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筱穎觀點》法國師秀先知漫畫遭斬首 校園響「宗教絕對主義」警報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法國國中歷史教師帕第因在課堂上展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諷刺漫畫,16日慘遭當街斬首。   圖:翻攝推特
法國國中歷史教師帕第因在課堂上展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諷刺漫畫,16日慘遭當街斬首。   圖:翻攝推特

法國國中歷史教師帕第(Samuel Paty)因在教授「道德與公民教育」課堂上展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諷刺漫畫,16日慘遭當街斬首,行兇的18歲車臣裔男子雖然被警方擊斃,但是破壞共和國價值觀的行徑激起法國民眾的憤怒,18日下午全法舉行抗議大遊行。

不只法國總統馬克宏強烈譴責這起伊斯蘭恐怖攻擊:「一位公民今天遭到殺害是因為他的教學,因為他教導學生言論自由、信仰與不信的自由。我們的同胞是伊斯蘭恐怖分子攻擊的受害者...若恐怖分子要攻擊的是老師,那他想攻擊的就是法蘭西共和國、啟蒙之國,以及讓孩子成為自由公民的可能性。」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也譴責恐怖暴行,並指出,沒有老師,歐洲就不會有公民理念與民主。

社交媒體上大量出現「我是老師」和「帕第」標籤表示支持,不過,看在很多曾經大聲呼籲「伊斯蘭主義已滲透到學校裡」,以及每天都在第一線遭受恐怖威脅的教師眼裡,法國已經失去了防治的黃金20年。畢竟,與之前的恐怖案件相比,帕第老師被殺案,不僅手段更加殘忍,而且涉及法國學校教育課程的內容方式,也與社會上伊斯蘭激進主義潛移默化的影響滲透有關。

2002年就已出版的《共和國失去的領土》一書揭露了法國校園裡興盛的反猶主義,性別歧視和種族歧視。該書的作者之一羅德(Iannis Roder)在巴黎郊區塞納-聖德尼一所國中擔任史地老師,他就說,「我們已經發出警報好多年了。當一些人開始從宗教的絕對主義角度看問題,所有與他們觀點不同的人都是潛在的目標。我不知道每天教授共和國價值的老師們,怎麼可能不成為宗教絕對主義的受害者。」

這本書中指出,一些巴黎郊區的中學,教師很難給移民家庭,尤其是北非(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的學生講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猶太人被大屠殺的歷史。

羅德表示:「學生來上學的時候不會把腦子留在校門口。他們是帶著家人教的主題來的。學校的作用是開闊視野…但若父母已經給孩子灌輸了宗教絕對主義思想,學校也很難改變孩子的想法,他在家受的教育都會顯現出來。」他希望這個事件將成為一個轉折點,「讓我們認清現實,看清事實:不要再繼續天真下去了。」

法國教育部前總督學歐班(Jean-Pierre Obin)在9月出版的新書《我們是如何讓伊斯蘭主義滲透到學校的》中就警告,法國學校社群主義現象越來越嚴重,一些學生反對聖誕樹,吃國王餅;伏爾泰、盧梭的思想在一些高中遭到抵制…。

這本《我們是如何讓伊斯蘭主義滲透到學校的》是歐班在2004年主持關於「學校如何伊斯蘭化」計畫的報告。當時交付報告給右派的教育部長費雍(François Fillon),卻被埋葬在官僚組織的抽屜裡,繼任者則宣布報告已經過時,直到2015年查理週刊的恐怖襲擊,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才重新發掘這本報告,卻被粗糙的認為,自2004年以來沒有任何變化,負責計畫的主持人也遭到否認。現任教育部長布朗凱(Jean-Michel Blanquer)上任後,認為這篇被其前輩埋葬甚至認為毫無價值的報告,即使到了今天,陳述的現象都還方興未艾,因此決定出版並增加最新訊息。

「二十年的否認!二十年來,我們掩蓋這個令人尷尬的報告,但又不要使其消失。」如同「雞肋」的報告,被認為是一種否認,對老師們的否定,因為老師從來沒有站出來說無法應對這樣的挑戰,老師們害怕自己的評估,會遭到校長誤判。也否認了校長,顧名思義,校長是最了解內情的人,卻要在自己學校的牆內維持和平假象。如同2004年報告中所注意到的,行政結構也被否認,它並未被告知,或者當它被告知時,不知道如何做出反應。

