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綠了沒多久的焦糖為何又被黑了?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焦糖哥哥陳嘉行。   圖:翻攝焦糖哥哥陳嘉行臉書
焦糖哥哥陳嘉行。   圖:翻攝焦糖哥哥陳嘉行臉書

在職場打混40多年,從無數次慘痛的經驗裡,歸納出來的結論就是:「可以跟壞人來往,但絕不能與白目的人沾上邊。」

壞人不見得天天做壞事,壞人也不會對每個人都使壞。因為使壞之後若是對自己無益,或是Z大於B,人壞不代表人笨,所以萬不得已,只能跟壞人往來時,只要自己小心,更不要起貪念,就不見得一定有害。

但是沾惹到白目的人,下場就悽慘了。因為白目比腦殘更無藥醫,白目的最明顯特徵就是「亂說話」,但「亂說話」並不代表那些話的本身十惡不赦,而是說話者分不清說話的時機與場合;更永遠不在意說了之後,究竟是哪些人會聽到這些話,而聽到後的反應又是什麼?

2020年11月15日《新頭殼》報導〈焦糖失言關臉書餐廳卻遭殃!網刷1星評:怕吃到萊豬〉:

「從親子台出道的焦糖哥哥(陳嘉行)向來政治立場鮮明,常在自己的臉書粉專評論時事,日前才因轉發行政院的牛肉麵錯誤哏圖受到抨擊,……

台大近日發生3起學生輕生案,台大社會系成立『互挺團』,讓學生相互扶持,而焦糖哥哥在輕生案發生後,在貼文底下留言,宣傳自己餐廳:

『如果同學不嫌棄可以來我餐廳吃飯,牛肉豬肉都是檢驗合格的,也有素食。也能找我聊天,希望大家都平安。(打擾了)」。

此舉引起眾怒,被網友痛批:『有夠白目』,他之後則關閉臉書。……但他所經營的餐廳『越廚』卻遭殃,Google評論湧進大票網友狂刷一星,……」。

白目的人為何隨時都能出口成「標」?

其實本魯還非常同情焦糖,因為他與本魯的症狀相同,只是本魯很慶幸,身邊總有些與本魯出身背景、政治偏好與宗教立場完全不同的「損友」,不斷提醒本魯「你有病!」所以即使本魯吃的「誠實豆沙包」比焦糖還多,卻不至於更白目,連累身邊一切真心想幫本魯的人。

白目的人,說話時永遠不看聽眾是誰與時空環境,卻只想到自己當下有個「立即要說」的衝動。更慘的是說完之後,還看不見別人困擾的表情。簡單說,白目的人就是自戀加自大與自卑的「三合一巨嬰」。

所以,只要白目的人一開口,小時不讀書的記者們就輕鬆了。因為大家絞盡腦汁也生不出來的梗,白目的人卻隨時都能出口成「標」。

本魯當年的鄰居網紅陳三斤,把被歸類於綠營側翼的焦糖與國際美人,近日來在自媒體上的白目說話,歸咎於「不讀書」,這點本魯只能認同一半。

一個人說話會不會白目,關鍵大多還是來自原生家庭,多讀書(是真的讀,不是拍照修圖上傳證明自己在讀書)固然可以矯正或挽回一些,但重點還是在於自己要有「病識感」。你的餐廳要跳樓大拍賣,隨你自己怎麼唬爛都沒問題;但人家跳樓你跑去大拍賣,這叫做趁火打劫,這種行為就是白目。

焦糖若能在這次風波裡,學到日後說話前能「慢一點,等一等,經過大腦」,別以為披了綠袍就會有神功附體,要認清民進黨的黨證,CP值很低的,至少國民黨開的法院不會甩你。真的,壞人不一定會死,但白目的人就是自己在找死。

大家為何不討厭違法卻更討厭特權?

焦糖的白目,其實也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就像豬永遠害不到對手,只會害到隊友。從中山大學的「焦糖條款爭議事件」裡,就能看出端倪。

2020年7月25日《新頭殼》報導〈蓁是夠了!焦糖千字回應控遭國民黨抹黑傷害〉:

「李眉蓁論文抄襲事件風波未平,部分名人因發表意見也被捲入風波,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李德維昨(24)日在臉書發文點名『焦糖哥哥』陳嘉行,認為中山大學設立『焦糖條款』開方便之門讓陳嘉行入學,陳嘉行今(25)日在臉書千字飆罵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我犯了什麼法要被貴黨上下搭配媒體鋪天蓋地惡意的抹黑傷害?』

陳嘉行批評國民黨還沒有人為李眉蓁詐欺犯罪行為道歉,到現在還在硬拗訴諸情感謬誤。也以李眉蓁創造『政學共構的犯罪結構』回應李德維『高教結構需被檢視』,提出論文抄襲的行為不但有違學術良心,更抹煞了教育部苦心所推的『繁星計劃』與『多元入學』,讓這社會不公平與不公正的結構急遽惡化。……」

白目的焦糖也許永遠想不通,李眉蓁的論文抄襲是違法,只有高職學歷的焦糖,用「臉書十萬讚」進入研究所,這項「焦糖條款」是中山大學自己通過的,並無違法之處,但為何大多數鄉民並不認同焦糖的看法?

