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老兵重返韋昌嶺:臭殕味白米飯氣味 惜別的基隆港邊

新頭殼newtalk | 張良一 基隆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1318梯次的何乾景(右)專注的聞著白米飯的味道時,陷入沈思。   圖:張良一/攝
1318梯次的何乾景(右)專注的聞著白米飯的味道時,陷入沈思。   圖:張良一/攝

當兵抽中『金馬獎』,搭船到外島服役,是許多役男一輩子難以忘懷的記憶。阿兵哥到馬祖服役前,必須先在基隆韋昌嶺集合,再搭船到前線,成為台灣近代軍旅的重要歷史記憶。有鑑於此,基隆市與連江縣政府合作,9月17日到19日發起『重返韋昌嶺』、『老兵回防馬祖』活動,邀請多位曾在馬祖服役的老兵,循著過往幾十年來的幾十萬阿兵哥過從基隆韋昌嶺出發到馬祖前線的當兵路徑,重現基隆軍旅地景的歷史意義與地位。

住家裡就在韋昌嶺附近的基隆市長林右昌表示,這是他第一次走進韋昌嶺營區,他和馬祖老兵一起吃大鍋飯大鍋菜。他說,曾在馬祖服役的老兵,重返韋昌嶺重溫歷史的記憶,是大基隆歷史場景的計畫之一,就是要重現基隆韋昌嶺與馬祖的這一段歷史記憶與情緣,而這次的踩線和試辦,就是希望串接基隆與馬祖的觀光廊帶,未來將和連江縣政府、馬防部合作擴大辦理,發展新的軍事懷舊之旅。

老中青三代的馬祖老兵再次當年由此出發前往馬祖前線的基隆韋昌嶺。  圖:張良一/攝老兵們回到韋昌嶺,迫不急待的搜尋昔日在馬祖服役的營區位置。  圖:張良一/攝老兵們回到韋昌嶺,迫不急待的搜尋昔日在馬祖服役的營區位置。  圖:張良一/攝
老中青三代的馬祖老兵再次當年由此出發前往馬祖前線的基隆韋昌嶺。  圖:張良一/攝
老兵們回到韋昌嶺,迫不急待的搜尋昔日在馬祖服役的營區位置。  圖:張良一/攝
老兵們回到韋昌嶺,迫不急待的搜尋昔日在馬祖服役的營區位置。  圖:張良一/攝

17日傍晚,料理美食王焦志方、星座專家星星王子、街頭藝人小冰和多位從馬祖退伍的老兵,陸陸續續到基隆韋昌嶺報到,開始三天兩夜的『重返韋昌嶺』、『老兵回防馬祖』活動,韋昌嶺營區餐廳的大鍋飯與大鍋菜,為他們這趟軍旅懷舊之旅揭開序幕。

韋昌嶺營區為老兵們準備了滷雞腿、螞蟻上樹、獅子頭、香腸、蘋果等菜色和飲料。料理美食王焦志方說,以前當兵哪有吃這麼好,這些都是過年加菜才有的菜色!他憶起當年吃的大鍋飯,會看到米蟲、也會吃到米飯裡的小石子,但是多年後,仍會對大鍋飯懷念不已。焦志方有感而發的說,人在越艱苦的時候,吃到的東西就是一輩子的記憶。

現役阿兵哥為馬祖老兵星星王子(右起)、鄭德慶和何乾景等人打菜。  圖:張良一/攝今年61歲,憲兵忠貞262梯次的鄭德慶捧著一碗白米飯,重溫軍中米飯特有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今年61歲,憲兵忠貞262梯次的鄭德慶捧著一碗白米飯,重溫軍中米飯特有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
現役阿兵哥為馬祖老兵星星王子(右起)、鄭德慶和何乾景等人打菜。  圖:張良一/攝
今年61歲,憲兵忠貞262梯次的鄭德慶捧著一碗白米飯,重溫軍中米飯特有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
今年61歲,憲兵忠貞262梯次的鄭德慶捧著一碗白米飯,重溫軍中米飯特有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

