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忠觀點》雙十一被中共炒魷魚的泛民主派

新頭殼newtalk 文/吳建忠
1970-01-01T00:00:00Z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翻攝RTHK NEWS臉書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翻攝RTHK NEWS臉書

本人在新頭殼寫過,「留任」還是「總辭」 是中共一石二鳥的選舉龍鳳戲提到「在原訂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中,有4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報名參選連任時,遭選舉主任DQ(褫奪參選資格)。」,文中希望泛民主派不要重蹈覆轍,「袋住先」是死路一條。

今日不幸言中,特首林鄭月娥請求人大常委DQ議員,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今日就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的決定,現宣布原定於2020年9月6日舉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間,被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裁定提名無效的以下四位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包括: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及梁繼昌。泛民立法會議員於雙十一的下午五時在立法會「公佈總辭決定」。

諷刺的是,泛民主派今天的記者會非常失敗,梁家傑怒斥批評者「你那麼厲害你來做啊?」。要召開記者會就該直接跟中共畫出底線,泛民主派決意要留守議會,無畏無懼要正面與極權政府開戰,有本事就派出黑警抬拉,哪怕一個一個議員被DQ,都會堅守議會戰線寸土不讓,居然是「公佈總辭決定」。

關鍵在於,在反送中運動後,中共及港府積極剷除「議會路線派」、「街頭抗爭派」勢力,除多次發動港警進行拘捕外,更在六月正式施行「港版國安法」,對港人多加抓補。同時也針對立法會進行各種分化工作,力圖確保親北京建制派的多數優勢,甚至計畫將泛民主派從立法會徹底逐出。

另一方面,建制派佔有立法會的多數,只要出席便不會流會,況且開會的《議事規則》門檻已被修改的不能再低,但是中共不講規則路人皆知,泛民一退再退。泛民未看清的,不是林鄭月娥有無惱羞成怒,而是立法會早已變成中共的籠中鳥,中共已經委任你,就不可能讓議員在立法會拉布抗議。

直言之,人大常委既然通過「留任」所有立法會議員一年,此刻又何必要DQ四位泛民主派議員,此舉明顯不符合政治邏輯。答案在於此舉可以先發制人,也符合中共的分化邏輯啊,明白告訴世人,中共給你的,他隨時都可以拿回來。況且泛民主派議席早就少到無法通過表決,少到無法反對任何議案,連拉布條杯葛都會被檢控違法。

許多人不解,泛民主派應該一早就總辭,讓國際社會清楚看到中共政權有多極權,不應該接受「委任」,為何要做政治花瓶?當起八大民主黨派呢?「被委任」如此的忍辱負重。如果一早總辭還可以贏得大多數香港人的尊重,此刻要搞到中共一個一個DQ,這麼的辛酸。
無獨有偶,明明是意料中的事,這些泛民後知後覺,而且不知不覺被中共玩殘才說要總辭,簡直就是自討苦吃。當時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就拒絕跟泛民主派一起接受「委任」,因為陳淑莊明知會繼續受辱,香港立法會早已經名存實亡。

平心而論,當時的泛民主派的「留任」民調,早就證明香港民眾一開始要求齊上齊落是正確的,這些泛民就是無鬥爭智慧,又不尊重民意的表現,現今連一般香港市民都不會對中共政權存有不必要幻想,

諷刺的是,許多藍絲額手稱慶,以後每年的雙十一,不只是單純購物日,還是香港重光紀念日,大酸議會戰線對泛民主派不是說很重要,要留到最後一兵一卒都要守下,怎麼現在就總辭了?

然而,泛民的邏輯是接受「委任」就是「守住議會戰線」,之前對DQ無計可施,這次DQ就立即總辭。香港人民想知道,「議會戰線」到底議會有戰線,還是無戰線?為什麼泛民守一守,此刻又不守了,還是一開始根本就無戰線,那一開始「留任」,為何可以「留任」的振振有詞。

平心而論,相信有議會可守的溫和路線,拉布抗議真的讓特首林鄭月娥寸步難行嗎?當特區政府假藉武漢肺炎疫情推遲立法會選舉,泛民選擇接受中共的政治決定,而不是堅持立即重啟選舉,說泛民沒有鬥爭意志是個不爭的事實。此刻,香港經驗歷歷在目,臺灣民眾還要相信中共的承諾嗎?

本人在新頭殼寫過,「留任」還是「總辭」 是中共一石二鳥的選舉龍鳳戲提到「在原訂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中,有4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報名參選連任時,遭選舉主任DQ(褫奪參選資格)。」,文中希望泛民主派不要重蹈覆轍,「袋住先」是死路一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