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鼎案一審無罪 張念慈後悔選擇這條路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張念慈感嘆,為了一個莫須有的指控,2年多來,卻耗費了可觀的社會成本,不僅造成個人、公司名譽嚴重受損,無數投資人也血本無歸,損失慘重。   圖 : 翻攝自china.jinhua.com
張念慈感嘆,為了一個莫須有的指控,2年多來,卻耗費了可觀的社會成本,不僅造成個人、公司名譽嚴重受損,無數投資人也血本無歸,損失慘重。   圖 : 翻攝自china.jinhua.com

浩鼎案今天一審判決無罪,浩鼎董事長張念慈談起2年多來的心路歷程,為公司及同仁遭污名化抱屈外,自己覺得最對不起的是老婆,如果時間重來,不會選這條路。

面對2年多漫長的官司煎熬,宣判前張念慈曾透露:「2年多來,不斷告訴自己為自己的原則而活,當作是神給的試煉,有其目的,只是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目的。」

回顧2年多來被「禁足」(限制出境)的日子,張念慈說,「最對不起就是自己的太太,2010年60歲宣布退休本來要把時間給家庭,但當時翁啟惠(時任中央研究院院長)找我回來,認為可以為台灣生技業做些什麼,我便毫無遲疑地回來,如果時間重來不會選這條路,這8年應該給家庭,8年也沒對產業做很多貢獻。」

出事後,張念慈做過深切的反省,「想想,當時一廂情願地付出,希望有益於他人或整個產業;後來有發生這些效果嗎?或許有,或許沒有,或許還沒到那個時候,我不知道;但,在其它人看來,或許這些付出只是愛出鋒頭,反而容易成為別人的目標,發動些不必要的攻擊。」

張念慈感嘆,為了一個莫須有的指控,2年多來,卻耗費了可觀的社會成本,不僅造成個人、公司名譽嚴重受損,在失控的媒體和禿鷹操弄下,致使無數投資人血本無歸,損失慘重。

從另一種角度跟心靜來看,由於審理期間被限制出境,張念慈天天都到公司上班,開始對研發進展緊迫盯人,也常常站在第一線,和主管及年輕的研究員討論,相信這些對公司研發整體的推進應有很大的助益。

除了天天到公司上班,張念慈也在96歲母親今年4月過世前,連續2年天天陪伴母親,讓母親最後這段期間了無遺憾。

浩鼎下一步如何走?張念慈表示,過去這段時間浩鼎做了10多個題目,但小公司沒有能力做到10個題目,後續會釐清選擇3到4個題目,留下來自己做,其他則採取授權模式。

張念慈對台灣生技產業仍具信心,認為台灣生技產業擁有科研和人才2個重要的利基,只是資金不足,台灣要發展生技從來不缺題材和機會,重要的是有沒有打世界盃決心、政府的魄力。30年前羅氏(Roche)、諾華都還只是瑞士的小公司,現在都已經成為世界性跨國公司。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