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叡人:武漢肺炎後的更大瘟疫就是中國帝國主義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中研院學者吳叡人(中)   圖:林朝億/攝
中研院學者吳叡人(中)   圖:林朝億/攝

對於中國即將制訂香港版國安法,中央研究院台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今(27)日以「中國帝國主義」形容,這是中國在「收復失土」;中國擴張侵略的目標,先是香港、接下來就是台灣。武漢肺炎之後,另外一場更大的瘟疫就是中國帝國主義正在擴散之中,就要來到台灣了,救香港就是救台灣。

台灣公民團體今日聯合舉行聲援香港記者會

代表經濟民主連合出席的吳叡人指出,港版國安法實質上就是中國廢棄「一國兩制」,要對香港實施全面管治權。這個激烈行動是被逼到牆角的中國的反撲。

吳叡人說,港版國安法的施行必然意味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的死亡,因為,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條件就是自由與法治;這兩個條件會完全消失。

吳叡人說,中共不是很需要香港來吸金及洗錢嗎?為什麼它不惜要殺掉這隻生金蛋的鵝也要這樣做呢?因為,「內憂外患,鋌而走險」。內部有經濟變化,失業率飆升,武漢肺炎問責及內部高層權力鬥爭;外部有美中新冷戰,全球反中浪潮(也就是網路上所謂80國聯軍求償)、台灣越來越獨立、全球經濟與中國正在進行一個幾乎不可逆轉的脫勾、產業鍊重組。

吳叡人說,在外部與內部之間的地帶--香港,如今已經沒有辦法用正常的「一國兩制」來治理。從北京角度來看,香港已經是ungovernable(不可治理的地方), 從北京觀點看,香港的抵抗已經失控,一、升級:認同決裂,香港人的國家認同已經出來;二、香港抵抗已經完全國際化。

吳叡人說,中國不是「狗急跳牆」,中共的險棋是經過算計後的行動。「趁人之危、先發制人、造成既成事實,然後以戰逼和」。外部壓力實在太大了,中國不能等待疫情過後美國的清算,所以利用目前西方自顧不暇,先發制人,可以叫做「克里米亞模式」,也就是古典帝國主義的領土擴張方式。

吳叡人說,第二、內部壓力太大了,必須要轉移不滿者注意力。這就是最古典的民族主義策略,尋找外部敵人、轉移內部壓力。至於挑上香港,因為地緣政治邏輯,控制第一島鍊第一步就是先完全控制香港。第二、香港人利用「一國兩制」創造出一個很類似於「國際租界」地位,藉此將香港問題國際化,搞得太成功,讓北京發現非收復失土不可。對北京來講,香港是一個「尚未完全收復的地方」,或學者鄭永年說要對香港進行「二度回歸」。

吳叡人說,第三個理由是,對已經有局部控制下的領土進行收復失土,也就是「關起門來打孩子」的成本比較低。同時具有宣揚國威的好處。第四、趁香港之危,香港因為暴警鎮壓、疫情影響,抵抗運動暫時陷入低潮,藉此時機出手。

吳叡人說,那香港進出的錢怎麼辦?中國的如意算盤是,中國副總理韓正公開說,「我們這次的行動是經過科學方法計算過的。」紐約時報評論,「中國算準美國與西方國家最終是光說不練」,不僅因為希望的疫情已經自顧不暇,而且經濟上西方對中國依賴太深,不敢反擊。澳洲、德國、日本依賴非常深,短期縱然有動盪,長期而言,香港還是會回復金融中心功能,但完全去除政治化。就是和西方對撞,看誰先躲的策略。

吳叡人說,香港再回歸的意義就是中美新冷戰的第一場大戰役,中共會付出很大代價。但誠實講,香港將會「焦土化」、「內地化」,對北京來講,這會發揮民族主義的效果,得不到香港,至少把香港變成中國。

吳叡人說,中國政權危機誘發了中國帝國主義的冒險領土擴張行動。也就是再收復香港。

吳叡人說,香港可能的方向就是持續抵抗、鎮壓、逮捕、逃亡,最終整個淪陷。看起來是非常可能往這方向發展,因為香港人並不打算放棄。同時,外資將必然逐步撤出,如最末一任英國總督彭定康說的,「香港將經歷一個寂寞的死亡」。舊香港會逐漸死亡。

吳叡人說,沒希望了嗎?不是,運動不會消失、型態會改變。淪陷後的香港抵抗會地下化、日常化、持久化。如戒嚴時代台灣的民主運動,新的香港會在抵抗當中逐步降生。

吳叡人說,中國帝國主義已經發動攻勢,收拾香港後,接下來就是台灣。美中第二戰就是台灣,這是控制第一島鍊的地緣政治邏輯。它也是用「收復失土」這樣民族主義邏輯轉移中國內部壓力。第一局是香港、第二局是台灣,香港淪陷後,中國帝國主義的壓力一定會撲天壓力而來。「大家皮繃緊一點」。

吳叡人說,台灣能做什麼?全民要認清情勢,唇亡齒寒,港台一體,香港之後就是台灣,救香港就是救台灣,不是僅做人道救援而已。台灣是未來香港地下、日常抵抗運動的的第一線支持與救援基地,要保持與香港本土民主力量的聯繫,做後勤支援、教育訓練。

吳叡人說,今後香港的國際戰線已經不太容易做了,因為國安法規定,不能勾結外來敵人。預期將會有很多香港人來台灣尋求移民與庇護,移民幾乎就等於逃難,官方應該明確、完善庇護機制。

吳叡人說,這兩天蔡英文提到港澳條例第60條,希望提醒官方要儘量保留香港人來台的合理管道。一個全球海外香港人的形成,是延續香港運動能量,光復香港的重要母體。在台灣香港人社群是未來香港共同體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台灣這時候不應該把門關起來,應該更審慎的國安考量,設計出一個合理的機制。從民間,要用豐沛公民力量形成對香港的民主支援。

吳叡人說,在中國帝國主義下,港台唇亡齒寒、命運一體,中國擴張侵略的目標,先是香港、接下來就是台灣。香港的危機也是台灣的危機,救香港就是救台灣。疫情尚未結束,武漢肺炎之後,另外一場更大的瘟疫就是中國帝國主義正在擴散之中,就要來到台灣了。台灣政府與民間要像這三個月抗疫一樣,團結一致、全面動員,聲援香港,保衛台灣。

對於中國即將制訂香港版國安法,中央研究院台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今(27)日以「中國帝國主義」形容,這是中國在「收復失土」;中國擴張侵略的目標,先是香港、接下來就是台灣。武漢肺炎之後,另外一場更大的瘟疫就是中國帝國主義正在擴散之中,就要來到台灣了,救香港就是救台灣。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