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極端氣候下  東非國家的蝗禍危機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聯合國強調,肯亞目前的沙漠蝗蟲入侵狀況是70年來最嚴重的,而索馬利亞和衣索匹亞則是25年來最可怖的危機,不採取行動預防,將使得東非的作物生產、糧食安全和數以百萬計人的生命安全遭受威脅。(東非資料畫面)   圖:翻攝自pixabay
聯合國強調,肯亞目前的沙漠蝗蟲入侵狀況是70年來最嚴重的,而索馬利亞和衣索匹亞則是25年來最可怖的危機,不採取行動預防,將使得東非的作物生產、糧食安全和數以百萬計人的生命安全遭受威脅。(東非資料畫面)   圖:翻攝自pixabay

肆虐亞洲並以奪走上千條人命的武漢肺炎,並未在非洲爆發;但是如果大家因此誤認是「西線無戰事」,那也就太輕忽非洲大陸現在遭到的生態危機。

2020開春以來,東非正遭遇25年以來當地規模最大的「沙漠蝗禍」。索馬利亞率先宣布進入「全國緊急狀態」,傾全國之力救災,並請求國際援助,以免大批沙漠蝗蟲壓境而來,蠶食農作物,讓本就因戰火綿延、連年飢荒而脆弱不堪的東非,再次拉響飢荒警報。

2019年底,東非才因為異常高溫與洪水降臨,讓大地成為孕育蝗蟲的「沃土」。如果不能趁夏天還沒真正到來找出應對方案,等到高溫乾旱的日子來到,不僅人類的糧食將被啃食殆盡,蝗蟲過境也會造成環境生態的重大破壞,尤其是本來生物植披就已經稀疏的非洲大陸,更將讓生存環境陷入沙漠化的光禿生態中。

聯合國針對這場蝗蟲之災也提出了警告說,在非洲東部的非洲之角地區正在與時間賽跑,必須趕快對於蝗禍採取應急措施,否則雨季來到後,蝗蟲入侵的大災難將爆發。

聯合國強調,肯亞目前的沙漠蝗蟲入侵狀況是70年來最嚴重的,而索馬利亞和衣索匹亞則是25年來最可怖的危機,不採取行動預防,將使得東非的作物生產、糧食安全和數以百萬計人的生命安全遭受威脅。

近年來,極端氣候的變異使得天氣朝向高溫、少雨、乾旱的環境發展,這也使得蝗災的現象日益增多,引起了世界各國的緊張,尤其多發在環境不佳,衛生條件落後的非洲大陸,這就使得各國政府謹慎戒懼,因為蝗蟲過境就等於飢荒發生,光光人們食物供給系統的持續就需要很大的工夫了。

蝗災是世界性的災變,而且歷史悠久,中國的《詩經》中提到「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火」就說到了蝗災的可怖,古代又沒有防治蝗害的技術,以至於中國蝗災頻發。中國歷史上的蝗災多集中於河北、河南、山東三省,嚴重時可能遍及整個黃土高原,根據專家統計,蝗災發生的機率,秦漢時代平均8.8年一次,兩宋為3.5年,元代為1.6年,明、清兩代均為2.8年,蝗災乃成為中國之痛,尤其是莊稼人的夢靨。

當然不只在中國大陸,蝗蟲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具迫害力的遷徙蟲害。專家表示,一個普通大小的蝗蟲群就有多達4000萬隻的成蟲,並在一天之內可以移動150公里左右,同時在這段時間可以吞噬足够養活3400萬人的食物。

總體而言,專家認為蝗災受到溫度、降水、植被、風等四個主要因素的影響。特別是溫度,如果氣候變遷導致溫度升高,那麼就須注意蝗災出現的機率;另外專家則就中國的狀況,得出結論認為「氣候乾燥、偏冷,蝗蟲種群密度較大,那麼次年或之後十年蝗蟲數量就會有所增加。」由於專家對於蝗災的了解仍然莫衷一是,更增添了蝗禍發生的不可預測性與神祕度。

由於受到東非國家經濟能力不足的限制,無法單靠這幾個國家的力量展開大規模打擊蝗禍行動,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強調,若東非蝗禍部除,災害會一直持續至今年6月,屆時規模更可能擴大至現在的500倍之譜。

糧農組織更警告,如果我們現在不即刻採取行動,那麼我們將遭遇的就是沒人承擔得起的糧食短缺危機。」由於東非諸國本就因貧窮、戰亂與各種天災人禍淪為「高度糧食不安全」地區,當前將會出現至少1,900萬人遭遇飢荒的困境。

看來一開春就面臨天災(蝗害)人禍(武漢肺炎)的2020年,將是個考驗全球人類與各國政府的鼠年了。

肆虐亞洲並以奪走上千條人命的武漢肺炎,並未在非洲爆發;但是如果大家因此誤認是「西線無戰事」,那也就太輕忽非洲大陸現在遭到的生態危機。

2020開春以來,東非正遭遇25年以來當地規模最大的「沙漠蝗禍」。索馬利亞率先宣布進入「全國緊急狀態」,傾全國之力救災,並請求國際援助,以免大批沙漠蝗蟲壓境而來,蠶食農作物,讓本就因戰火綿延、連年飢荒而脆弱不堪的東非,再次拉響飢荒警報。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