『就是這一味!』

今年61歲,憲兵忠貞262梯次的鄭德慶捧著一碗白米飯貼近鼻子,陷入沈思,突然激動的說:『就是這一味!』老兵們好奇的轉過頭來看他。『就是當年那種放了好幾年,快要壞掉前,趕快挖出來煮掉的戰備米所散發出來的臭phú味!』他的發現,讓餐桌上同樣在馬祖當兵的阿兵哥,各自捧著白米飯,低著頭聞一聞,彷彿進行著只有他們知道的儀式!這一碗白米飯的臭phú味,記憶的氣味,讓這些老中青三代,互不認識的馬祖老兵,穿越時光隧道,迅速回到年輕時,潮溼與霉味,戰備與生活,滴滴答答的坑道之中。

鄭德慶拿著白米飯,也要小老弟吳致學(右)聞看看米飯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陸軍1644梯次,退伍已25年的馬祖老兵吳致學,重溫軍中白米飯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不同世代的馬祖老兵同桌共吃軍中大鍋飯。  圖:張良一/攝陸軍1644梯次,退伍已25年的馬祖老兵吳致學,重溫軍中白米飯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不同世代的馬祖老兵同桌共吃軍中大鍋飯。  圖:張良一/攝不同世代的馬祖老兵同桌共吃軍中大鍋飯。  圖:張良一/攝
鄭德慶拿著白米飯,也要小老弟吳致學(右)聞看看米飯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
陸軍1644梯次,退伍已25年的馬祖老兵吳致學,重溫軍中白米飯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不同世代的馬祖老兵同桌共吃軍中大鍋飯。  圖:張良一/攝不同世代的馬祖老兵同桌共吃軍中大鍋飯。  圖:張良一/攝
陸軍1644梯次,退伍已25年的馬祖老兵吳致學,重溫軍中白米飯的味道。  圖:張良一/攝
不同世代的馬祖老兵同桌共吃軍中大鍋飯。  圖:張良一/攝
不同世代的馬祖老兵同桌共吃軍中大鍋飯。  圖:張良一/攝

大鍋飯的記憶的氣味之外,多位老兵也在餐後的分享會上,分享他們的基隆故事。焦志方說,他當年並沒有抽中金馬獎,而是隨著部隊移防到馬祖東引,當年部隊移防是絕對機密,當軍用卡車載他們到韋昌嶺時,才發現,啊!要去馬祖前線!在韋昌嶺的那段日子裡面,他說,阿兵哥們想盡辦法找朋友、找馬子、找朋友的馬子、找馬子的朋友盡量補充物資,當他們從韋昌嶺離開,搭船去馬祖的時候,大家的防毒面具裡面應該都有李鵠的餅、廟口的蔴粩還有黃的長壽菸等等。

同樣在馬祖東引擔任運輸官的義務役預官林閔政說,基隆港,這惜別的港邊,流著許多年輕阿兵哥的眼淚。他說,以前的阿兵哥很怕到外島當兵,怕得要死!阿兵哥們在出海之時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因為聽說要下部隊的地方是水鬼有可能摸上來的地方,而這一去,又不知道何時才能再回來,他們和親朋好友道別,而最害怕的是,擔心和女朋友的感情不一樣了!未來茫茫不可知,他們看著基隆港,暗夜中默默的流下了感傷的眼淚。

基隆市長林右昌、立委蔡適應慰勞重返韋昌嶺的馬祖老兵。  圖:張良一/攝老中青三代的馬祖老兵在基隆韋昌嶺營區內的光武大樓前合影。  圖:張良一/攝老中青三代的馬祖老兵在基隆韋昌嶺營區內的光武大樓前合影。  圖:張良一/攝
基隆市長林右昌、立委蔡適應慰勞重返韋昌嶺的馬祖老兵。  圖:張良一/攝
老中青三代的馬祖老兵在基隆韋昌嶺營區內的光武大樓前合影。  圖:張良一/攝
老中青三代的馬祖老兵在基隆韋昌嶺營區內的光武大樓前合影。  圖:張良一/攝

馬祖老兵重返韋昌嶺:臭殕味白米飯氣味 惜別的基隆港邊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