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出版「武漢日記」遭文革式批鬥 方方:很想知道他們後台是誰

新頭殼newtalk | 楊清緣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武漢封城日記作者「方方」在中國遭到一連串有如文革批鬥的「文攻武伐」。   圖:翻攝六度新聞
武漢封城日記作者「方方」在中國遭到一連串有如文革批鬥的「文攻武伐」。   圖:翻攝六度新聞

在全球第一個爆發疫情的武漢,武漢封城日記作者「方方」用網路記錄了人們的絕望、痛苦和日常生活,受到國際關注,還有外國出版社要將方方的日記出版英文和德文版,卻也讓方方在社群媒體上及現實生活中遭到猛烈的批判和恐嚇;不但有人在武漢貼大字報要她「削發為尼或者以死謝罪」、還有網紅公開「誠邀武林同道」用拳頭教訓方方,甚至也有南京雕塑家要在秦檜墓旁給方方立跪像;一連串的「文攻武伐」有如現代版的文革批鬥。

身為武漢作家,也曾擔任湖北省作協主席的方方,從1月25日武漢宣布封城當天起開始記日記,並陸續在中國網絡上發表。直到武漢解封,她總共寫下了60篇日記,記錄了她在武漢疫情期間的見聞和感想。這些日記成為許多中國人了解「封城」時期武漢情況的窗口,也被視為對中國當局在抗疫過程中不當行為進行反思的一種聲音。盡管日記某些細節在中國網路發表期間引起一些爭議,但中國網民中壓倒性的聲音仍然是「只要是真實的,就應該記錄下來……你喜歡也好,討厭也罷,它都在那兒!!」

然而,方方的武漢日記將要出版英文和德文版的消息傳出後,方方本人則成為中國左派勢力的討伐對象,受到能夠「馳騁」中共官方平台的「輿論」的強烈攻擊,就連日記翻譯者、美國教授白睿文的微博也被中國網名「出征」,遭到前仆後繼的謾罵侮辱。一些中國媒體也開始「帶風向」,刊出多篇「拉黑」方方的文章。

中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4月8日針對方方日記將在美國出版的消息發文稱,「川普政府的首要目的就是向中國甩鍋,一些美國精英甚至在鼓動西方國家一起要求中國賠款」,他指出「這個時候方方日記被美國的出版商加緊出版,散發出來的決不是什麼好味道。」

胡錫進還說, 「她寫那些日記時產生的回響是中國內部的一件事,這種回響有當時的場景和邏輯。然而這部日記在今天和之後拿到美國和西方去擴散,就是另一回事了。它不會是一般的紀實文學交流,它一定會被國際政治捕捉到。很有可能的是,在未來的風浪中,中國人民,包括那些曾經支持了方方的人,將用我們多那麼一分的利益損失來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單。」

被視為極左翼的網站「紅色文化網」也於4月9日刊登筆名「十念生」的作者的文章,稱方方的這本書極有可能成為各國攻擊中共的有力武器,而海外華人很有可能成為發洩對象,而他「仿佛看見這把屠刀已經舉起。」

然後,中國的「屠刀」似乎已朝方方舉起。

另一家中媒《今日頭條》上,4月21日驚現名為網民「左筆書法錢詩貴」的文章《南京雕塑家計劃在秦檜夫妻跪像旁新添方方跪像》,稱有南京的雕塑家朋友認為方方在國外發行武漢日記是「積極充當西方反華勢力急先鋒」,「不折不扣淪為了漢奸」,要在秦檜墓旁給方方立跪像。

武漢市區武昌區大東門一帶4月14日甚至還出現一張公然威脅方方的大字報。這張以「告方方書」為題的大字報痛罵方方「吃人血饅頭」,享受著種種國家體制內優好的福利和待遇,卻干著嚴重傷害構陷國家的事情,還要求方方把她的全部財產交出來,削發為尼或者以死謝罪,否則,將會對方方以「俠義方式」進行「文攻武伐」。

搏擊圈網紅太極雷雷也在個人社交媒體聲稱要「誠邀武林同道」用拳頭教訓方方,但2017年在比武中曾秒殺雷雷的格鬥家徐曉冬則站出來說會保護方方,還痛罵煽動民眾去圍毆武漢日記作者是對所有中華武林人士的奇恥大辱。

不只徐曉冬挺身而出反對針對方方的恐嚇、威脅和謾罵的言論,知名媒體人@老蕭雜說打理人呼籲武漢方面重視大字報公然恐嚇方方的事件,他強調「絕對不能打開這個潘多拉盒子……!」

南京大學教授呂效平也在微博針對有人要在秦檜墓旁給方方立跪像評論說,「錢詩貴這種言行是公然違法的。他公開蓄謀對方方實施的凌辱行為,如果不受到遣責,將是南京書法界、藝術界、文化界、知識界的恥辱;如果不受到南京市民的抵制,將是南京市的恥辱;如果不受到制止、批評和教育,將是南京的失職與恥辱。試想,當方方在秦檜墓前陪跪的時候,南京還能繼續是聯合國認定的『文學之都』嗎?世界各國還會把中國看作現代文明國家嗎?」

呂效平還表示,「錢詩貴沒有說出這位雕塑家的名字。我判定他企圖以南京和中國的名義公開凌辱一個公民的行為在我們的城市、我們的國家不會得逞。如果這種霸凌行為在南京,在中國得逞,這樣的南京,這樣的中國,我聲明,在錢詩貴及同案罪犯受到審判前,我是決不會再愛的!我將用我的余生為驅逐錢詩貴之流以他們的野蠻和殘忍籠罩於我的城市、我的祖國的黑暗而戰鬥。」他最後指出,錢詩貴應該因此受到起訴,而《今日頭條》也有連帶責任。

曾經的著名主持人的崔永元近日也發文給方方建言。他說,「從目前來看。對方是全序列出動了,換句話說,指揮部都上陣了。這一輪干不倒你,就只能動用官方媒體了。」在他看來,對於地痞流氓和「網上所說的垃圾人」,大部分文人也都束手無策。他直言:「你做任何事情它們都會摻和進來,攪局和拆台,讓你永世不得安寧……」

另外還有許多中國網民也發聲力挺方方,或是表達憤怒,或是呼籲官方重視這一問題。

而方方本人則在採訪詳細談到武漢日記在中國迄今無法出版的問題以及在海外出版的過程。她質疑大規模長時間的網路暴力為何沒有人管,甚至有人揚言要到武漢殺她。方方認為「現在社交媒體上有時跟文革時差不多了」並說:「我很想知道他們的後台到底是什麼人」。

在全球第一個爆發疫情的武漢,武漢封城日記作者「方方」用網路記錄了人們的絕望、痛苦和日常生活,受到國際關注,還有外國出版社要將方方的日記出版英文和德文版,卻也讓方方在社群媒體上及現實生活中遭到猛烈的批判和恐嚇;不但有人在武漢貼大字報要她「削發為尼或者以死謝罪」、還有網紅公開「誠邀武林同道」用拳頭教訓方方,甚至還有南京雕塑家要在秦檜墓旁給方方立跪像;一連串的「文攻武伐」有如現代版的文革批鬥。

方方的武漢日記將要出版英文和德文版的消息傳出後,方方本人則成為中國左派勢力的討伐對象,受到能夠「馳騁」中共官方平台的「輿論」的強烈攻擊,就連日記翻譯者、美國教授白睿文的微博也被中國網名「出征」,遭到前仆後繼的謾罵侮辱。一些中國媒體也開始「帶風向」,刊出多篇「拉黑」方方的文章。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