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是文明大會還是不文明大會?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京奧運體育場(鳥巢)舉行亞洲文化嘉年華演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場致詞,並和夫人彭麗媛一起欣賞節目。(資料照片)   圖:翻攝自央視直播視頻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京奧運體育場(鳥巢)舉行亞洲文化嘉年華演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場致詞,並和夫人彭麗媛一起欣賞節目。(資料照片)   圖:翻攝自央視直播視頻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在中美貿易戰山雨欲來風滿樓之際,習近平強打精神在北京召集了一場盛大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這場習近平在五年前就開始倡議的“聚集亞洲和其他國家政要、有關國際組織負責人”的大會,卻沒有幾個“大人物”參加,亞洲重要國家如日本、韓國、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亞等國的領導人全部缺席。前來參加大會的亞洲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只有四位,分別來自柬埔寨、新加坡、斯里蘭卡和亞美尼亞——除了新加坡算是“半民主、半獨裁國家”之外,其他三國都是非民主國家。此外,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也以“歐洲文明古國”的身份,參加了大會——多年陷入經濟衰退的希臘,剛剛從中國拿到一筆經濟援助,不好意思不來湊熱鬧。

這場大會變成了習近平演獨角戲的大會。習近平在開幕式發表題為《深化文明交流互鑒,共建亞洲命運共同體》的主旨演講。他首先說:“今日之中國,不僅是中國之中國,而且是亞洲之中國、世界之中國。未來之中國,必將以更加開放的姿態擁抱世界、以更有活力的文明成就貢獻世界。”這是將中國模式當作“普遍帝國”的思路,背後是中華帝國久已有之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天下觀念。中國歷史學者施展認為:“中國作為普遍帝國的歷史記憶,使得它天然地就是在世界歷史的層面上來思考問題,從而需要一種具有精神容量的觀念系統,才能承載中國的轉型。”習近平未必有如此深刻的思考,他的真實想法是:中國不是要擁抱世界、貢獻世界,而是要控制世界、毒化世界。換言之,中國就是整個世界,中國為世界制訂規則。

根據中國官方的說法,此次大會是習近平在二零一四年亞信峰會時首次提出的。當時,習近平就宣稱:“中方倡議通過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等方式,推動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交流互鑒、取長補短、共同進步。”同時,習近平還提出包含“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亞洲新安全觀”。而“人類命運共同體”一說較早見於二零一二年的中共十八大報告,不見得是習近平本人首創的“習思想”,但習很快將其拿來為我所用。隨後的二零一四年、二零一五年,中國官方將“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正式的外交用語在多個場合使用。二零一七年十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寫入中國共產黨黨章。二零一八年三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親習近平的多維新聞网評論説:“經過幾年的發展,人類命運共同體、亞洲命運共同體、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中越具有戰略意義的命運共同體、中緬命運共同體等提法層出不窮。

從大的全球人類概念,到地區雙邊概念,再到中國老撾簽訂首份如何構建命運共同體的具體方案文件,可以說,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接受程度顯著提高。”習近平在這篇致辭中提出“文明對話”的四點主張,分別為:堅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堅持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堅持開放包容、互學互鑒;堅持與時俱進、創新發展。習近平又強調,“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各種文明本沒有衝突,只是要有欣賞所有文明之美的眼睛”。這種關於文明的絕對“相對主義”的說法,又與此前的“中國即世界”的自大傲慢自相矛盾。而且,如果以醜為美,豈不是東施效顰?

習近平所説的,跟中共政權所做的,完全是南轅北轍。中共政權對所謂“邊疆少數民族”強制施行“漢化”政策,近年來愈演愈烈。中共將數百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強迫他們説漢語、寫漢字、唱京劇,這種作法難道不是“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嗎?那麽,習近平不就是在罵自己“愚蠢”、不就是在親手“製造災難”嗎?

日前,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 (Randall Schriver)在介紹有關中國二零一九年軍事實力和安全形勢報告的記者會上透露:在新疆,中共動用安全部隊將三百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集中營”這個詞語在西方份量極重。當被問及為何使用“集中營”一詞時,薛瑞福表示,接近三百萬人被強制拘押的地方,集中營這一描述是恰當的。而且,消滅不同種族和信仰群體,就是中共政權所要達成的目標。

對此,華盛頓民間組織“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哈桑 (Ilshat Hassan)接收媒體訪問時表示,薛瑞福用“集中營”這個詞來描述新疆的監禁設施是非常恰當的:“這是美國政府一位高級官員第一次直接用‘集中營’這個詞來稱呼中國在新疆所謂的 ‘再教育營’、‘職業培訓中心’,以及‘寄宿學校’等。集中營使我們立即想起二戰時候納粹德國大規模迫害猶太人的那些設施,以及史達林大清洗期間和之後肅反期間關押政治犯的古拉格營。使用這個詞,說明美國政府準備採取一些具體措施,也意味著聯合國以必須採取相應的行動。”習近平消滅少數族裔文化和宗教信仰的惡行,豈能用一場文明對話大會就能輕輕掩蓋?

就在北京舉行奢華的“不文明大會”的前一天,在韓國首都首爾舉行了另一場與之針鋒相對的大會——第十屆亞洲領導力會議(ALC)。兩場大會召開的時間不會只是巧合。在首爾的這場朴實無華的會議上,多名美國重量級政治人物發表了譴責中國的講話,引起亞洲各國領袖的同感。

美國駐前駐聯合國大使尼基·黑利表示:“中國為管理內部,引發外部危機,以導致民族主義的方式引發恐怖活動,使世界變成了更加危險的地方。中國是區域內國家嚴重的安全威脅。”黑利還指出:“習近平政權所想的中國,目標是通過技術效率化走向一黨獨裁的國家。我們應該放棄期待中國自由化的常識,他們是絕對不會開放社會的。”關於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一事,黑利評論説:“問題在於中方不想對竊取智慧財產權承擔責任,我們不能繼續容忍中國竊取智慧財產權的作弊行為(cheating)。”川普內閣全都是已經認清中共本質的鷹派人士,尼基·黑利也也曾是其中之一。

美國眾議院前議長保羅·萊恩也在會上表示,“中國尚未滿足智慧財產權保護等標準”,“不僅是美國,亞洲、歐洲、南美領導人也表示‘我們也被中國欺負了’。如果中國通過與其他國家展開敵對性競爭來實現崛起,繁榮會放緩,貿易發展速度也會變慢”。萊恩雖然並不支持川普總統的所有政策,但在貿易問題方面全力贊同川普懲罰中國:“特朗普總統是糾正中美不平衡的適當人選。政治上正在形成可能進行這種鬥爭的條件,我們在為特朗普總統加油。”

習近平如果聽到這些毫不客氣的言論,是惱羞成怒,還是膽戰心驚?習近平的講話是中國式的“糖衣炮彈”,把毒藥裹上蜂蜜,半是欺騙半是威脅地,讓對方喝下去之後一命嗚呼;而美國人講的話是直來直去、不加潤飾的,看到小偷就大聲喊“抓賊啊”,看到強盜就直接拔槍相對。

哪一種是文明,哪一種是不文明呢?在被嚴密封鎖的牆內的中國,習近平被很多屁民們視為“曠代聖君”,不僅復興中華,而且號令天下;而在鳥語花香的墻外,在推特中文圈上,人們對習近平導演的這場“不文明大會”充滿冷嘲熱諷:有人説,“亞洲最不文明的國家召開文明對話大會,這就是一個冷笑話!”;也有人説:“一個無賴要主持文明對話,是要推廣耍賴的最文明方法。”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