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為什麼家輝哥哥可以?譚校長就不行?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香港藝人譚詠麟(左2)、鍾鎮濤(右1)等多位知名藝人,表態支持警方在遊行中的處置。   圖:翻攝Youtue
香港藝人譚詠麟(左2)、鍾鎮濤(右1)等多位知名藝人,表態支持警方在遊行中的處置。   圖:翻攝Youtue

年輕的鄉民或許很難想像,台灣與香港之間,竟然會因「反送中」風波而緊密連結。7月1日是香港回歸「祖國」22周年紀念日,「反送中」的熱血民眾,依然走上街頭遊行抗議。

但建制派這邊也開始發動群眾運動抵制,雖然人數與熱情,都遠不及「反送中」。然而舔中的香港藝人,仗著高知名度,依然能搶佔媒體版面。

2019年7月1日台北《中央社》報導〈香港撐警集會 梁家輝譚詠麟現身表態〉:

「香港在6月爆發兩場逾百萬人上街的『反送中』遊行後,昨天的『撐警集會』主辦單位估算有16萬5000人上街參與。梁家輝、譚詠麟、鍾鎮濤等多位知名藝人,也表態支持警方在遊行中的處置。

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部分民間團體發起的撐警集會,主題是『630撐警察,保法治,護安寧』,表達支持警方對反送中各項示威活動的執法。活動昨天下午3時在添馬公園進行,參與者大多身穿白色或藍色衣服,手持『阿sir/madam我撐你』等標語道具。《星島日報》報導,撐警集會除政界人士及退休警務人員發言外,也有不少演藝明星到場支持。

歌手譚詠麟在台上發言時說,身為一個演藝人,談有關政治的議題很危險,但自己見證香港由漁港成為國際大都會,希望香港可以『家和萬事興』,『再這樣搞下去,沒有人可以管治到香港』。他還批評示威者攻擊警察的行為是『全球前所未見』,認為警方是採取合比例的武力,和其他國家相比,警方對待示威者沒有那麼嚴。……

曾獲金馬獎影帝的梁家輝,配合大會主題顏色,身穿藍色上衣參與集會,不斷被參與者要求合照。他沒有上台發言,也沒有回應記者提問,僅表示警方值得支持。……」

黃耀明與何韻詩的重砲轟擊

對於香港建制派舔中團體動員主辦的「630撐警集會」,還有大哥級的藝人出席,引發香港演藝圈震撼。跟台灣演藝圈一樣,大家表面上總要講輩分、談倫理,對大哥級藝人的偏差言行,總是避而不談。即使非說不可,也一再強調「對事不對人」,不願得罪大哥。

但這次「630撐警集會」後,有些支持「反送中」的藝人,開始溫柔恭儉卻不讓了。先是黃耀明在臉書上開轟「掩耳盜鈴、自欺欺人」,接著何韻詩也怒斥前輩「荒謬」。

黃耀明在「630撐警集會」的當天,就先在IG上痛罵這幾年越來越舔中的譚校長:「不想談政治?當你踏進這個公園,踏上這個舞台就已經非常政治,何況你不談政治,政治會找上門,所以不要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何韻詩到了7月1日,也在IG上力挺黃耀明的說法,她說:「老實講,我其實一直都對所謂『同行』所謂『前輩』比較忍讓,始終都叫做同一個界別(圈子,即演藝圈),就算點(怎麼)俾(背)記者問,點嬲(怎麼生氣)都好,都盡量唔(不)想點名批評。但原來荒謬只會更荒謬,墮落原來可以如此沒有盡頭,唔(不)可以出聲支持嘅(的),有苦衷嘅(的),算(了),我可以諒解。」

此時何韻詩話鋒一轉,痛心疾首的寫道:「但要走上台聲援再向弱者踩多幾腳嘅呢啲(的這些人),絕對不能容忍。一個二個雙重標準,什麼『不談政治』?當年無利益衝突就高調支持北京學生,去跑馬地表現悲壯;過咗(了)三十年時勢唔(不)同喇,而家你地自己屋企有事啊(現在你們自己家裡有事啊),要你地(們)支持學生就懶(扮)高尚『不談政治』,極權要你地(們)低頭就乖乖站台?一知半解、睇咗(看了)幾條(影)片就覺得掌握真相嘅(的)人,你哋冇(你們沒有)資格批評我哋嘅(我們的)年輕人。你哋(們)催眠到(得了)自己,都說服唔到(不了)真正嘅(的)香港人。」

砲口為何都只針對譚校長?

