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日韓貿易糾紛 夾雜民族仇恨情緒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本月4日日本政府限制向南韓出口3種生產半導體、智慧型手機與顯示器的關鍵電子原料,日韓貿易戰正式爆發,圖為韓國總統文在寅(左)出席6月G20高峰會,與地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右)會面。   圖:翻攝自青瓦台臉書
本月4日日本政府限制向南韓出口3種生產半導體、智慧型手機與顯示器的關鍵電子原料,日韓貿易戰正式爆發,圖為韓國總統文在寅(左)出席6月G20高峰會,與地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右)會面。   圖:翻攝自青瓦台臉書

延宕多時的美中貿易戰談判在「川習會」雙方同意恢復磋商後,中美能成局否尚無所悉,全球經濟卻已然大受衝擊之際;近來全球兩大經濟大國,又都是ICT產業發展的強權日本與韓國卻為了韓國向日本進口極具關鍵性的的半導體原料進行限制,引發外界質疑日本是否有意引起「日韓貿易戰」。

台灣的利多?

當此中美貿易猶然未定之天,這兩個與台灣經貿發展極為密切的國家這樣的貿易糾紛對於台灣的影響為何?能否早日平靜以還市場的榮景,非常需要我們密切的予以關注。尤其日本對於南韓半導體玩硬的,乃是導源於日本和南韓兩國爭端源自二戰時期徵用工(遭日本企業強徵的南韓勞工)賠償一事。這樣牽拖到歷史仇恨的相欠債,那只會越玩越硬,越催越民粹,進而導致東亞地區政經局勢的不穩定。

半導體產業是台日韓三國擅長的強項,三方在這產業的關聯性應該屬於競合關係(競爭又合作),但無可諱言日本憑著札實的科技基礎與研發能力,掌控著這個產業得關鍵性技術與原料,使得台韓的產業都要看日本許多企業的臉色。對於台灣來說,韓國遭受日本的制裁是否會危及台積電的最大競爭對手三星半導體,這對於已經受到中美貿易戰摧殘的產商而言,多少都有利多的空間與契機。至於在產業面到底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學者的解讀各自不同。

歷史的債

如果經貿的差異是起於不均衡的經濟層面,那麼透過談判與溝通逐步降低失衡現象就可獲得解決,就像中美貿易糾紛;然而,雙方的糾紛如果牽扯歷史的仇恨或是民族的情感面,那就會沒完沒了,動輒被小題大作,就像日本一樣,由於過去人犯下的錯誤,將上這幾十年來面對戰爭的錯誤處理的不甘不脆,整個民族都必須揹上歷史的原罪,成為這些受害國咒念的對象。

近年來,隨著南韓國力的逐步成長,將上韓國在許多方面與產業的表現不是超越日本,就是不相上下,韓國人逐次的要向日本索討過去在20世紀初殖民韓國時候所犯下的罪過,這次的勞工徵用事件就是凸顯了雙方以民族感情對峙所形成的結果,日本認為徵用勞工事件在20年前就已協商完成,韓國卻永遠認為不夠,終於讓日本惱怒而出此殺手鐧,果然讓韓國的ICT產業驚心肉跳,憂心不已;然而這樣導源於民族怨懟的制裁,真的會讓南韓屈服嗎,還是另外一個事件的引爆點。

韓國對於日本的民族仇恨沒完沒了,這有很多是出於日本的心不甘情不願,不願向日耳曼民族一樣放下尊嚴,認真面對錯誤所致。這也讓韓國動輒拿很多主題來羞辱日本,索討賠償的事情仍然會不斷發生。

日韓各自對立

日韓對於過去的歷史債始終無法達到各自滿意的地步,這也讓日韓之間的不和成為美國要整治北朝鮮,壓制中國無法運作自如的原因。

南韓視北韓為「自己人」,統一朝鮮半島以壯大韓國為終使目的,北朝鮮擁有核武並非南韓懼怕的事情;相反的,日本卻非常在乎北韓核武的發展,天天擔心北韓把核武打向日本,尤其北朝鮮仍視日本造成南北韓分裂的元凶。這樣的差異也造成雙方在東北亞均勢發展上的差異性。

此外,南韓認為中國是促成南北韓交流的助力,美日卻認為中國視造持南北對立的阻力。

這樣對區域戰略的不同態度也就造成了日韓長期以來的對立與挑釁。

美國的態度

正值中美貿易談判劍拔弩張之時,美國在亞洲的兩大盟國卻鬧出了窩裡反的動作,這對於中美關係之間有何影響呢,對於東亞局勢有何蝴蝶效應呢,還待局勢的演變;但可以確認的美國不會介入日韓之爭,因為干卿底事。

近來全球兩大經濟大國,又都是ICT產業發展的強權日本與韓國卻為了韓國向日本進口極具關鍵性的的半導體原料進行限制,引發外界質疑日本是否有意引起「日韓貿易戰」

近年來,隨著南韓國力的逐步成長,將上韓國在許多方面與產業的表現不是超越日本,就是不相上下,韓國人逐次的要向日本索討過去在20世紀初殖民韓國時候所犯下的罪過,這次的勞工徵用事件就是凸顯了雙方以民族感情對峙所形成的結果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