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輝伯的一生》系列2:李登輝的心裡話 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新頭殼newtalk 文/周煊惠
1970-01-01T00:00:00Z
前總統李登輝曾參訪綠島人權園區。   圖:林朝億 / 攝(資料照片)
前總統李登輝曾參訪綠島人權園區。   圖:林朝億 / 攝(資料照片)

前總統李登輝是台灣的首位民選總統,也是第一位成長於台灣的中華民國總統,推動台灣民主化進程的重要領袖。他曾於1994年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對談時,提出「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論述,因為台灣人擁有超過400年的歷史,生為台灣人,卻無法為自己的國家奉獻,確實是很悲哀的事情,但他的言論也引發中國嚴厲的批判。

李登輝與蔣經國

據《為主作見證:李登輝的信仰告白》記載,1988年1月13日下午,當時仍擔任副總統的李登輝,正在總統府接見外賓,秘書蘇志誠向他報告,蔣經國總統的秘書王家驊來電通知,請他到七海官邸開會,抵達後,才得知蔣經國過世的消息,未來得及見蔣經國的最後一面。

李登輝當晚立即與行政院長俞國華、參謀總長郝伯村、總統府秘書長沈昌煥、蔣經國之子蔣孝勇等人討論遺囑的內容,晚上8點8分,李登輝於總統府大禮堂宣誓繼任總統,隔天約見參謀總長郝柏村聽取軍事報告,隨後,國防部長鄭為元及郝柏村共同致上電文,表示三軍將士定將銜哀報效,服從命令,有效穩定民心。

蔣經國總統過世時,李登輝並沒聽到遺言,但蔣經國在世時曾說過重要的兩句話,就是「我也是台灣人」及「以後蔣家不會有人繼任總統」,代表台灣的政治要本土化、民主化,脫離中國封建皇帝統治思想,也讓繼任總統後的李登輝穩定政局、繼承蔣經國總統的遺志成為重要考量。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的「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訪談

1994年4月29日,日本著名作家司馬遼太郎來訪,對談內容包括台灣的政治、歷史、教育等所面臨的問題,以及對中國的看法,其中最受關注的,就是提及:國民黨和歷代統治台灣的政權一樣,都是外來政權的看法。

李登輝提到,「台灣人長期以來受到外來政權挾制,我卻感受到不能為台灣做什麼的悲哀」、「生為台灣人,也曾有過無法為台灣盡力的悲哀」、「以前,掌握著台灣權力的,全都是外來政權。即使是國民黨,也是外來政權噢!只是為了統治台灣人而來的黨,必須把它改成台灣人的國民黨。」另外,他也提及「二二八事件」,隱喻摩西帶領猶太人出埃及的故事,表示現在已經出發了,希望可以將台灣人民帶領到新的境界、新的時代,該篇訪談隨後也在日本「朝日週刊」刊出,翌日起,國內的自立晚報連續三天的篇幅刊出題為「生為台灣人的悲哀」文章,並引來中國的嚴厲批判。

李登輝的兩岸密使管道

李登輝執政後,前總統府資政曾永賢負責與中共十大元帥葉劍英之子、時任解放軍總政聯絡部長的葉選寧,扮演兩岸密使的「溝通窗口」。據《李登輝秘錄》記載,曾永賢在1993年以後,曾於香港、澳門、泰國、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越南等地,與葉選寧本人或其部下等進行會面,1年大約見2次。而雙方會談的議題,除了圍繞在國家大事外,也針對台灣參加奧運會等事務,與中共官方進行秘密協商。

兩岸密使從1990年代初開始運作,由李登輝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與江澤民辦公室主任曾慶紅主導。至於實際執行密談的「兩岸秘密小組」,台方由曾永賢、張榮豐統籌,中方則由葉選寧協調聯繫。前國安會副秘書長張榮豐指稱,這開啟了兩岸長達八年之久的私下溝通管道,直到2000年政黨輪替後,才正式中斷,其間經歷過1995、1996年解放軍的飛彈演習、1999年的「特殊國與國關係」等事件,這個管道也產生部分減少誤判的作用。

從千島湖事件到李登輝訪美

1994年3月31日中國浙江省千島湖發生「海瑞號」遊輪起火燃燒事件,包括24名台灣旅客在內,共32人在船艙內被燒死,中共當局認定為簡單的當地人殺人搶劫事件,其封鎖消息、控制新聞輿論等僵化的處理作風,對罹難者家屬及記者的蠻橫阻擾,讓台灣民眾相當震驚,該案發生後,台灣民調顯示,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首次超過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

時任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也針對此事抨擊中共政權「像『土匪』一樣害死我們那麼多同胞」,兩岸關係降至冰點。

隔年5月,李登輝以總統身份訪美,以私人行程名義訪問母校康乃爾大學,成為美國打破近17年不准台灣最高層領導人訪美的禁令,也成為史上首位進入美國的中華民國元首,但此舉也激怒中共當局,被視為引發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的主因之一。

 

前總統李登輝是台灣的首位民選總統,也是第一位成長於台灣的中華民國總統,推動台灣民主化進程的重要領袖。

他曾於1994年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對談時,提出「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論述。

前總統李登輝。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前總統李登輝。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