有些鄉民不解,黃耀明與何韻詩的砲口,似乎都對準譚校長,但都沒提到另一當事人家輝哥哥。當然可以這樣說,家輝哥哥只舉牌支持,沒開口說那些讓人噁心的話;相反的譚校長卻跟黃安或成龍那樣,說得讓港台鄉民痛恨,中國鄉民也不領情,認為譚校長不是豬隊友,就是反串來搞破壞的。

黃耀明與何韻詩說的都是同一件事,1989年中國北京發生震驚全球的64事件,共產黨血腥鎮壓並公然屠殺抗議學生,引發港台民眾的震撼。但是當時小蔣剛惡貫滿盈不久,台灣的人權狀況也沒比中國高明多少,加上國民黨在台實施長達38年的戒嚴體制,台灣人對中國的64事件,還真像成語所說的「隔岸觀火」。

可是香港不一樣,英國統治一百多年後的人權與法治狀態,跟中國簡直是天堂與地獄之別。偏偏再過9年之後,香港就要回歸「祖國懷抱」,恐懼與反彈當然比台灣大好幾倍。所以在血案發生之前的5月27日,香港演藝圈的大牌藝人們,為了籌款支持北京學運,在跑馬地馬場舉行《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

演唱會由黃霑、陳欣健、曾志偉與岑建勳主持,活動持續了長達12小時,募得1,300萬港幣。鍾鎮濤在現場演唱了〈只要你欣賞〉,譚詠麟也透過現場大屏幕,打電話表示支持。當年的溫拿五虎,可是反共藝人喔!

家輝哥哥與譚校長的最大不同

但是對台灣人來說,家輝哥哥與譚校長在戒嚴時代,根本就是「一邊一國」。資深的台灣鄉民,對家輝哥哥與譚校長,早已清楚兩人南轅北轍的政治立場。

戒嚴時代台灣政府將香港藝人劃分為親共藝人與反共藝人兩類,台灣的人口比香港多好幾倍,又管制進口外片。香港電影(港片)與香港連續劇(港劇),如果用了親共藝人,被台灣政府禁映,資方就會因荷包失血而哀哭切齒了。

舉個最明顯的例子,香港TVB無線電視台當家花旦汪明荃,就是港劇《楚留香》裡演沈慧珊的那個第一女主角,因為《楚留香》1982年在台灣播出後爆紅,受歡迎程度當然高於演蘇蓉蓉的第二女主角趙雅芝。但汪明荃熱衷於中國政治,97大限前就已經搶先擔任中國廣東省的人民大會代表,台灣當然要封殺她。

香港TVB擔心台灣市場,就不再讓被稱為「一姊」的汪明荃演出與唱歌,只有台內慶典時仍找她主持,因為TVB台慶這種大型綜藝節目,台灣的老三台不可能買去播放。這麼一來,趙雅芝在港台兩地都取代了汪明荃,由此也可看出當時台灣政府的權力之大,連TVB都不敢用台灣政府「黑名單」上的藝人。

家輝哥哥的電影處女作,是1983年被李翰祥邀請到北京,剃頭扮演咸豐皇帝,以此角色接連拍攝《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兩片。但他也因這兩部電影,被台灣當成親共藝人,日後的所有影視作品都無法登台公映,致使香港電影公司不敢用其出任角色。

為了營生,梁家輝只好在石澳一帶作無牌小販,每天在街頭販賣皮飾等飾品,後因生意慘淡而轉到銅鑼灣一帶繼續販賣,直到小蔣惡貫滿盈後,家輝哥哥才有機會復出影壇。今天家輝哥哥挺共,台灣人沒太大的驚訝,因為他本來就是戒嚴時代的親共藝人。

相反的譚校長就不同了,1970年代後期,溫拿五虎雖然沒公開要解散,但團員都已單飛。譚校長轉赴台灣發展,演出電影《忘憂草》,但賣座普普。到了1981年,中國文革剛結束,各種傷痕文學紛紛出爐。國民黨的中影公司,拍攝了《皇天后土》這部來自大陸的作品,與以往台灣閉門造車,八股教條式的「反共文宣電影」不同,獲得不錯的票房。

民間的電影公司見到這股「中國熱」,也趕緊跟進搶拍。恰好那時中國的電影公司還都是公營,民間有五大毒草《調動》、《女賊》、《飛天》、《在社會檔案裡》、《假如我是真的》雖受歡迎,卻無法在大陸被拍成電影。(《苦戀》則是雖拍攝完成卻無法公映)。

《在社會檔案裡》與《假如我是真的》,這兩個傷痕文學劇本的戲劇性高潮和商業潛力,被台灣江日昇主導的永昇公司相中,於是直接向當時的新聞局局長宋楚瑜申請拍攝許可,並主動提交20萬新台幣劇本費存入銀行專戶,留待日後情況許可時交給劇本原作者。

譚校長靠著演出這齣最新潮的「反共片」,獲得當年度的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拍攝十幾部電影後才返回香港,成為一線歌星與影星。也難怪台灣鄉民對家輝哥哥一路走來的親共,雖不認同但可理解;但對靠著反共在台灣名利雙收,如今卻在香港舔共,左右逢源,無恥至極的譚校長,除了噁心,還是噁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