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香港正進入「都市遊擊戰」!台灣危在旦夕?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中華民國國旗出現在反送中遊行活動中。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中華民國國旗出現在反送中遊行活動中。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片)

香港爭民主的示威抗議運動越演越烈,中共究竟是否會出動解放軍鎮壓?這道日漸沉重的疑題,讓台灣當前已經高度焦慮的「芒果乾」心理壓力形成倍增效應。於是,許多人都在努力地反覆思考著:是否應該「做點什麼」來改善或突破現在這樣壓抑而沈悶的氣氛。

認真看香港此番狂飆的民主運動,我內心其實一直都在淌血的!尤其看到連13歲小孩都逃不過被逮捕命運;在「三罷」示威中出現記者拍攝到的一幅驚悚畫面:19歲女孩被鎮暴警拉抬時強扯其內褲以致露出下體而備受凌辱;這一幕幕,不免讓人聯想到台灣往昔白色恐怖時期的女人或小孩被莫名拘捕後所曾遭遇過的各種刑求遭遇。

何以香港人敢於獻身向中國共產黨挑戰?

法國媒體「費加洛報」(Le Figaro)社論作者德拉葛蘭吉(Arnaud de La Grange)撰文表示,香港人民在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的此刻挺身而出,令人感到不安,彷彿1989那年春天在北京被殺害的「飄蕩靈魂」,替站出來反對專橫的香港抗議群眾注入一股力量。

據中央社8月5日的報導引述德拉葛蘭吉的評論文章:
他說,人們以為香港人順從,在中國大陸重壓下彎著背脊;人們以為香港人是物質主義者,最在乎商業和繁榮;但他們向世界展現出事實並非如此,他們隨時可以為了身分認同、權利、自己的自由及下一代的自由而戰,也幾乎只有他們敢於反抗中國這具碾壓機器。......德拉葛蘭吉說,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而言,這是一次嚴重侮辱,他想對14億人實施鐵腕統治,卻發現有700萬人口的香港敢於向他挑戰,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對自己的權力太有自信,算計出了錯,不無失去顏面的風險。

德拉葛蘭吉最後寫道,有些陳舊觀念認為華人世界實施不了民主、不是獨裁就是混亂,很不幸地,這種觀念在西方世界很常見,共產黨也懂得加以玩弄,但香港與台灣打破了這種想法。......〞

台灣歷經了幾十年的無數青春歲月與生命才換來今天的民主自由,香港這一場看似不歸路的城市游擊戰又將如何善終呢?香港的未來將會掙脫魔咒而躍升為「世界的香港」?或是進一步「被解放」而淪陷為「中國的香港」呢?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只要台灣撐住,我們就必然要奮戰到底!  

有位年長的香港友人在上個月曾給我一則訊息,他寫道;

〝如果妳們能長年堅持著台灣人民的自決權利,香港人現在也終於領悟到我們也必須堅持港人的自決權。這是港人的宿命,更是不可逃避的生存信念。這股氣已經憋太久了,只是正好在此刻才炸鍋而已!我們現在只需要你們的祝福與祈禱,但請千萬要撐住你們得之不易的民主自由,這樣台灣將永遠會是我們在抗爭中最大的精神支柱!因為,只要想到台灣,我們就一定會再接再厲,抗爭到底!〞

老友人儘管義正詞嚴,慷慨凜然,我還是禁不住要為他操上一擔子心。幾天前,「香港三罷」後的隔日,有位已經移民來台定居的港民朋友過來泡茶,閒聊間當然還是離不開彼此都極度關心的香港局勢。

根據他對中共的認識,他認為一定會出兵鎮壓,並順勢取消香港特區的「一國兩制」。他很篤定說:「習近平就是想將香港徹底納入『珠三角的大灣區計畫』,除了逐步弱化香港特區地位,也讓香港的經濟利益100%完全從屬於中國的控制範圍。這不是明擺著要降低香港人的地位嗎?」

他越說越氣憤,也越說越懊惱,幾句廣東髒話罵到額頭都發熱出汗了,還是繼續罵下去。我沒有勸阻他,也沒想要安慰他。難得他雙腳踩在台灣這塊言論自由地,就讓他盡情發洩又何妨!

用同理心去看待,台灣人為何要抵死反對「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不也是因為中共一直蓄意要降低台灣人的生存地位嗎?所幸的是,因為台灣還有我們最珍惜的「主權」,所以我們有絕對資格在國際上發出怒吼,不斷去要求「彼此對等與尊重」。否則等到「一國兩制」罩頂套下,就立刻會跟香港人現在這樣欲哭無淚了。這不是一種同情,而毋寧是兔死狐悲的心有戚戚焉!

