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雲觀點》普亭拉攏中國、日本、印度背後的戰略算計

新頭殼newtalk 文/端木雲
1970-01-01T00:00:00Z
俄羅斯總統普亭。   圖:翻攝自俄羅斯總統官方推特
俄羅斯總統普亭。   圖:翻攝自俄羅斯總統官方推特

俄羅斯總統普亭最近外交動作頻頻,先是6月初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率領千人經貿訪問團到聖彼德堡,出席俄國主辦的年度經濟論壇。時值美中貿易戰打得不可開交之際,對習近平而言,也有分散美國總統川普壓力的算計。結果雙方簽署十多項協議,普亭也讚揚在習近平的領導下,2018年中俄兩國的貿易額高達千億美元,比起2017年成長30%。

今年稍早,莫斯科同意出售北京S400地對空飛彈與蘇愷35戰機。北京則是投桃報李,輸出其科技技術給俄國,包括莫斯科與「華為」簽訂協議,在俄國布建5G先進系統,有助普亭進行國內監控。此外,隨著全球暖化讓冰原融化,讓位處北極圈的格陵蘭戰略地位日顯重要,就連9月川普都向掌管格陵蘭政治外交事務的丹麥發出訊號,表示美國購買格陵蘭的意願。華府的戰略思考正是來自中、俄兩國對於共同開發北極資源的野心。

更令人驚訝的是, 7月23日,中、俄兩國首次在亞太地區舉行遠程航空兵力的聯合巡邏訓練,數架中國軍機和俄羅斯軍機更飛進南韓的「防空識別區」(KADIZ),讓南韓空軍戰機緊急做出示警回應,也讓日本神經緊繃。

對於普亭而言,2014年俄國占領克里米亞,又因協助烏克蘭反抗軍,受到國際經濟制裁,讓這幾年的俄國經濟雪上加霜,急欲尋求其他經貿外援,崛起的中國正好伸出援手。縱使北京和莫斯科之間的關係並非正式的軍事安全同盟,較屬一時的權宜結合,但面對川普的強勢作為,也讓普亭與習近平有了相互拉攏的必要性。

但俄、中關係即使有合作的迫切性,仍無法完全去除根本的矛盾,包括邊界糾紛的敏感性。尤其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將觸角伸進俄國視為後花園的中亞戰略要地,也讓莫斯科芒刺在背。因此對普亭而言,改善與中國之外其他鄰近國家或是新興強權的關係,也屬重中之重,其中最關鍵的國家就是日本和印度。

本週在俄國海參威舉行的年度遠東經濟論壇,日本首相安倍和印度總理莫迪都出席,習近平的缺席讓俄、日、印元首有了進一步拉幫結派的機會。此一論壇也是普亭展現開發俄國在遠東地區經貿投資的舞台。對於莫迪和安倍而言,則是藉此機會提供俄國誘因,讓俄、中關係不致過於親近。身段最靈活的就是莫迪,他挾著連任成功的氣勢,於今年稍早承諾向俄國購買價值50多億的 S-400地對空飛彈系統,最快2023年交貨。傳統上印度的軍購多來自俄國,但過去十多年來印度與美國關係大幅改善,華府也有意提升德里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地位,以牽制中國的崛起。過去十年來,印度也逐步轉向美國進行部份軍購。由於俄國仍然受到國際經濟制裁,但印度對俄國的軍購卻不受到美國的激烈抵制,可見華府對德里的重視。而這也莫迪能夠在美、俄之間穿梭自如的能耐。

莫迪也有意爭取普亭對其將喀什米爾納入印度領土的支持,這是印度與其世仇巴基斯坦之間的爭端,北京明確反對,莫斯科也無意明確表態,但這正是莫迪拉攏普亭的目的。除了軍購,莫迪此行也帶了印度幾個州的採購團,響應普亭的大遠東開發計劃。兩人甚至討論強化在核武能開發的合作。

對安倍來說,改善與周邊國家關係本即核心外交政策之一。尤其面對川普的不可預測性以及北京日益強悍的擴張野心,改善與北方俄國關係,特別是確保日、俄的北方四島爭議不致惡化,也構成安倍的主要考量,但最終解決之道仍然遙遙無期。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安倍與普亭也僅於如何處理北方四島的垃圾污染達成若干協議。但安倍出席海參威經濟論壇的目的,最主要仍是在製造日、俄關係友好的印象,同時讓中、俄關係的親近不致成為新的威脅,這本來就是安倍外交最拿手的策略。

由此觀之,川普上任以來在外交與經貿上的不可確定性,讓亞洲主要國家都必須更加自力更生,藉由改善與周邊國家關係來避免過度孤注一擲。即便俄、中、印、日之間皆存在根本性的歧異與矛盾,但從近來這幾個國家之間的微妙互動,證明亞太政經安全秩序更為詭譎多變。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