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陳師孟可以 吳斯懷不行?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監委陳師孟。   資料照片:林朝億/攝
監委陳師孟。   資料照片:林朝億/攝

監察委員陳師孟因為個人言行引起外界「監察干預司法」的疑慮,並引起司法界的大反彈,為免釀成監察VS司法權相爭的憲政危機,乃辭去監委一職以避社會在剛歷經大選的動盪後又再持續相爭。相對地,準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吳斯懷將軍,因為訪問大陸的不當言行,造成社會大眾的非議,促成國民黨在此次選戰中被抹紅、汙化,是造成國民黨此次敗選的關鍵因素之一,但是吳委員對於自己造成國民黨的傷害,不曾聽其說出任何有歉意的隻字片語,也拒絕退出不分區,甚至反問「難道我請辭,國民黨就會變好,改革就能完成嗎」的推卸詞語,這樣下去,國民黨未來幾年只是失分越多,形象越壞,更將引起台灣意識重的本土選民的嫌惡。

陳師孟有鑑於「民氣不佳」而請辭去職與吳斯懷的無視「民意反彈」而棧戀權位,這樣的反差關鍵就在於「接地氣」。民進黨了解社會對於「扁案」是自有心證,但是反對監委撈過界的報仇式辦案,中立選民也不支持所謂「辦扁不辦馬」的偏頗論調,尤其陳師孟把司法界「一鍋黑」的言論,無端的製造對立與分歧,不利執政,自然時機到了就該下台。

國民黨著眼了軍公教的票,對於吳將軍的失當言行無視於衷,即使社會皆曰不可也充耳不聞,終於因小失大,讓吳將軍一路成為民進黨攻擊的標靶,下架吳斯懷的呼聲不僅讓韓國瑜敗選,也讓國民黨的立委選舉潰不成軍。即使敗選後,黨內質疑聲浪不斷,勸辭聲量不歇,國民黨困於敗選內亂,人人無暇自顧;吳將軍也無動於衷,絲毫不覺自身掀起的漫天波浪,反而一副當仁不讓之姿,大將軍這樣下去,還不能帶我們光復失土,可能就會先讓國民黨在可見的未來消失滅頂。

事實上,國民黨的敗選就在於多數黨職幹部常常都在尸位素餐,不能真正體察民意的走向,對於民意的轉向也不能迅速因應,尤其對待年輕選民總是抱持著「老子訓兒子」的語調,總是認為年輕選民不懂得感恩,不懂得前人的篳路藍縷、胼手胝足,這種老式上對下的政令宣導模式怎麼容易吸引愛花俏的年輕選民,試問有多少人喜歡自己的父母總是碎碎念地嫌孩子不好呢?

更別說,2018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獲勝是因為當時社會上瀰漫著「討厭民進黨」的氛圍,並非民眾支持與喜愛國民黨了,2019年當討厭韓國瑜的社會觀感盛行,社會反中情緒再起,吳斯懷將軍在大陸的一言一行自然成為民眾厭惡國民黨的催化劑,也成了這次國民黨大敗的重要因素。

陳師孟的言談在社會上常引起議論,可是這次的辭職多少展現了御史大夫的風骨,相較於吳斯懷的閃避與卸責顯然更具老臣謀國的格局與態勢。相較於過去蔣經國時代國民黨人的紀律與忠誠,完全充分了國民黨在失去政權後為什麼會迅速落敗,再無執政企圖與格局的奮起決心了。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