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狠吸基督教鮮血的魔獸 共產黨與邪惡沒有距離

新頭殼newtalk | 文/黃春生
1970-01-01T00:00:00Z
武肺疫情期間中共迫基督徒崇拜習近平   圖:擷取自寒冬雜誌
武肺疫情期間中共迫基督徒崇拜習近平   圖:擷取自寒冬雜誌
編按:中共全面壓迫境內宗教自由,對其他種族進行滅絕行動之際,台灣圖博之友會日前舉行「被窒息的自由 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包含基督教、藏傳佛教、維吾爾穆斯林及法輪功等代表,直指中共的邪惡統治和宗教信仰是絕對的對立,人們如果沒有提高警覺,終將沈淪於邪惡統治中,失去自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黃春生特撰獨評,分析共產黨迫害基督教之惡行,下文將全文刊載牧師專論。

中國共產黨的想法最早起源自1919年五四運動以及所引起的新文化運動,當時許多改革中國社會的主張百家爭鳴,而無政府主義、共產主義等思想也被引入,並且結合工人運動。當時的共產主義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參與革命給人帶來的偉大感和歷史感,這種不計代價的付出吸引著急欲迅速改革的人。

換言之,那個時代知識份子很期待共產主義革命可以在現實中實現。而在中國,尤其是當時國家內政動盪不安、人心惶惶時,更需要「一盞明燈」,因此吸引許多愛國的青年與知識份子渴望參與改革,脫離封建獨裁,建立無產階級專政,也就是由底層勞動者為主體的統治政體。但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已經變成「專『無產階級』的政」,成為新獨裁,奴役底層人民,奴役無產階級者。

就連學生時代的李登輝,那時他住在羅斯福路叫做普羅(無產階級之意)的日本宿舍,「新民主同志會」的讀書會常常去那裡聚會,當時討論非常時髦思想——共產主義,也談到臺灣獨立。但就如李前總統所說的:「人不是一下子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過去我的認識不夠,像浮世德說的,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khá-chá góa ê ba̍k-chiu lô-lô ê,華譯:以前我的眼睛看不清)。」但李前總統的自省察覺能力很強,大概半年多就離開這個讀書會。

今天還有人對共產黨懷有錯誤的憧憬,甚至與邪惡沒有距離。我今天就是要告訴大家,請大家醒悟過來。

吸血的魔獸

中共是隻吸血的魔獸,牠吸了基督教會的血而茁壯。我的朋友曾慶豹教授在今年(2020)出版一本書《紅星與十字架:中國共產黨的基督徒友人》,書中提到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等基督徒,在中共革命創建的時期發揮關鍵的歷史效用,但卻被中共吸血之後遺棄,中共黨史完全忽視這群基督徒。

民國初期,燕京大學是一所著名的世界級基督教大學,創始人及第一任校長司徒雷登為這所大學建立起深厚的基督教精神與價值的基礎。正因為這所大學的自由開放風氣,為這所學校的師生開啟了他們對中國社會的參與和奉獻。

《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Yenching University)的作者斯諾(Edgar Snow)說到,他正是受到燕京大學的自由精神與基督教精神的影響下,投向對中國共產黨的關注,他在延安的採訪結果吸引了燕京大學學生對共產黨的興趣,前赴後繼地隨著斯諾的腳步去到了延安,許多燕京大學學生後來都加入了共產黨的革命。

基督教是從「未來的天國」來獲得報償,共產主義革命則強調迅速在現實中實現,當時有抱負的年輕人帶著「理想」與「獻身」投身於共產,更是期待一個「新中國」能夠立即實現。

但事實上,共產黨吸了基督教會的血而茁壯。基督教是要建立一個行公義、好憐憫的「上帝之國」,但是中共要建立一個敵基督的「魔獸之國」。

為何是魔獸?

在新約聖經啟示錄提到抵擋基督的末日魔獸,「那獸開口侮辱上帝,褻瀆他的名、他的居所,和所有住在天上的。」(啟示錄13:6)從中共近年來迫害基督徒、拆毀教會的行徑,可以類比為末世的魔獸。過去這隻魔獸吸取基督教的養分,卻用來迫害基督徒、拆毀教會、敵對基督。

中共自從1949年在中國大陸執政以來,就一直迫害宗教信仰,濫捕、屠殺基督徒,驅逐、殘害在中國的傳教士,沒收、銷毀無數《聖經》,查封、拆毀教堂,取締所有家庭教會。在所謂的改革開放之前,臺灣、香港還要走私聖經運到中國給渴望福音的基督徒。

在改革開放之後,上海有全世界最大的聖經印刷廠,而在中共的允許之下,三自教會成為國際宣傳的樣板,它讓世界誤解中共給予人民有宗教自由,但是有更廣大的基督徒知道中共是吸血的魔獸,他們的父是說謊的魔鬼(參考約翰福音8:44)。因此,廣大基督徒寧可繼續維持家庭教會的聚會,也不成為中共政治宣傳下的樣板教會。

末日魔獸如何敵擋基督?

