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參與25年前長榮工會抗爭 王醒之:資方恫嚇手法還是沒變

新頭殼newtalk | 葉宜哲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長榮空服員罷工邁入第六天。   圖 : 張良一/ 攝
長榮空服員罷工邁入第六天。   圖 : 張良一/ 攝

長榮空服員罷工邁入第六天,資方態度仍強硬,對此,知名鄉土作家王拓之子、基隆市議員王醒之有感而發地在臉書回憶,25年前他曾參與的長榮重工中壢廠工會抗爭的現場,初入社會的他頓時被罷工抗爭的景象,以及當時領導抗爭的顧問李易昆聲嘶力竭的哭喊所震懾,為此,他回家後還與父親王拓大吵了一架,因王拓也是長榮創辦人張榮發的朋友,如今面對長榮空服員的罷工,王醒之感嘆,四分之一個世紀過去,資方對工會罷工提告、求償損失的恫嚇手法還是沒變。

王醒之在臉書貼文憶起1994年,他還是陽春雪白的大學生,剛從心理系畢業,暑假就和學姊以實習生的身分踩進長榮重工中壢廠工會抗爭的現場,跟著當時領導打關廠抗爭、集體解雇的兩個顧問李易昆、莊妙慈夫妻學習,當時的他準備在兩個月後進入基隆市的偉聯運輸工會擔任會務秘書。

王醒之表示,那個時候,長榮集團已經成立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素有「零工會union free」的惡名昭彰,只要傳聞集團中哪裡有籌組工會的風聲,就一律以解僱打壓。從「長榮運輸」到「長榮重工」都是如此。

王醒之回憶當年實習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個畫面,是李易昆率領約60多名會員到長榮集團(南崁長榮國際航空公司)丟雞蛋的行動,那一次的抗爭行動幾乎完全被警察摧毀,工會會員們才在總公司門口集結喊口號,警察們就無預警地衝進群眾中,將整籃的雞蛋一腳腳在他眼前踩破或打翻,抗議成員阻止不成,混亂中只搶救出少數本來該丟向資方的雞蛋;結果揣在手上,砸也不是、留也不是。

王醒之說,全台灣都知道李登輝和張榮發在政經上互為閨密,兩人呼風喚雨。李易昆當時面對著警察毫不猶豫地選擇站在長榮那端,甚至直接化身為長榮集團的「私人保全」,他是幾近癲狂地對著天空哭叫,連聲音都嘶啞了,王醒之表示,自己也被他的情緒震動紅了眼眶,這時他才體悟到國家機器的作用,原來官、資可以這樣合作,為此,他回家後與父親大吵了一架。因為,當年他的父親也是張榮發的朋友。

王醒之將時光拉回到現在,距離當時長榮罷工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工會法、工會組織型態已與過去不同,勞資間各自使用的方法也日新月異,但資方對工會罷工提告、求償損失的恫嚇手法還是沒變,原因為何?他認為,勞方始終在勞資關係中處於弱勢,儘管現在社會比過去多了一點點同情、勞工比過去多了一點點認識,但勞資不對等的關係對待在台灣從來沒有改變過。「罷工」就是勞工端著飯碗談判,因為,如果還有一點點可以吞忍的空間,不會有勞工想要罷工的。

他指出,取得「合法罷工權」必須經過的法律門檻本來就像「過五關」:首先必須由工會大會表決通過,送主管機關進行「調整事項」的「勞資爭議調解」,調解會議調解不成後,還要經過工會會員「罷工投票」,過半數會員同意才能行使罷工權。換句話說,從申請調解到正式罷工,一直都有預告罷工的效果。一直不斷在告訴資方,勞工已經退無可退。

王醒之認為,只要是內行人都知道,真正困難的還不是取得合法罷工權、拒絕提供勞務而已,真正困難的是勞工在既存的權力關係中不但能直視資方代理人,並且帶著恐懼繼續鎮守在罷工線上。他嘆道,長榮這個大集團或許還會再維持半個世紀,但他寧可相信這個社會有更多的人會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是個擁有勞動尊嚴的受雇者。

王醒之感嘆,四分之一個世紀過去,資方對工會罷工提告、求償損失的恫嚇手法還是沒變

長榮空服員罷工邁入第六天,資方態度仍強硬,對此,知名鄉土作家王拓之子、基隆市議員王醒之有感而發地在臉書回憶

25年前他曾參與的長榮重工中壢廠工會抗爭的現場,初入社會的他頓時被罷工抗爭的景象,以及當時領導抗爭的顧問李易昆聲嘶力竭的哭喊所震懾

知名鄉土作家王拓之子、基隆市議員王醒之有感而發地在臉書回憶,25年前他曾參與的長榮重工中壢廠工會抗爭的現場,初入社會的他頓時被罷工抗爭的景象所震懾。   圖 : 翻攝自王醒之臉書
知名鄉土作家王拓之子、基隆市議員王醒之有感而發地在臉書回憶,25年前他曾參與的長榮重工中壢廠工會抗爭的現場,初入社會的他頓時被罷工抗爭的景象所震懾。   圖 : 翻攝自王醒之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