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立中觀點》光復香港救中國!

新頭殼newtalk 文/邵立中
1970-01-01T00:00:00Z
香港多間大學淪為反送中戰場。   圖 : 翻攝自campus TV(資料照)
香港多間大學淪為反送中戰場。   圖 : 翻攝自campus TV(資料照)

1990年代初期,筆者在多倫多念書,面臨97大限將至,當時加拿大是香港人對外移民的最主要目的地。大多倫多市是個華人非常多的城市,所以當然校園裡也有很多中國來的留學生。其中有兩個讓筆者記憶深刻的華人同學,一個來自中國,一個來自香港。

來自中國的這位同學,是極少數,極少數支持台獨的中國學生。當年即便是因為六四而流亡海外的民運份子,絕大多數也是反台獨的,但是這位中國同學卻對我說,他支持台灣獨立,因為「中國太大、太爛了,救不了,所以能逃一個是一個!」

另一位香港同學也非常與眾不同,他是一個強烈的中國民族主義者。那時候的香港人雖然對回歸之後的前途感到疑慮,但是多數人對政治冷漠,移民海外基本上只是一種買保險的概念,讀商學院是香港學生的主流,想的只是將來怎麼賺錢。但是這位香港同學卻常常說:「回歸之後我們不一定做得比英國人好,但是我們要自己做做看。」言談之中,不時透露出對回歸的期待與反英國殖民的情懷。

二十多年過去了,台灣在過去這二十多年中,政治上逐步完成各項民主化工程,政黨輪替、輪替、再輪替,成為亞洲指標性的新興民主國家,但是經濟上,卻一度陷入了中國磁吸的黑洞中,從台灣錢淹腳目掉到四小龍的車尾,直到這兩年才又出現了翻轉和再起的跡象。而中國大陸,則漸漸走出六四之後的困局,大國崛起,成為世界新霸權,但是經濟成長並沒有為中國帶來民主轉型,特別是習近平上台之後,對外野心擴張,對內迫害人權,終於引發了中美貿易大戰,以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

作為一國兩制櫥窗的香港,回歸之後馬雖然照跑,舞雖然照跳,可是原來所擁有的自由卻日益緊縮。中國人的掠奪,北京的蠻橫,統一後的香港人地位比港英殖民時代都不如,所以香港人一步步從2014年訴求和理非的雨傘革命,走到今年幾近內戰的反送中運動,帶有港獨意涵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也首度成為運動的主要口號。11月24日的香港區議員選舉,泛民主派獲得壓倒性的狂勝,這是香港人用兩千多人被自殺、被跳樓,四千多人被逮捕所換來的血腥勝利,「光復香港」終於現出了曙光,而不再只是口號。

香港民主派的大勝,不單是香港民主的勝利,也將中國政局帶向了兩難的十字路口。香港情勢的演變舉世關注,如今親中派崩盤式的慘敗,北京與特區政府要不要面對香港民意,回應五大訴求?如果習政權決定繼續蠻幹,香港的局勢只會持續惡化,過去幾個月已經證明了,結合黑幫與黑警的另類武裝鎮壓並不能讓香港人屈服,那麼此刻內憂外患的中國政府能不能承受東方明珠持續崩壞的惡果?如果中共選擇妥協,接受五大訴求,實施雙普選,那麼會不會產生骨牌效應,讓中國內地的民眾也起而效尤,星火燎原,動搖共產黨政權?

無可諱言,香港人這幾年的民主運動深受台灣的影響。當然,香港人爭民主是為了自己的自由與前途,不是為了拯救誰,但反送中運動不僅扭轉了香港的局勢,也喚醒了台灣人對一國兩制與島內親中勢力的警覺心,挽救了台灣的民主。至於光復香港會不會也救了中國,進一步誘發中國內部的民主革命,我們不得而知,但香港的選舉結果卻讓我想起當年中國同學的那一段話:「中國太大、太爛了,能走一個是一個!」

香港加油!

「中國太大、太爛了,救不了,所以能逃一個是一個!」

香港民主派的大勝,不單是香港民主的勝利,也將中國政局帶向了兩難的十字路口

香港區議會選舉於24日舉行,泛民主派大獲全勝,圖中為在此次選舉中勝出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   圖:翻攝自岑子杰臉書(資料照片)
香港區議會選舉於24日舉行,泛民主派大獲全勝,圖中為在此次選舉中勝出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   圖:翻攝自岑子杰臉書(資料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