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是波特蘭? 種族抗議衝突成全國焦點 都因為這原因......

新頭殼newtalk | 謝宜哲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波特蘭抗議現場充斥聯邦「特工」釋放的催淚瓦斯。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波特蘭抗議現場充斥聯邦「特工」釋放的催淚瓦斯。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波特蘭市長惠勒 (Ted Wheeler) 在上周三,與抗議者對話時,卻遭到聯邦「特工」催淚瓦斯攻擊,使臉部充斥淚水,像這種市長在處理抗議者與衝突的過程中,自身也變成一位抗議者,這種非典型事件也成為美國民眾矚目的焦點。

惠勒抗議的目標,是波特蘭強制執行的聯邦法律。佛洛伊德之死引起的全美抗議活動激烈上演,在美國總統川普高呼「法律與秩序」的命令下,聯邦政府對抗議活動進行強制壓制,這使波特蘭市中心的聯邦法院也成了受害者。

惠勒幾次試圖對群眾溝通,但總是被人潮吞噬,惠勒稱呼川普派來的「特工」是違憲的職業,並說聯邦官員的戰術很可惡,他之後還告訴CNN,特工沒經過專業訓練,我們 (惠勒與抗議者) 要求他們離開。

律師事務所表示,特工在上星期總共逮捕18人,並將他們起訴,控告理由從毆打聯邦官員到放火都有。

對於被民眾拍到的影片中,聯邦「特工」拉走街上的抗議者,甚至將他們拘捕送上未標記的車輛,惠勒表示聯邦「特工」這樣的戰術,只會增加波特蘭的緊張局勢。

惠勒鄙視聯邦法律強制執行的做法,他認為這是不尊重波特蘭異議的歷史,甚至衝擊到國內的政治。

波特蘭州立大學的前任教授布拉扎克 (Randy Blazak) 說:「我們非正式的座右銘是讓波特蘭保持特別,所以我們很喜歡那些沒被分類為主流人的人。」

布拉扎克又提到,在1990年代的電視連續劇「波特蘭迪亞」(Portlandia)--形容波特蘭人是被自由主義推動的懶人,是古怪、時髦人士的天堂,讓民眾對波特蘭有特別的映像 -- 雖然對波特蘭的歷史來說並非完全真實。

布拉札克強調波特蘭有共產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新納粹主義者及法西斯主義者。 同時波特蘭也是數個民兵及反政府團體的家。

極端的培養皿使波特蘭成為抗議的溫床,波特蘭的主要人口為白人,比例佔據接近80%,這也對將波特蘭視為白人民族沃土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有無比吸引力。  

布拉札克表示當波特蘭只給白人定居時,抗議從俄勒岡州開始,這個州會提醒我們它在南部深處,而非太平洋西北部。

當極右翼團體聚集在波特蘭,帶來該市豐富的反法西斯活動,兩邊的意識形態衝突在去年八月都備受矚目,當極右翼團體驕傲男孩 (proud boy) 來到波特蘭,卻碰到抗議者的阻礙。

一位安提法 (Antifa) -- 反法西斯主義者 -- 的抗議者 在去年八月的採訪告訴CNN,讓他們來只會讓抗議更糟,當必要時他們就會更加暴力,如果他們侵犯到安提法,安提法已有反擊的準備。

但自稱是西方沙文主義者的驕傲男孩團體說,要站出來反對城市中的左翼團體。

驕傲男孩的主席塔里奧 (Enrique Tarrio) 對CNN表示:「只要惠勒持續迎合安提法,沒將他們趕出波特蘭,我們就會出來這裡,浪費他的資源。」

雖然抗議者有小衝突,但緊張局勢並沒像幾個月前發展成暴力。

正因為波特蘭所容納的多元性,也讓它很容易在爭議事件、尤其是種族衝突事件中,成為一個焦點。而這也是為什麼這波的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中,會在波特蘭釀成這麼嚴重衝突的原因。

當波特蘭市長惠勒在當地時間星期三,與抗議者對話,卻在途中吸入催淚瓦斯,使臉部充斥淚水。

像這種市長在處理抗議者與衝突的過程中,自身也變成一位抗議者,這種非典型事件出現在波特蘭對抗議者的歷史。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