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的故事》第十章

橋頭事件40週年》許信良由菲律賓再度闖關回台

新頭殼newtalk | 文/八卦寮文教基金會
1970-01-01T00:00:00Z
許信良回美後致鄉親父老感謝書「我還是一定要回來!」。   圖:張富忠/提供
許信良回美後致鄉親父老感謝書「我還是一定要回來!」。   圖:張富忠/提供
發生在1979年1月的橋頭事件,是戒嚴令下第一次的示威遊行。 它改變一個政治家族的命運,它凝聚一群黨外人士的集體意志, 它推進一個國家的民主步伐。 橋頭因而成為自由的灘頭堡,高雄更是台灣民主的聖地。 今年是橋頭事件40週年紀念,也是高雄政壇面臨民主政治的另一種變動,此刻民進黨要反省什麼呢?讓我們回頭來看看,在高雄最接地氣的民主前輩,一個大時代的故事--台灣第一位黨外縣長余登發,重新回顧審視台灣追求民主的初心以及這當中的艱困過程,尤其是余登發一生對台灣土地及人民至情至義的付出。 這次由八卦寮文教基金會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編撰了「橋頭事件40週年」紀念專書,除了回顧大時代的意義,也希望橋頭事件永不再發生。本書獲得財團法人八卦寮文教基金會授權獨家刊出,以饗讀者。本書於2019年1月出刊。

12月2日凌晨3點,許國泰接到許信良由菲律賓打來的電話,聲稱將在當天上午十點闖關回台,許信良離開成田機場轉往菲律賓馬尼拉,展開偷渡作業,離鄉七載的許信良,果然抵達了桃園機場。

許信良被原機遣返菲律賓馬尼拉

飛機降落在桃園機場的停機坪上時,許信良步出機艙,摘掉帽子,大聲宣布:「「我就是許信良,我回來了,請大家告訴大家。」二十多名航警與治安人員趕到。國民黨的策略,就是不讓許信良下機,但許信良要求治安人員讓他下機踩一踩故鄉的土地。警方人員回答:「我們是奉命行事,請不要為難我們」。許信良說:「你們不是通緝我嗎?為何不抓我?」,但警方一律不回答,更不讓許信良下機。後來準備搭乘這班機赴菲律賓的旅客開始上機了,二位便衣密探押送許信良原機遣返馬尼拉。

接機的民眾被遭軍警圍毆修理

自立晚報在12月2日發表的機場事件報導中指出,許信良宣稱要再搭機返台,民進黨中執委張富忠以協調代表身分前往桃園機場接機,遭軍警圍毆,詹益樺與數十名群眾被軍警抓去桃園蘆竹的兵營用拳腳棍棒毆打。12月4日許信良在日本東京成田機場,發表一篇致鄉親父老的感謝書:「我還是一定要回來!」

「1986桃園機場事件」,是民進黨草創初期,最危險的一次示威抗議行動,也是高雄美麗島事件後,規模最大型的一場群眾運動。

在蔣經國當權的時代,國民黨堅決不肯承認「民主進步黨」成立的事實。國民黨對各類媒體的嚴厲控制,平面的報紙媒體與三家電視台的台視、中視、華視在處理新聞報導時,只要是有提到「民進黨」的地方,一律是用「民X黨」、「X進黨」或「所謂的民進黨」等字眼取而代之。國民黨用全面醜化的方式來抹黑民進黨,蓄意掩蓋民進黨成立的事實,用各種暴力及負面消息來貶抑民進黨。

抗議台視新聞對「桃園機場事件」不公正的報導

1986年12月5日,民進黨立委與國代候選人謝長廷、吳淑珍、周清玉、蕭裕珍等人與數百位支持者,一起前往台灣電視公司,抗議台視新聞抹黑民進黨,林秋滿、卓榮泰、周清玉、謝長廷舉著海報,要求台視事實真理必須澄清,抗議台視新聞對「桃園機場事件」不公正的報導。

許信良和余登發是「忘年之交」,余登發為了感念許信良為台灣民主的犧牲奉獻,特地要余陳月瑛拿了一張一百萬元支票到桃園許家,要給許信良闖關回鄉費用。在美國的許信良知道後,特別要弟弟許國泰退回一百萬元給余家,感謝余老的好意。

