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布政觀點》南鐵地下化:畫靶射箭的抗爭

新頭殼newtalk 文/司馬布政
1970-01-01T00:00:00Z
圖為2019年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赴民進黨中央抗議。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圖為2019年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赴民進黨中央抗議。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台南是歷史悠久的老城市,想當然,都市在成長演變的過程中,必定會有因時代背景不同而成的建設、或無法適應趨勢的規劃,台南的居民或曾住在台南的人都知道,車站附近的道路縱橫交錯、紅綠燈多,有的狹小蜿蜒、有的短促擁擠,雜亂無章的交通環境一直讓人詬病,但這不能怪任何人;1900年時日本人設計縱貫鐵路走府城東側,是因為城東發展慢,居民較少,只能說這是一座城市從質樸走向繁華所必經的陣痛,因此也不得不需要更妥善的規劃來改善民眾的生活。

地下化緣起

鐵路地下化是1991年連戰當台灣省主席的時候開始辦理可行性研究,那時台南市是全國繼台北、高雄,第三個展開地下化規劃的城市,而在2009年,馬政府時期行政院長劉兆玄正式核定通過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工程案,在許添財市長任內定下、賴清德擔任市長時開始施行;但為何同時期的高雄鐵路地下化已完成,而台南的工期卻在不斷延宕?

畫靶射箭的抗爭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成立於2012年8月,核心人物為台科大副教授陳致曉、加上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律師詹順貴與工程師王偉民等的外部聲援,自救會自稱代表407戶全體拆遷戶(後實際拆除為323戶),且認為市府與拆遷戶面對面溝通是「分化」手段,動輒以語言、率眾、肢體、影響名譽等方式,強行阻止其他拆遷戶與政府間的溝通;其支持者多數為外地之文青或學生,不受普遍在地台南居民認同。

鐵路地下化是中央核定的都市重大工程,台南市政府只能協助執行、且尚須自籌配合款來施工,2007年蘇貞昌當行政院長時,當時任「立委」的賴清德甚至去拜託蘇貞昌把原定市府配合款比率25%再降低,因為那時財政拮据的台南市,根本付不出77億的自籌款,最後裁示台南市負擔部分降為總工程費之12.5%(新台幣37億元)。

但自救會卻一直以台南市政府為抗爭對象、動員外地的學生參與抗爭運動,這之間還得到國民黨立委邱毅、原台南市議長李全教、議員謝龍介、王家貞等人的支持,自救會長陳致曉在參選2020台南第五選區立委時也聲明「要把賴清德的子弟兵拉下來」,最後卻只獲得2%的4715票,這些動作不免讓人產生諸多聯想,事實上鐵路地下化的工程單位是中央交通部鐵工局,但陳致曉為首的抗議對象卻一直是賴清德;而他們不斷地反對的「東移」,也讓人質疑他們爭的是鐵路地下化後的增值利益,所以抗議的標的並不是「地下化」。

鐵路東移?原軌地下化?

首先要強調,「東移」是自救會「製造」出來的說法,從1991年開始研究可行性、1993年建議採取「東側施工」、2009年行政院長劉兆玄核定採用「永久軌」工法,就是「地下化」、從來沒有所謂「東移」;而之所以要採東側施工,是因為西邊人口密集,而東邊有84%土地是屬於國有財產署或市府土地,取得容易、成本也較低,方符合公共利益最大化。

而「原軌地下化」、或稱「臨時軌」,是1995年的提案,也是自救會一直緊咬的「原始設計」,但事實根本不是如此,而且如果按照自救會的邏輯來說,這就是「鐵路西移」,是在既有軌的東側、徵用民宅舖設臨時軌,再於既有軌的西側興建地下隧道、再發還東側土地給東側住戶,而自救會卻將之稱為「原軌地下化」;這個計畫不只徵收、徵用的戶數更多,東側房屋一樣要拆,且連國定古蹟台南車站都將受到影響,跟自救會所訴求的「老屋情感」、「土地連結」自相矛盾,完全無法自圓其說,只是看上徵用後的土地會還他們這點罷了;且自救會很愛談古鯽魚潭對地下施工的影響,但臨時軌所需地下隧道量體更大,如西側施工會有何後果他們卻絕口不談。

都市計畫本就是為公益服務、為達成全體市民的共同利益而考量,為何「不要拆我家去拆別人家」能成為訴求?何況擺明著「家我也不要了、我只要都更過後的土地」,如此怎能不引人非議,怎麼可能獲得台南市民的支持。

圖利了誰?