老師們感到受傷和孤立無援,認為自己被教育部和校方拋棄背叛,著名的標籤「不要興風作浪」(Pas De Vagues)就曾是受害老師們的 #MeToo。2018年,巴黎郊區一所高中的學生不滿自己課堂遲到卻卻被老師記缺席,拿假槍威脅恐嚇老師,之後,教育部竟然要求老師們「不要興風作浪」,引起了教師們的抗議,教學第一線的老師們不願意再隱忍,在社交網絡上鋪天蓋地留言表達自己的遭遇和困境。

一些老師表示,現在除了「言論自由」課越來越難教,就連普通的音樂課,體育課都可能會出現敏感話題。一些家長有些家長以宗教信仰不允許為名,拒絕讓孩子參加合唱團,孩子也不能在齋月上游泳課,因為會嗆水;另一些家長說,他們的女兒不可以和男同學共用一個游泳池。波爾多一所職業高中老師在課堂上說,「法國是民主共和國,與摩洛哥君主專制體制不同」,就遭到摩洛哥裔學生的毆打。

18歲的兇手雖然祖籍車臣,但如車臣總統所說,他是在法國長大的,他只是在2歲時去過車臣一次,而2015年初,一些學生在《查理週刊》遭遇恐怖襲擊後的舉國默哀活動上拒絕默哀,都暴露共和國價值觀是否深入人心的問題。

為確保年輕一代對法國基本價值觀的認同,稱為「共和國價值觀學校總動員」的一套教學措施應運而生,從2015年9月起,中小學校開「道德與公民教育」課,教授共和價值觀教育。課程將就紀律、自由共存、公民共同體等原則進行闡述,並涉及對抗種族主義、反猶主義等主題,傳承自啟蒙運動、法國大革命的共和理念。

詎料,帕第因為「道德與公民教育」課教授新聞與言論自由,遭到學生以及家長的抗議而慘遭殺害,第一次一名教師由於教授課程的內容而遭殺害。

雖然布朗凱表示:「教師有權展示這些漫畫,尤其是和相關教學工作相關的時候…言論自由是民主價值觀的核心。面對野蠻的行徑,我們決不能退讓。」但是,以令人震驚的儀式形式發出的嚴肅信息,警告所有教學人員必須閉嘴否則死亡,對許多老師而言,儘管法國總統馬克宏近日宣示要打擊國內伊斯蘭分離主義,但這已不是分離主義的行為,而是必須相應處理的戰爭宣言,這是一個事實的宣傳,對伊斯蘭文本的絲毫嘲諷都會被判處死刑。從此以後,教師這行業,就和戰場上的士兵一樣,將成為危險的職業,還必須自我設限,如果告訴學生這些事實會帶來什麼生命的風險?

布朗凱信誓旦旦,萬聖節假期一結束的11月2日就要在法國的所有教育機構建立一個「強大,有力和嚴格的國家教育框架,以重申共和國的價值觀,包括世俗主義。」全國教師都拭目以待,他們護衛共和國理念的膽識必須要有國家當靠山。

法國國中歷史教師帕第(Samuel Paty)因在教授「道德與公民教育」課堂上展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諷刺漫畫,16日慘遭當街斬首,行兇的18歲車臣裔男子雖然被警方擊斃,但是破壞共和國價值觀的行徑激起法國民眾的憤怒,18日下午全法舉行抗議大遊行。

不只法國總統馬克宏強烈譴責這起伊斯蘭恐怖攻擊:「一位公民今天遭到殺害是因為他的教學,因為他教導學生言論自由、信仰與不信的自由。我們的同胞是伊斯蘭恐怖分子攻擊的受害者...若恐怖分子要攻擊的是老師,那他想攻擊的就是法蘭西共和國、啟蒙之國,以及讓孩子成為自由公民的可能性。」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也譴責恐怖暴行,並指出,沒有老師,歐洲就不會有公民理念與民主。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