許信良的黑名單闖關事件,在桃園機場發生好幾回合的抗爭,掀起日後一波又一波的海外黑名單人士返鄉浪潮。國民黨不只不讓曾當過桃園縣長的許信良回到台灣,更想阻撓海內外反對勢力的結合,因此,桃園機場事件就是打破海外黑名單的主要群眾運動。在桃園機場事件後,列名海外黑名單的多位流亡異議人士,陸續以闖關方式,企圖回到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最終取消了黑名單,允許流亡異議人士回到台灣。

台灣首次兩黨競爭的選舉

民進黨建黨後,第一件全力以赴的事情,就是年底的立委與國代大選。

12月6日,第一屆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投票揭曉,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兩黨競爭的選舉,民進黨大有斬獲,民進黨提名國代二十二人,獲得十一席國大代表,分別為台北市的周清玉、蔡式淵、台北縣的洪奇昌、桃園縣的張貴木、新竹縣的范振宗、彰化縣的翁金珠、高雄縣的蘇培源、高雄市的黃昭輝、屏東縣的蘇嘉全、工人團體的徐美英、商業團體的吳哲朗。民進黨獲得22.21﹪得票率。

立法委員提名二十人當選十二席,得票率24.78﹪,其中第一選區至第四選區及高雄市均是最高票,當選的十二人是康寧祥、吳淑珍、尤清、黃煌雄、許國泰、許榮淑、朱高正、王義雄、張俊雄、余政憲、邱連輝與工人團體的王聰松。這次選戰,全國大多數選區最高票的都是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讓民進黨在民間的聲望大大提升。

台灣正式邁入政治轉型的年代,這次的選舉,民進黨得到四分之一的台灣人民支持,可說是在台灣政治發展史上非常重要一次的選舉,民進黨立委與國代進入國會,展開強大的監督力量,對執政的國民黨強力批判,要求解嚴、推動國會全面改選,向政治禁忌不斷提出挑戰,加速台灣民主化的改革腳步。

 

1986年12月3日,自立晚報總編輯顏文閂以獨立、持平的態度,衝破新聞封鎖與審檢,第二版全版刊登12月2日,軍警動粗的「桃園機場憲警暴力事件」,民進黨的候選人已以快報的方式在演講會發送。   圖:邱萬興/提供
1986年12月3日,自立晚報總編輯顏文閂以獨立、持平的態度,衝破新聞封鎖與審檢,第二版全版刊登12月2日,軍警動粗的「桃園機場憲警暴力事件」,民進黨的候選人已以快報的方式在演講會發送。   圖:邱萬興/提供
1986年12月5日,(前排右起)林秋滿、卓榮泰、周清玉、謝長廷與支持者赴台灣電視公司,抗議台視新聞對「桃園機場事件」不公正的報導。   圖:邱萬興/攝
1986年12月5日,(前排右起)林秋滿、卓榮泰、周清玉、謝長廷與支持者赴台灣電視公司,抗議台視新聞對「桃園機場事件」不公正的報導。   圖:邱萬興/攝
在高壓統治的時代,國民黨全力封鎖所有的媒體,不讓真相曝光,在媒體上提到民進黨的新聞時,都還稱為「民×黨」或「×進黨」,因此,民進黨中央黨部只好印製大量傳單,讓台灣人民知道「機場事件」事實的真相。   圖:邱萬興/提供
在高壓統治的時代,國民黨全力封鎖所有的媒體,不讓真相曝光,在媒體上提到民進黨的新聞時,都還稱為「民×黨」或「×進黨」,因此,民進黨中央黨部只好印製大量傳單,讓台灣人民知道「機場事件」事實的真相。   圖:邱萬興/提供
1988年2月11日,前桃園縣長許信良(中)持菲國假名護照,試圖從馬尼拉機場再度闖關返台,不幸被菲律賓政府識破,當場遭到拘留,左起張貴木、顏錦福、吳哲朗、許榮淑、余政憲前往菲律賓探望獄中的許信良,菲國移民局經兩次公聽會後,被關18天的許信良,在2月29日遭遣送回美。   圖:張富忠/提供
1988年2月11日,前桃園縣長許信良(中)持菲國假名護照,試圖從馬尼拉機場再度闖關返台,不幸被菲律賓政府識破,當場遭到拘留,左起張貴木、顏錦福、吳哲朗、許榮淑、余政憲前往菲律賓探望獄中的許信良,菲國移民局經兩次公聽會後,被關18天的許信良,在2月29日遭遣送回美。   圖:張富忠/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