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選民對中國態度改變 民主黨各候選人將不會比川普更溫和

新頭殼newtalk | 洪聖斐 編譯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卡夫拉指出,即便民主黨人取代川普成為下一任美國總統,也不會對中國更溫和   圖:取自卡夫拉推特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卡夫拉指出,即便民主黨人取代川普成為下一任美國總統,也不會對中國更溫和   圖:取自卡夫拉推特

美中貿易戰越演越激烈,日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曾警告中國不要期待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可以取代他,而讓雙方僵局解開。日本《外交學人》(The Diplomat)九月份特稿刊登美國獨立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民調與外交政策部門助理主任卡夫拉(Craig Kafura)的1篇專論,指出美國民主黨選民已經出現改變,比以前更關心外交政策,把中國當成美國大敵的比例更高達2/3,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民主黨真能擊敗川普入主白宮,也不會對中國更溫和。

卡夫拉指出,人們很容易誤以為,美中關係轉變是川普政府帶來的,等他離開白宮就會恢復原狀。但事實上,重新思考美中關係並非川普政權獨有之舉。有意爭取代表民主黨角逐2020美國總統大選的政治人物也都同意美國在貿易議題上起而對抗中國是正確的,只是對抗中國的方法可以再討論。

卡夫拉分析說,在民主黨眾多爭取出線的人士中,民調排名前5位(拜登、布塔朱吉、哈里斯、桑德斯、華倫)都將中國問題放在外交政策的核心。桑德斯與華倫都將中國定位為美國對抗威權主義擴散的挑戰;布塔朱吉也同意桑德斯和華倫的看法,認為威權主義確實帶來威脅,只是不希望採取全面性的國際競爭;拜登對中國的態度在過去幾個月內也出現劇烈變化,本來認為中國對美國的威脅不大,現在主張要與全球的民主國家聯盟來對抗中國。

卡夫拉指出,對中國的政策辯論不只攸關政策制定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民主黨選民的改變。根據2018年芝加哥委員會調查數據,45%的民主黨人表示他們對有關美國與其他國家關係的新聞非常感興趣,這是自911攻擊擊事件以來前所未有的高點。

過去數年來,民主黨選民也更加支持美國的外交盟友,並且支持對外使用武力。

民主黨選民對中國的態度也出現轉變。在某種程度上,這來自於他們越來越支持美國盟友越。三分之二的民主黨人(66%)表示,美國應該更加重視與韓國和日本等傳統盟友建立牢固的關係,即使這可能會削弱美國與中國的關係。這點與2012年相比,不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時只有一半的民主黨人表示相同(49%)。民主黨人也將中國和美國視為競爭對手,而不是合作夥伴。從2006年到2018年,民主黨在這個問題上存在分歧,但到2019年2月,三分之二的民主黨人(63%)將這兩個國家視為競爭對手。根據2019年皮尤全球態度調查,大多數民主黨人(59%)對中國持不利看法,這是自佩尤民調(Pew)於2005年首次提出這個問題以來最不利的看法。

卡夫拉的結論指出,在這種情形下,即便民主黨政要擊敗川普入主白宮,對中國也不會比川普更溫和。

美中貿易戰越演越激烈,日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曾警告中國不要期待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可以取代他,而讓雙方僵局解開。

美國民主黨選民已經出現改變,比以前更關心外交政策,把中國當成美國大敵的比例更高達2/3,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民主黨人真能擊敗川普入主白宮,也不會對中國更溫和。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