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芬多精》心理治療中的看見

新頭殼newtalk | 文/臧翊真
1583-11-27T08:05:48Z
親情芬多精   圖:新頭殼/製作
親情芬多精   圖:新頭殼/製作
資訊爆炸時代,社會亂象也多,如何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成為現代人每天必修的課題,新頭殼特別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合作,推出三個專欄,由臨床心理師們執筆,為讀者們提供一塊心靈沉澱的園地,三個專欄刊出的時間分別為: 《愛情紅綠燈》: 每月 3, 13, 23 日刊出 《親情芬多精》: 每月 6, 16, 26 日刊出 《職場多巴胺》: 每月 9, 19, 29 日刊出

心理治療有趣的地方,就是會遇見各式各樣的人,不論價值觀、個性、長相甚或成長背景的不同,興趣、愛恨也南轅北轍。這也是心理治療困難的地方,有時候望著個案,就像冰封湖面的雪白與平滑,卻很難讀懂、同理他們的處境與為難。

個案A是一名事業有成的女業務員,約莫中年,治療中反覆提及好賭的先生,抱怨著他在家附近的樂透彩店流連、不給家用,而當先生偶爾拿出一點錢時,A卻生氣地拒絕,她說:「這不是我要的。」問她要什麼?家人、朋友也勸她離開這個先生,但A說:「我怕孤單。」如此矛盾的情緒。長大之後人容易變得害怕跌倒,綁手綁腳,可能覺得輸不起、沒本錢,然後依然跌跌撞撞。有時,透過傷痕來讓自己成長,有時是用成長來替自己偽裝。是什麼原因,讓她無法離開一段不斷讓她感到失望的關係?

個案B是反覆自傷的青少年,自小承受母親過世、父親家暴,並開始用危險的方式反擊,破壞性武器背後,卻是遍體麟傷的靈魂。「一根針掉在地上我都聽得見」,他是這樣說的,「我只是想要關心而已,為什麼不可以?」父母之於小孩,愛恨難以剝離的沾粘。是什麼原因讓他不得不用極端的情緒、行為,來獲取短暫又奢侈的滿足?

人生經歷像是一棵樹,長在不同的環境、吸收不同的養分、水分或汙染。每個人深受原生家庭的影響,但在情感進入意識之前,內在的流動既複雜又難以覺察,就像是黑洞。會不會在你的關係裡,也反覆出現著讓你覺得窒息、綑綁或者難受的感覺呢?唯有透過開始願意接納與包容自我的矛盾、渴望與黑暗,透過覺察、經驗每個情緒、想法的真實與沉重,才有可能停止無窮無盡的受傷。如果你也覺得自己跟原生家庭有難以言喻的羈絆,不妨試試心理治療是否能帶給你不同的看見吧。

文:臧翊真台北市立松德院區 臨床心理師

(本專欄由新頭殼與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共同合作)

心理治療

看見

臧翊真臨床心理師   圖:臧翊真/提供
臧翊真臨床心理師   圖:臧翊真/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