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要感謝安徽安景瑞還是加利內部的「吹哨者」?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加利公司老闆林明進。   圖:翻攝自臉書
加利公司老闆林明進。   圖:翻攝自臉書

常看鍵盤小五郎PO文的鄉民們,必然知道本魯在文中常用台語「抓耙仔」一詞。抓耙仔原本是一種搔背的器具,古人會把動物的骨角或竹子、木頭削作類似人手指的形狀,有長柄,可用來搔抓背部。

因為「抓耙仔」多用在背部等自己雙手較難碰觸到的身體部位,從此不需求人幫忙抓癢,因此國語就叫「不求人」,或是稱為「搔背爬」。

但在台語裡說到「抓耙仔」,還可引伸為一種負面形容,就是在背地裡打小報告、通風報信的人。因為古代皇帝背癢時,不需要用什麼「不求人」,自然有太監替他撓背癢,順便在皇帝耳邊敘敘叨叨地打些小報告。所以台語就把愛打小報告,提供小道消息的人叫做「抓耙子」。

但英文裡的Whistleblower(吹哨者),中文翻成帶有負面含意的「告密者」「線民」或「扒糞者」,就已經有點失真了。若翻成台語「抓耙仔」,那就完全錯誤了。

「吹哨者」(Whistleblower)這個詞,源自19世紀歐洲警察發現有罪案發生時,就會吹哨子引起同僚以及民眾的注意。後來就引伸為有些想讓公眾注意到政府或企業的弊端,以採取某種糾正行動的人。

「吹哨者」所揭發的弊端或不當行為,必須是不但違反了法律或規則,甚至會直接威脅到公眾利益,例如詐欺或貪污腐敗。因此跟國語說的「告密者」「線民」或「扒糞者」,尤其是台語說的「抓耙子」,可以說是意義剛好完全相反。

台灣人為何要感謝「護國藥師」?

武漢肺炎爆發後,台灣立即管制口罩外銷,舔中的政客馬英九、羅智強,或是媚共的戲子黃安、范瑋琪,把民進黨政府罵成是「畜生」。幸好天理昭彰,整日叫囂的馬羅黃范等是不是畜生?鄉民們自有心證。

這半年多來,政府與工具機業者、不織布業者及口罩製造業者通力合作,組成了「口罩國家隊」,讓全民有價廉物美的防疫工具,台灣也交出了漂亮的抗疫成果。

無奈中國的統戰還是很厲害,少數利慾薰心又喪盡天良的台商,就是要加入第五縱隊,在國民黨立委及中國駐台大外宣媒體的護航下,從中國進口工業用口罩,到台灣冒充醫用口罩,混入實名制口罩通路,一面謀取個人暴利,一面惡意讓台灣防疫出現破口。

2020年9月5日《新頭殼》報導〈中國口罩混充台製流入市面 蔡英文:感謝藥師舉報守護民眾健康〉:

「加利科技公司遭爆以中國製非醫療口罩冒充台製口罩,引起民眾撻伐。對此,總統蔡英文表示,這是大家不願意看到的,她也向藥師公會表達謝意,因為加利事件當初就是新北市藥師公會主動舉報,守護民眾健康功不可沒。

蔡英文今晚(5日)出席『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40週年慶』,行政院長蘇貞昌、衛福部長陳時中也到場同慶。蔡英文致詞時首先感謝藥師朋友在防疫期間的投入,讓台灣在疫情嚴重之下,還能穩住,生活、經濟活動都如常。

她也提到,前幾天發生一件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事,也就是中國口罩混國產口罩流出市面,而這也是由於新北市藥師公會在第一時間通報,案件才得以曝光。……」

「護國藥師」是怎樣發現贗品的?

蔡英文總統感謝這位機警的「護國藥師」,讓中國的統戰不致造成台灣防疫缺口,政府要怎樣獎勵這位「吹哨者」,本魯都贊成。不過鍵盤小五郎看了媒體報導,抱歉,又是「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不單純」,因為可能還有其他「更神祕的吹哨者」。

2020年9月4日《新頭殼》報導〈簡體合格證漏餡 加利科技口罩涉狸貓換太子〉:

「新北市藥師公會理事長陳昭元,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表示,2日中午接獲三重的社區藥局通報,當天藥師從郵差手上接到預計於今天(3日)販售的實名制口罩後,開箱清點才發現此一引起矚目的案件。

藥局女藥師發現,送抵這家藥局的36包口罩中,竟然有一包口罩的透明塑膠袋包裝內,附著一張簡體字的『產品合格證』。

更誇張的是,產品註明為平面型非醫用一次性防護口罩,是今年7月17日由安徽安景瑞無紡布製品有限公司所製造。

合格證說明書上顯示,製造公司設廠位於中國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工業園區,除紅色的產品品質檢驗專用章,還註明非醫用口罩不適用於醫院等環境。陳昭元表示,感謝女藥師的敏感度、細心與專業,為民眾的安全把關。……」

誰放了這張簡體字「產品合格證」?

女藥師會發覺加利科技提供的口罩有問題,關鍵就在那張簡體字的「產品合格證」,不僅證明產地是中國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工業園區,甚至標明「非醫用」。問題是根據另一位鍵盤柯南徐嶔煌的看法,製造這批「非醫用」口罩的中國工廠,老闆也就是台灣加利科技的林明進。

2020年9月4日《新頭殼》報導〈加利科技即安徽安景瑞?徐嶔煌爆「兩邊老闆都是林明進」〉:

「口罩國家隊『加利科技』遭爆涉嫌進口337萬陸製口罩,改標後與台灣製口罩混裝販賣,老闆林明進向媒體喊冤,表示為了達到口罩需求,員工日以繼夜趕工無法休息才出此下策。

不過資深媒體人徐嶔煌今(4日)下午在臉書發文,提到加利科技此次進口中國『安徽安景瑞無紡布製品有限公司』的口罩,充當國家隊實名制口罩。不料,徐嶔煌上中國網站查詢,發現『安徽安景瑞』過去登記名稱為『安徽安美瑞』,是2009年由『江陰天瑞無紡布』新建的工廠,負責人叫劉嫻。

接著徐嶔煌又再繼續追查『江陰天瑞無紡布』這間公司,意外發現「江陰天瑞無紡布」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居然就是『加利科技』老闆林明進,股東還是『加利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令徐嶔煌不禁懷疑『是巧合?還是要洗產地發大財?』……」

因此現在問題來了,既然台灣加利與安徽安景瑞的老闆都是林明進,那麼這批MIC的黑心口罩,無論在安徽出廠時,甚至到了台灣加利這裡,要冒充MIT實名制口罩,出貨到藥局前,員工不是都該把那張用簡體字的「產品合格證」拿掉嗎?

如果沒有這張不打自招的簡體字「產品合格證」,以案發時林明進睜眼說瞎話,配合國民黨立委與舔中媒體的無恥詭辯,這案子法院要定罪也不知要等到牛年馬月?偏偏林明進就是賊星該敗,好死不死的被這張簡體字「產品合格證」搞到罪證確鑿,無可抵賴。

台灣人要感謝這位機警的「護國神藥師」,但這還只是後半段,前半段則是有「吹哨者」故意在產品裡,放了這張簡體字「產品合格證」,直到出貨至三重那家藥局之前都沒拿掉。

這位見義勇為的「吹哨者」,到底是安徽安景瑞的員工?還是台灣加利的員工?或者兩者都是?鍵盤小五郎的話說完了,接下來換鍵盤柯南上場了。

管仁健觀點》要感謝安徽安景瑞還是加利內部的「吹哨者」?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