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C》銜接職業與教育!專業主播湯米、Wulong這樣看LSC

新頭殼newtalk | 陳耀宗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由TESL主辦的《英雄聯盟》LSC校園聯賽已經來到第二屆季後賽階段,在迎來最終高潮以前,不妨回顧過去的賽事,在第一屆LSC校園聯賽中,城市蒼鷹奪冠成為校際霸主,而季後選秀也讓許多來自校園的好手被電競職業戰隊相中,現在已經登上更高的職業賽場為夢想繼續拚搏。TESL今日特別釋出資深電競主播湯米與賽評Wulong對於LSC校園聯賽看法的分享。

湯米盛讚LSC是銜接職業聯賽與素人新血的中間橋樑,Wulong更表示目前有許多校隊都由前職業選手或是教練領軍,當他們發現具有潛力的新秀,都能在第一時間引薦給職業戰隊,讓他們能在更大的舞台上發揮,以下為兩位主播賽評的節錄段落。

Q:請問LSC給兩位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Wulong:我聽到LSC的第一印象就是感覺跟校際盃不同,校際盃可能是短期,LSC是一個長期聯賽,一開始就有確定哪些學校要打。

湯米:我自己是覺得比較不像一般的業餘賽事,會比較有規模,講到聯賽很多人會聯想成職業聯賽,會有職業體系、教練、後勤,LSC更是代表學校,會有校與校的競技性質,但比起職業聯賽有與商業掛勾,LSC對我來說可能更代表一種很單純的學校對抗。

Wulong:就很像HBL、甲組聯賽那樣。

湯米:對對對!就很像專程的學校對抗,比起要顧及收視率與商業性質的職業聯賽,LSC可能會再更單純一點。

Q:像LSC或是Garena校際盃這種頗具規模的業餘賽事,在台灣《英雄聯盟》電競圈中所代表的意義或地位是?

Wulong:校際盃學生參與的方式可能偏向找同校有興趣的人報名,打短期盃賽,可是LSC比較像是,它除了這個學校的學生,還有機會培養,比如說學校願意請教練,把學校對於這塊遊戲的體系建立出來,它們有機會變成一個長期、由上到下的體系產生。比較不像校際盃是我找人打一打、獎金拿到就離開再等下一屆,盃賽一年就一次,可是聯賽可能一整年會分很多季。

湯米:我覺得每個等級的比賽會有代表性的東西,比如職業聯賽就是LMS、次級聯賽就是ECS,或是業餘大家會想到六都,那學生有什麼?可能一開始什麼都沒有,到後面開始有校際盃...但就像Wulong講的,校際盃是個很短期的比賽,可是LSC的出現我覺得是代表另外一種學生能夠固定有曝光、甚至是有機會努力的目標。以管道來說,大家一開始一定是想說「我要怎麼能夠成為選手?」

Wulong:對啊,就不知道嘛,可能就打韓服。

湯米:打韓服可能碰碰運氣看哪天被撞見,但我覺得LSC是給這些新生代小朋友一個穩定曝光舞台,像Wulong剛剛提到的,如果上面層級的人想要往下耕耘或找人的時候,它是可以有個脈絡可循。我會覺得LSC的出現是提供上與下的中間橋樑,上面的人要找人的時候,他是有機會看到這些選手;下面也會有一個目標是我只要打到這個地方就有機會被上面的人相中,我覺得LSC是一個橋樑的概念。

Q:LSC這座橋梁在舉辦兩屆至今是成功的嗎?

湯米:因為我自己有在學校當講師,觀察過目前學校風氣、觀眾反應到整個生態迴響,算是還不錯,對學生來說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我只要代表學校就可以打LSC;另一個層面確實有些隊伍像是東泰太陽隊是真的有被看見,間接地也有去打其他比賽。我覺得光是提供機會給原本這些默默無名的人來打,就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了,更不用說是他們真的有被看見,也真的打得不錯,我覺得這種東西是正相加的。

Wulong:而且本身應該就有很多隊伍是前職業體系的選手或教練帶隊,他們自己就會有管道可以把他們覺得很厲害的學生提供給現行職業體系,這本來就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會,因為打比賽就是為了被看見嘛。

Q:想問湯米,既然成為校隊的一份子是想要很熱情地往成為職業前進,你覺得播報整季下來,這些學生校隊在比賽中的表現以及生態是如何呢?

湯米:大家都知道我有在直播上面對於某些選手講話比較不客氣,事後演變成他們隊內群體私訊我,我變成調解委員的概念。我當時其實不是很針對性地要噴哪一隊,而是學生能夠打比賽這件事情是在我們這些年紀不會有的,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們在賣老,但我們當時很明顯就是沒有比賽打,變相來說我們是很羨慕這些學生,你們現在比賽是多到沒有人打,我們那時候是少到沒有比賽打,其實是很忌妒他的。當時我聽到的是因為可能自己隊內有些情緒上的糾紛導致有人不打或是選擇角色沒那麼認真,可能會覺得他們沒有那麼珍惜自己的羽毛,沒有把握每一次的機會。

湯米:事後他們有跟我解釋,這件事情我大可噴完就算了,有些人會覺得我幹嘛對學生那麼嚴格,其實我也沒差,我就是來播比賽的大可領完錢就跑,我會覺得這是對後進者樹立榜樣與標準的問題。今天你已經打了一個聯賽,至少每場比賽都要認真面對,輸了就算了,至少要打得像樣,因為你後面還有很多人是因為沒有你這樣的天分與機會,所以我當時會比較生氣或是講話比較不客氣。講回來就還是希望每個人面對比賽都可以認真去打,老實說學生就是這三年,你只有高中這三年可以完全沒有顧慮地去投入一個很喜歡的遊戲,等到你上了大學就算有校際盃或是業餘比賽,你都不會有這麼開心可以打遊戲的時間。

Wulong:我覺得以過來人的經驗,以前可能沒有這種電競專班,會在課堂內分這個時間,想要團練在以前就是要找課餘時間、沒有自己的練習室,得去網咖練習,可能有人是北部人、南部人或是中部人,約團練都很累,比賽可能辦在中南部,你是北部人或東部人都很難參加,你要去協調這一切的事情,找機會與名額都很不容易。

湯米:而且因為你這個都是同校的在打,你變相也是代表學校校譽,再講現實一點,以學校的考量來說,為何我要成立電競專班很大原因就是我要招生,如果今天你真的能夠幫學校打出成績的話,除了在校內接受表揚外,變相也是幫助更多真正想成為電競選手的小朋友,「未來我可以去XX學校,因為那裡出過冠軍隊」,他們是有正向幫助的。

Q:Wulong去年也有參與播報LSC,你覺得LSC這兩屆有沒有任何成長?

Wulong:我講直觀一點,以遊戲面來說,第一屆因為才剛開始,整體實力水平相差滿多的,到了第二屆有分組,也看得出來不會只有單獨一兩支隊伍完全獨霸,中段班以上都打得滿激烈的,自己也有在台服單排積分看到滿多選手是很認真想要拚這塊,至少在選手這方面是看得出來有想要拚拚看,在這個舞台上追尋夢想的感覺。

湯米認為LSC提供了職業與學生之間的橋樑。   圖:TESL/提供
湯米認為LSC提供了職業與學生之間的橋樑。   圖:TESL/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