「任何的公共建設一定都會有得利者」,譬如蓋了美術館、車站、公園,你家剛好在附近所以地價上漲了,那是無意得到的利益、一種附帶的利益,又或者說,公共建設造福了全體市民,只是剛好住在附近的居民有立即有感的收穫,如此而已。但以自救會的邏輯來看,在鐵路東側施工似乎是圖利了西側地主;東西側施工的方法是在兩相比較後,發現西側施工所需拆除的樓地板面積遠比東側施工多,且預算會大幅增加(目前核定計畫預算約300億),如果採用西側施工,拆除戶數更多、花的錢更多,而只有你自救會能拿回都計後增值的土地,在公益的角度看,這樣台南市府不是才在圖利自救會嗎?

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稱鐵道之上的土地是要給財團蓋房子的,但他身為地政學者明明就知道徵收的土地只能作公共用途,而市府公開的計畫就是要做綠地、人行步道,他被質疑後又改口稱市府以後還是可以變更用途、再作建地使用,在與市府的會議上被官員當面打臉:「你是地政系的教授怎麼會不知道,以土地徵收條例規定,政府如果改變用途,被徵收戶是可原價買回土地的。」以上可知,什麼炒地圖利根本是自救會出於私利的造謠,台北也有車站特定區、高雄也有車站特定區,難道他們都炒作沿線土地、圖利周邊居民,這些指控是非常不負責任、罔顧市民權益。

溝通與照顧住宅

賴清德曾率局處長親自跟自救會的成員舉辦座談,陳致曉、徐世榮、王偉明等人都與會參與。談及依照自救會的版本(臨時軌)徵收房舍的範圍會更大,這樣要如何解決?自救會成員表示,可以將隧道的連續壁跟側壁都縮小,但這不就是犧牲工程安全嗎?以工程安全為前提,行政院所核定的工法已經是最佳版本。市府多次與居民舉行座談會,但都遭到自救會的激進抗爭、甚至引發流血衝突,市府在無法進行有效溝通、且考量支持地下化的居民不敢發表意見的情況下,從2013年開始挨家挨戶地去拜訪,賴清德也在每週撥出幾個晚上、親自前去鐵路沿線住戶家裡,就這樣進行了一年半,這段期間也爆出疑似自救會施壓住戶不得私自與市府溝通、或企圖阻止住戶參觀市府的照顧住宅等情事,非常惡質。

再談自救會抨擊專案照顧住宅是圖利財團一事,事實上,除了低收入戶,其實並沒有安置拆遷戶的法定義務;但是為了照顧拆遷戶,南市府提出了全國首創的「專案照顧住宅方案」,在新站附近的市府土地興建住宅,以優惠的成本價格提供給拆遷戶,除了解決拆遷戶住的問題、也讓他們可以延續社區的情感;市府規劃基地、招標給建商兩批房子,一批用成本價賣給拆遷戶、一批建商自己銷售,最後由富立建設得標。富立建設從來不做公家工程,董事長陳聰徒公開說,他是高雄燕巢人、在台南奮鬥30幾年、想謝謝台南市民對他的照顧,他願意幫忙解決拆遷戶住的問題才來標這個案子,他說這種案子要自己出錢買下3萬多坪土地、還要負擔所有蓋房子的費用,總共花了30幾億,解決了拆遷戶住的問題,台南市府沒花半毛錢。

當時投標照顧住宅的公司只有兩家、遠雄與富立,在建案比較評估後選擇了富立,富立要以成本價賣給拆遷戶,市府甚至說服台銀給予住戶公教人員的低利貸款,如今遠雄因有投標炒房之嫌、經議會通過送檢調調查,所以到底圖利了哪個財團?你也可以到台南街上隨便捉一個人問,富立和遠雄蓋的房子他想住哪間。

惡行或善舉

此案拖了25年才開始進行,工程進度也因抗爭不斷延宕,公聽會時有住戶表示早就希望政府來徵收、住在鐵軌旁吵都吵死了,但支持的聲音都被自救會打成「重劃業者」;在此案台南市府已做了最佳且最高程度的補償,但或許就只是在錯誤的時代、在劉政鴻大埔案後、在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做了正確的事,賴清德曾表示:「爭取這麼多年的重大建設,如果連我都沒有辦法完成,下一任的市長會更困難。」

改善台南車站的周邊道路絕對是必要的、是全體台南市民所希冀,當然有人會說,就算是為了大部分人的權益、犧牲少部分人還是不妥;但筆者認為,無論是從施工方法、溝通與補償、專案照顧住宅等情理法各方面,南市府已竭其所能做到盡善盡美,相對於台南交通這個經年累月的巨大都市瘤,南鐵地下化應為目前的必要之善。

鐵路地下化是1991年連戰當台灣省主席的時候開始辦理可行性研究,那時台南市是全國繼台北、高雄,第三個展開地下化規劃的城市,而在2009年,馬政府時期行政院長劉兆玄正式核定通過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工程案,

無論是從施工方法、溝通與補償、專案照顧住宅等情理法各方面,南市府已竭其所能做到盡善盡美,相對於台南交通這個經年累月的巨大都市瘤,南鐵地下化應為目前的必要之善。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