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中正蚊子廟能活化成移工廣場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中正紀念堂。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中正紀念堂。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5月開始,台灣境內的武漢肺炎疫情已獲得控制,伊斯蘭的開齋節又即將到來。本來因防疫而採取的應急措施,也面臨是否要重新開放的難題。

2020年5月19日《新頭殼》報導〈不滿台北車站永久禁坐令!網友號召週六坐爆北車〉:

「台鐵為防範武漢肺炎疫情,從2月29日起禁止民眾在台北車站大廳席地而坐,並且計畫順勢永不開放。

消息傳出後引起部分民眾不滿,……並在臉書發起『坐爆台北車站,野餐唱歌靜坐躺臥皆可』活動,向台鐵表達不滿,預計在23日中午12時舉行。目前已有560人顯示會出席活動,3300多人表示有興趣。

活動頁面說明,疫情期間還是記得要相隔1.5公尺,如果害怕到場人數太多,也可在北車大廳擺放玩偶以示抗議。

不過,並非大多人都支持這項活動,也有人質疑防疫期間發起這種活動是『搞破壞』,或認為車站不是野餐場所,自由並非無限上綱。……

台鐵也提醒,現在仍是防疫期間,台北車站大廳依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示仍然禁止席地而坐及群聚活動,違反規定故意群聚可依法開罰。」

尊重移工文化的友善象徵

東南亞移工在台灣以外的國家,甚至在台北以外的其他城市,很少會有在車站大廳席地而坐,甚至群聚野餐的現象。當然,會出現這個現象,背後自然也有原因。移工的收入低,又要寄錢回家,台灣那些須付費休閒的空間,他們根本負擔不起。

戒嚴時代在外島服役過鄉民們,就會有感同身受的同理心。本魯當兵時,薪水還是發現金,到手前被東扣西減的,往往只剩幾百元。偏偏部隊也缺錢,要省伙食費來當行政費用,放假又一定要趕士兵離開。我們這些口袋裡沒什麼錢的外島乞丐兵,處境就跟現在的東南亞移工差不多。

另一方面,當年也不知到底是哪個天才設計師,搞出這必須耗費巨大能源的「吃電怪獸」。在悶熱的台北盆地,交通方便又有中央空調的免費空間,自然讓台北車站一樓大廳,成為東南亞移工熱愛的聚會場所。

如果像台中車站那樣,用的是綠建築的半開放式空間,不僅能省電,旅客也不願逗留太久,移工自然會移到政府規劃的東協廣場。這樣不僅移工有更好的休閒場所,台中車站的旅客要進出也不用繞路。

2012年8月,很多印尼籍移工為了慶祝穆斯林「開齋節」,在台北車站一樓大廳聚會。為了怕影響旅客動線,台鐵後來就刻意拉起紅龍隔離,限制移工群聚,因而也引發台灣「歧視移工」的人權爭議。

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等民間團體的抗議下,台北車站在第2年「開齋節」時,無論台鐵、警方及相關單位都不再驅離,反而加派人手維持秩序及清掃垃圾,從排斥改為協助。

另一方面,台鐵也事先另外規劃動線,提醒民眾盡早到站,並對前來抱怨的旅客宣導「開齋節」的意義,呼籲大家以同理心對待。

之後幾年,媒體的報導內容也越來越正面,台北車站一樓大廳每年一度的「開齋節」,以印尼為主的在台穆斯林,穿戴各色頭巾散坐在人潮裡,成了台灣社會包容、尊重移工族群多元文化的友善象徵。

「席地而坐」有什麼不雅的?