美中大對撞,完全牽制著習近平的決策機制

然而,我對香港當下的悲觀看法並不像他那麼轟轟烈烈。理論上,我還是認為習近平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出兵而導致自己「加速垮台」。關鍵點乃係「美中貿易戰不僅已全面開打,並且戰場還已經延燒到金融戰了」(棄守7元匯率關卡)。習近平眼前正焦慮地面對著極大的內憂外患:江派不斷製造內亂逼習派繳械,這是內憂;川普則不按牌理出牌步步進攻,非要習近平討饒不可,則是中共當下理不清的外患。

我的結論是這樣的:一切都是林鄭月娥的罪過(反正林鄭只是個中共代理人,不是共產黨自家人),屆時林鄭等官僚被迫會演出一齣很不名譽的戲碼而黯然下台。先平息了港民的怒火後,讓香港漸漸恢復6月以前的原狀;不過好戲還在後面,等一切平靜後的一陣子,中共必將開始秋後算帳,進行大逮捕、大整肅。這是中共最慣常的一種權力維穩邏輯。

台灣人過去被殖民的經驗裡,主觀上總會認定一個獨裁政權當然是一人政權。從蔣介石到蔣經國,都是絕對的鞏固領導中心,都是「集全民奉一人」的基本認知。天下大事都以最高領導層峰的那一人說了算。正如戲裡常演的,「拖下去斬了」,然後就人頭落地了!也因此,對於中共的刻板印象也自然會認定,習近平既已獨攬大政準備當萬年皇帝了,當然是他一人說了算。之所以會有這錯覺實係台灣人的教育過程都嚴重缺乏「匪情研究」所致。

美國總統川普(左起)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將在G20峰會見面。  圖/中央社
美國總統川普(左起)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將在G20峰會見面。  圖/中央社

對「中共無知」正是台灣難以建立「心防」的根本

兩蔣時期,「匪情研究」是極少數特許人物的專利,一般尋常人根本嚴禁接觸「匪書」,更嚴禁討論「匪情」,只能奉行(深信)黨國所頒布的「匪類資訊」。幾十年下來,「萬惡共匪」變成了牢不可破的「仇共信條」。只要是涉及對岸的一切人事物,都是「絕對錯誤」。到了解嚴後,則反轉成為:那是另一個國家,理他幹甚麼!渾然忘了一個國民對於「敵國」必須要具備一定認知的常識。

可是,另一方面,為了維護「統治法統」,黨國威權卻又深入灌輸「偉大中華文化」「龍的傳人」等所謂的「愛國教育」。對於對岸所歷經的「三反五反」、文革歷劫」「六四屠殺」等等的政治運動或反人類罪責,全都不留太多痕跡地輕輕帶過!而事實上,彼岸的那個中國早就在中共政權下已歷經劫難而翻天覆地焚毀熔盡,被徹底改頭換面了。現在的「紅色中國」根本都已經不是黨國教育下所植入的那個「鄉愁式中國」了。套用戰略作家范疇先生的說法:「中共是一只附著在中國這頭龐然巨象身上的異形。」

以是,這就造成很多台灣人還繼續在做著早已不存在的「我是中國人」的大惡夢,甚至還萬般天真地誤以為可以跟那個「異形-中共」有機會簽下和平協議?

「送中條例」是江派挖坑,讓習派去跳的爛泥坑

言歸正傳,因為中共現有的政權體制,實際上是維繫著兩大派系的權力傾軋脈絡。用白話說,就是習江兩派你死我活之大對抗大鬥爭。從諸多跡象可以判斷出,「送中條例」實即是江派蓄謀挖了個大坑,再設計讓習派不得不跳下去的大陷阱。
長期以來,香港都是江派盤據的金雞母基地。也是中國內地貪腐資金出逃的最便利、最安全的洗錢管道。習近平上台兩年後藉著強力打貪以剷除異己,而且玩得順風順水,卻遲遲無法染指香港這塊「錢與權」大匯聚的化外之地,自然會經常恨得牙癢癢的。所以,當「送中條例」出爐,習派如獲至寶,以為這下終於可以將魔手伸進香港大展打貪之雄圖了,當然也很不「被動」地躍身跳進這陷阱裡。不料卻碰上了已經蘊積多年的香港龐大民怨!對於香港民情並不太熟悉的習家軍踢到鐵板卻仍不之縮手,竟然誤以為可以在香港予取予求,而終於讓雪球越滾越大,乃至不可收拾的境地。

香港反送中運動越演越烈。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香港反送中運動越演越烈。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重施騰龍換鳥故技,香港集中營可能再現

倘若沒有川普發動的貿易戰泰山壓頂,或許習家軍會毫無顧忌地出兵鎮壓,一舉拿下香港彈丸之地;中共最慣性的手段就是仿照新疆集中營那樣,先調派三五百萬講粵語的廣東籍人口分批南下移居香港,同步再將三五百萬「不順服」的港民限令遷徙進入中國內地集中營進行「再教育」;之後的事就不可言喻了。如果中共能在新疆這樣做,我們就沒理由可以懷疑中共不會在香港也這樣如法炮製!

然而,這結果必然導致一向盤踞在香港的太子黨太孫黨們為了捍衛其龐大利益而跟習近平做最後的搏命誅死鬥。那就又是另一套劇本有待上演了。

最後,我必須要問我的香港友人:如果中共的劇本是這樣演的,請問你們認為會更好嗎?我這位友人平靜地啜了口茶,眼角上卻滿載著盈眶淚水!

沒有人希望事情會演變到這步悲慘的田地,但現實上,香港卻正在發生中!

據最新訊息傳出,中共國台辦已派員進入台灣要對2020大選下指導棋,並要求某些黨政人士都拉到北京去研討會商選戰策略!果真屬實的話,台灣人究竟應該怎麼看待這局勢?

同樣的問題,是否也必須問問台灣朋友們,預測香港這樣的悲劇,我們能徹悟多少呢?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香港爭民主的示威抗議運動越演越烈,中共究竟是否會出動解放軍鎮壓?

人們以為香港人是物質主義者,最在乎商業和繁榮;但他們向世界展現出事實並非如此

香港的未來將會掙脫魔咒而躍升為「世界的香港」?或是進一步「被解放」而淪陷為「中國的香港」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