中共奉行黨國體制(Party-state),以黨治國,宗教也要尊奉「中國共產黨」為唯一的主。過去還有三自教會作為大外宣的樣板,而在2018年3月將「國家宗教事務局」納入「中央統戰部」,就脫下牠的假面具,赤裸裸的告訴世界,在中共統治底下,沒有宗教上的神祇,唯一的神祇就是中共本身,因為它凌駕一切的宗教,宗教是為了服務共產黨而存在的。

為了彰顯中共凌駕一切宗教,中共展開「清零行動」,也就是「去規模化、去組織化、去教會化」。如果教會越追求上帝國的價值,越有規模、越有組織,對中共存在價值的挑戰就越大。

當中共發覺教會人數增加時,就開始進行「去規模化」,光2014及2015年,浙江政府以「三拆一改」及清理違章建築的名義,強拆了一千八百多個十字架和教堂。2018年,河南省政府以清理違章建築等理由,強拆了近七千個十字架。

「清零行動」在一線大城市中,也無一倖免。2018北京錫安教會、守望教會,四川成都秋雨教會,許多擁有上千基督徒的大型家庭教會就先後遭到取締。

北京錫安教會被迫關閉,在「告別禮拜」聚會的講台上,擺放一個信徒從溫州運到北京的紅色十字架。這個浙江溫州一個教堂的十字架,2015年遭中共強拆下來的,象徵中國教會遭受的迫害仍在持續。

不僅十字架及教堂被拆、被禁止聚會,甚至禁止18歲以下青少年與兒童進入教堂,禁止教會舉辦任何形式的培訓活動,清除教堂裡跟基督教有關的標誌等。在學校進行洗腦教育,將教會妖魔化成「邪教」。有更多的基督徒被濫捕、刑求,四川成都秋雨教會王怡牧師2018年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迄今仍被羈押。

甚至連網路空間也被徹底清除,現在你無法上網購買聖經、靈修書籍與用品。目前中共積極在竄改聖經,上個月中國官方教育部門審定的職業教育學校教科書,在課文中引用《新約聖經》約翰福音第八章中耶穌赦免「犯戒婦人」的故事,卻把整個故事扭曲成耶穌用石頭砸死「犯戒婦人」,將耶穌污名化,而要高舉共產黨。

不僅如此,中共還在力推「中國特色基督教」,強迫神職人員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作為講道的重要內容,進而將「共產黨」絕對化,進而融入集體宗教活動與日常生活。這些都是末日魔獸敵擋基督的現況。

結論:受迫害者的哀歌,是末日魔獸的喪鐘

聖經裡面記載基督教的上帝是一位傾聽底層人民哀號哭聲的上帝,當上帝聽到人民被埃及獨裁者迫害時,祂呼召摩西帶領受壓迫的人民出埃及。在羅馬帝國強權的壓迫下,上帝親自成為人來到這世界,傳講上帝國的價值,感召人回應上帝的呼召,致力建造一個行公義、好憐憫的上帝國,遵行上帝的旨意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先知耶利米說:「你們若實在改正行動作為,在人和鄰舍中間誠然施行公平,不欺壓寄居的和孤兒寡婦,在這地方不流無辜人的血,也不隨從別神陷害自己,我就使你們在這地方仍然居住。」(耶利米書7:5-7)

愛爾蘭裔英國政治家及哲學家埃德蒙.伯克 (Edmund Burke) 說過一句話:「邪惡盛行的唯一條件,是善良者的袖手旁觀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如今,我看到有更多良善力量不再沈默,願意彼此連結在一起,對抗邪惡的盛行,這是擊垮邪惡共黨的新契機。美國國務卿龐培歐(Mike Pompeo)他是一位長老教會的信徒,他也本著他的信仰良知對抗敵基督——中共的崛起。

作為一位基督徒,我們的抗命行為是上帝國使命的一部份。耶穌基督的大使命要求我們對敵基督——末日魔獸的獨裁統治者抗命。抗命的目的是為了見證有一個超越的國度——上帝國,真實臨在我們當中。聖經告訴我們,當受迫害者的哀歌響起,就是末日魔獸的喪鐘。啟示錄告訴我們最後,撒但與魔獸都要被扔入火湖(參考啟示錄20:10)。我深信,魔獸終將被剷除,世界也會朝向新天新地(啟示錄21:1)。

作者/黃春生,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主任牧師

中國共產黨的想法最早起源自1919年五四運動以及所引起的新文化運動,當時許多改革中國社會的主張百家爭鳴,而無政府主義、共產主義等思想也被引入,並且結合工人運動。當時的共產主義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參與革命給人帶來的偉大感和歷史感,這種不計代價的付出吸引著急欲迅速改革的人。

10月25日台灣圖博之友會與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共同舉辦「被窒息的自由-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   圖:台灣圖博之友會/提供
10月25日台灣圖博之友會與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共同舉辦「被窒息的自由-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   圖:台灣圖博之友會/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