,行政管理複雜。班塞爾也說了,他如果還留在法國,大概還在填永遠也填不完的表單。當他認為mRNA大有可為時,法國的環境只會批評他的想法過於大膽,他無法在法國大展長才,所以,當劍橋mRNA研究團隊力邀他加入時,他的妻子只說,別像法國人那樣思考問題,班塞爾就辭職了。

法國科研人員普遍薪資低、雖有無限創意,卻缺乏認可,以及足夠的資金支持,受官僚主義處處掣肘,難找到合適工作,大量年輕人才流失,2003年時,法國有12%精英學校畢業生在畢業兩年後會去國外工作,到了2014年,這個比例升到17%。

國家衛生與醫學研究院(Inserm)疫苗專家基尼(Marie-Paule Kieny)解釋,法國有寶貴的學術研究,但之後,由於缺乏資金,發展出現了漏洞。因此,研究人員被迫求助於製造商,但是,如果沒有這一概念的證明,則很難獲得合約。

巴斯德研究所就必須將其所有權轉讓給奧地利的一家小型公司Themis,以便為其平台的開發找到必要資金。2020年夏季,同一家公司被美國制藥企業的領先者默克(Merck)收購。而像莫德納這樣的公司從2020年2月開始,就獲得了大規模融資,例如牛津大學有一個生產部門,使研究人員在研究階段能夠迅速證明候選疫苗的功效,這無疑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與之合作的原因。基尼嘆息表示:只能遺憾的說,在法國不可能取得這些進展。

法國科研基礎雄厚,卻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今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夏龐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在獲獎後就說明,法國的科研環境令她不得不遊走各國實驗室,最後在美國獲得資金實踐夢想。

疫苗開發開高走低就算了,賽諾菲18日還公布裁員計劃,未來三年將在法國的研發部門裁員400人,工會19日不顧疫情不准集會規定,硬是在法國舉行罷工和示威抗議。1月8日,法國政府負責工業事務的助理部長帕尼埃-魯納舍(Agnès Pannier-Runacher)乾脆表示,已敦促賽諾菲認真研究為其他實驗室生產疫苗的提議。法國財政部的壓力,使得賽諾菲可能不得不為生產能力有限的美國瑞輝公司生產疫苗,從研發淪為代工,真是情何以堪。

去年初武漢肺炎疫苗的國際競賽中,法國人非常驕傲自己國家有名聞全球的製藥巨擘賽諾菲(Sanofi)集團,以及世界第一實驗室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詎料,到了年底,德國、美國、英國的研究團隊陸續報出疫苗研發成功的喜訊,法國民眾不解,有著巴斯德傳統的法國,居然沒有拔得頭籌,

法國科研基礎雄厚,卻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今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夏龐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在獲獎後就說明,法國的科研環境令她不得不遊走各國實驗室,最後在美國獲得資金實踐夢想。

法國名聞全球的製藥巨擘賽諾菲(Sanofi)集團。   圖:翻攝Youtube
法國名聞全球的製藥巨擘賽諾菲(Sanofi)集團。   圖:翻攝Youtube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