有些鄉民或許會不解,為何穆斯林的「開齋節」,好像每年都不同,總是一年比一年提前。2012年的「開齋節」在8月,2020年已經提前到5月,這一點就要跟鄉民解釋一下了。

穆斯林採用的伊斯蘭曆,是以月亮作為判別日期的標準。相對於台灣人逐漸不用的農民曆,伊斯蘭曆才是真正的「陰曆」。

伊斯蘭曆與以太陽為判別標準的公曆(陽曆)相比,伊斯蘭曆一年12個月加起來只有354天,比一年有365天的國際通用公曆少了11天,因此每年「開齋日」,會比前一年提早約11天。每隔約32.6年(32年又7個月)就會相差一年,這時就「縮減」一年。

跟農民曆用24節氣來調節,每19年多7個「閏月」,農民曆與公曆永遠不會差一個月。所以我們用的農民曆,其實是陰陽合曆,而伊斯蘭曆才是真的純陰曆。一個用減的,一個用加的,邏輯不太一樣。這就跟我們去看伊斯蘭文化一樣,必須用開放求知的心,去了解雙方差異的起因。

「坐」也是一樣,「坐」的漢字是象形字,「象兩人坐在土上」。古代漢民族就是席地而坐,兩膝着地,臀部壓在腳跟上。我們現在把臀部放在椅子上才叫「坐」,其實這些椅子古代叫「胡椅」,意思就是外族人坐的椅子。

因此東南亞移工在台北車站一樓大廳席地而坐,就跟我們漢民族傳統一樣,並沒有什麼不雅的,自然也沒有任何「有礙觀瞻」。但現在台鐵官方以防疫為由,不僅要停辦開齋節,還研議要「禁止民眾席地而坐」,若背後的原因是「有礙觀瞻」,那就不妥了。

最該活化的「蚊子館」是哪裡?

但是話說回來,車站大廳原本的設計,就是要讓旅客購票或通行前往搭車月台的地方,不是讓人席地而坐的。不論是不是本國人,也不論是不是周末或開齋節,席地而坐都會影響旅客。甚至萬一發生意外需要疏散時,一群人席地而坐,會影響疏散動線,甚至引發踩踏傷亡。

基於安全的考量,在大廳外開放的廣場上席地而坐,反對的力量應該就會減少些。問題是外籍移工(尤其伊斯蘭)會聚集台北車站一樓大廳,是自然發生的現象。就像圓山花博附近中山區的天主堂與晴光市場,會成為菲律賓移工的群聚處一樣,那也不是政府的規劃。

信奉威權體制的馬英九,始終認為當權者要「移風易俗」,反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因此規劃出建成圓環玻璃屋、龍山寺捷運地下鬼屋、濱江果菜市場、文山區花卉批發市場、西門市場、民福市場、雙連市場、大橋市場、光華商場、士林夜市……族繁不及備載的蚊子館。

要改變移工聚集的地點並不容易,不能像馬英九這樣亂花錢蓋蚊子館,靠一紙命令就能「移風易俗」的。但是基於安全考量,台北車站一樓大廳確實也不合宜,那麼要搬去哪裡呢?

考量有捷運交通方便、有冷氣免費與不影響其他旅客這三個要件,本魯認為最適合優先活化的蚊子館,就是中正廟的大廳。蔣介石與其追隨者,其實也都是移民,現在那些戒嚴時代的鷹犬,都忙著去北京人民大會堂跪舔了。中正廟這麼大的一間蚊子館,拿來活用照顧新移民,不是很好嗎?

當然,那座人類救星世界偉人自由燈塔民主長城的大銅像,也許會影響穆斯林在此聚集的意願。不過辦法是人想的,就像鋼琴底下裝滾輪,會是吊鋼絲可以垂直升降,甚至裝活動拉門或帷幕……認真多想想,總會有辦法解決的。贊成的鄉民們心裡按「讚」就可以了。

5月開始,台灣境內的武漢肺炎疫情已獲得控制,伊斯蘭的開齋節又即將到來。本來因防疫而採取的應急措施,也面臨是否要重新開放的難題。

東南亞移工在台灣以外的國家,甚至在台北以外的其他城市,很少會有在車站大廳席地而坐,甚至群聚野餐的現象。當然,會出現這個現象,背後自然也有原因。移工的收入低,又要寄錢回家,台灣那些須付費休閒的空間,他們根本負擔不起

中正廟這麼大的一間蚊子館,拿來活用照顧新移民,不是很好嗎?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