這就像戒嚴時代法律規定銀樓只准買賣飾金,不能買賣金塊金條金元寶,更不能兌換外幣;雜貨店不准賣米,檳榔攤不能賣菸,中藥店不能賣「匪貨」(中藥材幾乎全都來自匪區)……

在法令多如牛毛且嚴苛如虎下,普通小老百姓要違法很容易,但要有特權很難,所以大家都厭惡特權甚於違法。焦糖與李眉蓁的問題也是同樣道理,論文抄襲的人太多(尤其在職專班),但有辦法讓學校量身打造特殊入學款的人卻很少。

廢與不廢都難堪的「焦糖條款」

白目的焦糖,不懂得錦衣夜行,惦惦才可以吃完三碗公的道理,還在臉書裡強調現行教育制度,讓國立大學的研究所高比例,都是「有權有錢的人家小孩」在讀的,這樣制度造成不公平與不正義的社會結構,「一直是有學術良心及倫理的教授們急欲改變的不文明狀況」。

中山大學那些「有學術良心及倫理的教授們」,真的會被白目的焦糖給害死。有學生向本魯投訴,2018年2月12日,焦糖在臉書上推薦中山社會所某教授大作,還分享送書多本。

2018年10月21日,焦糖在臉書痛批韓國瑜「盜國竊國欺國」的同時,宣布要報考中山社會所「碩士班」(不是在職專班或EMBA)。10月22日《自由時報》記者報導焦糖臉書信息,23日該報導再被中山社會所另一教授分享到臉書,並tag標記其他教授,還對平日不看電視的其他教授,介紹他是幼幼台哥哥。

2019年8月上旬,焦糖多次在臉書上說到高中職畢業不能進「碩士班」,但也說教授會幫忙查詢怎麼做。8月11日焦糖在臉書上說,「昨天與教授MEETING,他說我可以交一個『越廚』的研究計畫,我說我有超多可以寫的!」(與李佳芬的碩論是研究維多利亞的秘密有得拚)

2019年8月16日,中山校務會議通過甄試簡章辦法,但到9月4日才公布。11月15日那位曾被焦糖在去年2月購書推廣的教授,在臉書上tag焦糖,「恭喜陳嘉行考上中山社會所」(正取7,焦糖第4,另有備取3)

焦糖條款是否為焦糖一人量身訂做?從臉書的公開信息觀察,焦糖所公開他與該所教授的互動,顯見焦糖絕非「不知情的單純受益人」。

2001年總統陳水扁之子陳致中參加預官考試,軍法官原定錄取2人,但因陳致中考了第6,軍方就增額錄取10人,以致在陳致中之前的3人與之後的6人都鴻運當頭。

但媒體戲稱的「陳致中條款」,軍方以輿論反應不佳,用了一次也就廢止了。但廢止卻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更落實了這就是軍方為陳致中量身打造的「陳致中條款」。

然而陳致中本人對這件事低調不語,其他9位受益者也惦惦,沒多久這事也就船過水無痕。白目的焦糖卻反其道而行,在個人臉書上一說再說,現在中山大學就尷尬了。

若不廢掉「焦糖條款」,館長、杏仁哥、蔡桃貴、雞排妹、連千毅……這些粉絲比焦糖更多的網紅,都能比照辦理嗎?可是廢了之後,更加證明「焦糖條款」受益者只有焦糖一人,不是比「陳致中條款」更難堪?

中山大學那些「有學術良心及倫理的教授們」,當初也僅是一念之仁,豈料到世上竟有白目如焦糖者?如今焦糖最多就只是輟學不拿碩士文憑,可是中山大學的教授們,卻要永遠被「焦糖條款」這四個字的幽靈纏繞。

唉!綠了沒多久的焦糖又被黑了,但更難堪的應該是中山大學吧?

台大近日發生3起學生輕生案,台大社會系成立『互挺團』,讓學生相互扶持,而焦糖哥哥在輕生案發生後,在貼文底下留言,宣傳自己餐廳

焦糖哥哥說,『如果同學不嫌棄可以來我餐廳吃飯,牛肉豬肉都是檢驗合格的,也有素食。也能找我聊天,希望大家都平安。(打擾了)」。 此舉引起眾怒,被網友痛批:『有夠白目』,他之後則關閉臉書。……但他所經營的餐廳『越廚』卻遭殃,Google評論湧進大票網友狂刷一星,……」。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